叶&黄🔒了

【全职/叶黄】《野火》05

现代架空,狗血娱乐圈。

副CP王喻,不定期出没。

前篇见tag&合集。

假期愉快~

05

 

自有人送叶修和陈果回酒店,就不必劳驾喻文州这个规格的领导了。他与黄少天本着地主之谊,在原地目送了半分钟汽车尾气,因此逗留了片刻,左右无人,喻文州方问道:“你会不会……我的意思是,企图太明显了一点?”

 

黄少天知道自己递名片的小动作逃脱不过眼前这位长在后脑勺的眼睛,遂淡定回应:“这就要看我是在哪方面有企图了,我要是想追他,就不会用这招了。”

 

喻文州大约是被他的坦然稍微呛了一下,“所以你只是想睡他?这叫什么,新时代的粉丝心态?”

 ...

【全职/叶黄】《野火》04

现代架空,狗血娱乐圈。

副CP王喻,不定期出没。

前篇见tag&合集。


04


十年前,河东岸新城区的开发刚刚起步没多久,没人知道几年后会有国际盛会主办权花落H市。第一批进驻的房地产商看好了这片区域绝佳的自然环境,疯狂圈地,盖了一堆依山傍水的独栋别墅。没几年政策变了,出台了文件限制别墅开发,连带什么高尔夫球场和跑马场都不让建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开发商们转而打起了擦边球,变着花样做出来的联排别墅和花园洋房就是那时候兴起的。


彼时刚出道一年多的叶修和苏沐秋,借着一夜爆红的态势,身家翻了百倍不止,一下子过上了有钱的日子,看着存折上印的数字都不知道...

【全职/叶黄】《野火》03

现代架空,狗血娱乐圈。

副CP王喻,不定期出没。

前篇见tag&合集。


本章王喻浓度偏高,谨慎食用~

&本文涉及一部分父母辈故事,所以原创了人名和人设。


03


助理的办公室与董事长办公室只隔着区区一道墙,喻文州明显听到助理小妹的高跟鞋在地板上一顿,随即快步离开,显然是被向来在人前很有素质,商业礼仪滴水不漏的黄少天突如其来地一句国骂给镇住了。喻文州身为黄少天亲自指名的蓝雨现任CEO,董事长的左膀右臂,头号心腹,此刻似乎应该上前安抚并提醒两句,但他走到办公桌的另一端时说的却是,“是不是后悔当初错过了机会,没能亲自检验一下他到底能一夜几次?”...


【全职/叶黄】《野火》02

现代架空,狗血娱乐圈,霸道总裁爱上你。

副CP王喻,不定期出没。

前篇见tag&合集。

中秋快乐~拼了手速终于让天天露了个脸…

02

 

苏沐橙一大早就坐进了化妆室,是趁着造型师去取服装的间隙同叶修通话。为免耽误剧组的进度,她不方便说太久,眼看时间过去了将近十分钟,恐怕造型师已经快要回来了,苏沐橙无暇与叶修深入讨论,也担心剧组人多眼杂,对话被旁的人听了去。

 

她说再见之间提醒叶修少吃点泡面,叶修心虚地看了一眼厨房冰箱上放的一兜“康师傅”,嘴上说的却是,“放心好了,我又不是没钱叫外卖。”

 

苏沐橙“切”了一嗓子,显然对叶修信任不足,身...

【全职/叶黄】《野火》01

现代架空,狗血娱乐圈,伪包养真炮友(X

预警一下,副CP是王喻,不过老样子,戏份不会太多。

之后更新点Tag或者合集~


全改了,当新文看就行。


拉次够!


《野火》


01


三月初的时节,惊蛰刚过,春寒料峭。没有集中供暖的包邮区终于稍稍缓过一口气,人们可以将在屋里也脱不下的厚重棉袄换成薄一些的夹克风衣。虽说每日最高温度也不过十几度,但四野绿意渐生,柳树抽芽,花儿打苞,西湖与江水也漾起了春色。旅游指南往往会告诉你,H市一年当中最适宜游玩的季节已经到来了。


钱江是H市的母亲河,河上两道大桥如飞虹高挂,连接了江水的东西两岸。江畔...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十一)(完结)

前篇点文末合集~

这篇到这里就完结啦,写得不好,多谢大家喜欢!

有缘剧版见~


(十一)


黄烟烟一如既往地雷厉风行,恨不得连个锁门的机会都不留给许愿。等到两人钻进红旗车,黄烟烟才说:“方震让我来通知你,去医院接人。”


一听医院两个字,许愿就头大。


他颇有些语气不善地说道:“敢情有关部门都拿证人当敢死队队员用?”


黄烟烟一下愣住了,不知道许愿哪里来的邪火。许愿也很快意识到自己态度不对,连忙道:“我不是冲你,别在意。”


黄烟烟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撩了下头发,继续说道:“其实我和你知道的一样多,这辆车...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九)

前篇: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一)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二)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三)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四)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五)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六)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七)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八)


(九)


答应归答应了,真到了要去赴约的时间,许愿反而有些紧张,乃至为应该穿什么而犹豫了半晌。虽说平日里也远非不修边幅的人,开店做古董生意,你也不能穿得邋里邋遢,可一想到要和药不然去看电影,许愿就觉得连迈出四悔斋的大门都需要一些勇气。幸好他衣服不多,没有太多选择的余...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八)

前篇: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一)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二)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三)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四)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五)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六)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七)


(八)


从医院回来的时候已经将近下午一点,许愿打开四悔斋的门,他出门时两手空空,回来时也没有带什么东西,连一起出门的人这一趟都没跟着回来。他随手拿起放在柜台旁的一块布擦了两下玻璃表面,注意到这里面一些小摆件换了位置,估计是之前药不然帮他看店的时候,拿出来给客人看,后来放进去的时候没有放回原位的缘故。不...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七)

前篇: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一)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二)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三)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四)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五)

【古董局中局/药许】《念念》(六)


(七)


许愿又一次失眠了。一整个前半夜他都在小床上反复烙煎饼,而始作俑者——与自己不过一臂距离之隔的药不然却睡得很香。


跟着老朝奉做事不会容易,何况药不然还是老朝奉的心腹,连临死时还不忘喊“妈妈”的柳成绦比起他都要矮上一头。许愿一直设想,药不然很长一段时间都应该活得好像电影里演的卧底那样,前走三后走四,如履薄冰。鉴宝断的...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