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真心话大冒险》(中)(二)

前方预警:性转性转性转,慎入慎入慎入。


前篇: 中(一)


03

 

叶修任由黄少天在他面前摆出一个不熟练的壁咚姿势,而且哪怕是一副要强吻的派头,黄少天却耳廓都红透,眼神故作的认真反而暴露了他内心的动摇,叶修寥寥几眼尽收眼底,觉得此刻的黄少天就像刚刚出道时的小剑客,在教科书眼里浑身破绽,却也凌厉的足以让人应接不暇。叶修的一只手还垂在一旁夹着烟,踩着的女鞋鞋跟让他的视线比往常更高了一点,虽然不至于垂下眼睛能瞧到黄少天的头顶,但也有一种和往常偏差些许的微妙改变。

 

黄少天比他小上好几岁,一身的少年气在而今退役后踩着而立之年门槛的时候也丝毫不减,少年气不代表不成熟和不稳重,代表的是岁月的沧桑在他身上刀劈斧凿,也不挡内心深处最初的一派天真。那是人之初的一颗活泼泼的热血心脏,无数次他曾经为这样的黄少天而感到心口发烫。

 

他不知道黄少天知不知道,起码在这一刻之前他不知道。

 

叶修看着黄少天近在咫尺的五官,他好像这几天都没睡好,眼眶里藏不住的红血丝让他显得好像刚刚结束一个赛季的征程,他的肢体动作都告诉叶修他很紧张,而他们两人相识十数载,他几乎是看着黄少天从一个十四五岁的毛孩子长成今天的模样,黄少天以黄金一代的辈分敢对他直呼大名,在平辈选手一片中规中矩的“叶神”里显得那么独树一帜, 他面对叶修的时候何曾有过紧张的情绪?哪怕在赛场上相见,剑圣也只会因此抖擞战意,满心只余临战的兴奋而已。

 

可他现在居然在紧张。

 

屋里的空调打的温度偏低,叶修穿的裙子略短,他觉得自己如果还有腿毛的话此刻它们一定已经迎风起立,他夹着烟的手指保持姿势的时间太长已经有些僵硬,这让他不自在的抖了两下烟灰,不介意它们飘落在了地毯上。下一秒他直视着黄少天愈来愈紧的惊诧的甚至是惊惶的眼神,将夹着烟的那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朝自己这边一拉,准确无误的吻上了面前人在灼热的呼吸下显得有些湿润的嘴唇。

 

什么也没有发生,魔法的根源不在这里。可这已经足够黄少天瞪着眼睛从叶修的怀里跑出去,他险些撞到了床脚,然后防不胜防的被椅子绊了一跤,最后他很不爽的扶着椅背,继而索性抱着椅背坐在了那张椅子上继续瞪着叶修,背光而立的叶修也正看着他,很失望的在烟灰缸里磕了一下烟头。

 

“看来亲你没用。”

 

说完他抬起头看向黄少天,看到他正抬起手背抹了抹嘴,这个动作让他忍不住笑了出来,“别告诉我这是你的初吻?”

 

小狮子炸了毛,拳头砸在了椅子背上,“别说的好像你的不是一样!”

 

叶修居然还认真的思考了三秒才道:“那扯平了,不亏。”

 

 

这正是黄少天永远赢不了叶修的地方,他的情绪面对叶修的时候无比的外露,好像一丁点的心思都藏不住。哪怕他控制住了表情,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小动作,他控制住了言语,也控制不住发烫的脸颊和耳廓。他总是被叶修惹得上蹿下跳,不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大惊小怪的人,而只不过是他在意叶修。叶修在他的眼里从最初远远的高大的形象,到后来落地的普通却无比耀眼的凡人,叶修在他的眼里是不一样的,那点单纯的心思在他的辗转反侧里发酵成复杂的感念,最后招致了他的“痴心妄想”。

 

什么是喜欢,什么又是爱呢。这不可思议的背德的想法,真的诱发上天的玩笑,此时面前的叶修正是他真实内心的投影么?

 

黄少天几乎要被自己心里奔涌的情绪冲撞到要爆炸开来,在叶修吻上他的0.01秒他的内心终于喊出了他一直以来都在等待的答案——

他爱叶修,无关叶修是男是女,是地球人还是外星生物。

 

他爱的叶修这个存在。

 

 

可是魔法没有消失,仿佛上天听不到他内心的呐喊。

 

而叶修在此刻开口问他:“要不要出去转转?”

 

 

两个毫无约会经验的人压根不知道一男一女……起码是看上去的一男一女在一个休息日应该去什么地方,他们最该去的应该是找个网吧坐下刷卡登陆,可那样在这时候未免太招摇了。电竞总局附近的路黄少天也算是熟悉,几届世邀赛没少在周围晃荡,B市的行道树种的葱郁,树影层叠的遮住人行道上大半的阳光,就这么不行了将近五百米,居然还是叶修指着路旁一家装修精致的咖啡店表示要进去坐坐。

 

咖啡店这种地方真是和他们两个的气质八竿子打不着,黄少天跟在叶修的身后走进去,工作日的白天客人寥寥,只有吧台后面疑似老板的老外跟他俩打了个外文版的招呼。这种场合似乎不是很适合说话,尤其是他们现在聊的只会是一些旁人听起来超现实的话题,点完单后叶修喝了一口柠檬水,把手机放到一边后道:“我好像没跟你说过我家里的事情。”

 

黄少天有一瞬间觉得自己长了个假耳朵。

 

“你确定要跟我讲……这一段?”黄少天不知道叶修为什么突然翻开了这一篇,叶修的家庭情况在他退役又被踹回来带世邀赛之后其实大家都略有耳闻,不过要说多么详实肯定也是不可能的,甚至还不如网上流传的添油加醋的八卦长微博来的多一些。黄少天虽说和叶修关系近,但他总是很有分寸,绝不会主动的去碰叶修这一块的心事。他只知道这八成是一个从离家出走开始的故事,看着眼前变了个性别的叶修,黄少天突然幻想起了他人生的无数种其他的可能。但他一点也不怀疑哪怕叶修是个女生,他也会在想做到什么事情的年纪做到一般的惊世骇俗,他会因此背负比现在更多,可他也一定无所畏惧。

 

“我今年三十三岁,离家出走那年大约是十五吧,记不清了。这段后来世邀赛访谈的时候我说过,说的时候你还在场,没什么可说的。叶秋你也见过,你还背着我偷拍一张发到微博上问粉丝我俩长得像不像,也亏得是我吧,不生你的气。”叶修说到这里,习惯性的想摸烟盒,又想起这地方一定禁烟,不禁有点后悔怎么就进了这扇门,还不如多走几步找个儿童公园。

 

“其实那时候我也挺意外的,你居然没生气。”黄少天嘟囔了一句。

 

“难道不是你看准了我不会生气才敢发的?”叶修好像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继续自顾自的说道:“所以我也想不好还能说点什么,姑且说说我们家老头和老太太。我爸是什么身份传闻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不过既然在皇城根脚下,猜测范围本就有限,所以那些八卦也基本都挨点边。我妈年轻时候是个大家闺秀,不过不是娴静优雅的那一款,在家也不是严父慈母里的那个慈母,我其实挺奇怪她为什么愿意和我爸过日子,我爸特别无聊,特别古板,特别没意思,可我后来发现我妈折腾的时候,穿花里胡哨的衣服在院子里跳什么老年扇子舞,去歌舞团开的培训班学唱戏,每天一大早就站门口吊嗓子,我爸养的八哥吓的毛都快秃了。可她干这些的时候我爸就老实的看着,我妈问他自己好不好看,他也不说话,好像很懒的和我妈一般见识,但我妈好像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了答案,喜滋滋的继续又跳又唱的。”

 

“我小时候觉得家里是个很没意思的地方,现在回去,也能看出些门道了。”

 

老外店长在这时候端着两人点的饮品上来,叶修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居然点了一杯莓果气泡水,粉嫩嫩的一杯摆在眼前,黄少天觉得自己眼都要瞎了,他低头看自己的那杯拿铁,发现上面有个好看的英文字母拉花图案,毕竟也是出国比过赛的人,加油这个短语他还是认识的。于是他再抬头的时候,恰好就看见准备返回柜台的老板给他比了个OK的手势。

 

什么鬼?黄少天看了看拉花又看了看叶修,叶修便也顺着他的视线瞧了一眼,紧接着笑出声来。

 

“你觉得我们现在像是在干什么?”

 

叶修揪着吸管搅动着面前的粉色气泡水,他对于自己身份的转变,已经到了一种充满恶趣味的额地步了,就像是偶尔在游戏里面无表情的玩一个女号,ID还十分肉麻的时候。

 

“我怀疑老板误会了。”黄少天用了一秒钟处理目前已知的信息量,最后的答案显然让他的心情略微沉重。

 

“没错。”叶修看着黄少天面前咖啡表面潇洒的花体“go ahead!”说道:“他可能以为我们在……相亲。”

评论(21)
热度(492)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