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晴江》37

大黄小叶,架空养成。

前篇见归档。

37

 

那天之后卖生鲜的香水先生隔三差五的就在微信上戳几下黄少天聊些有的没的,黄少天对其第一天见面的偷拍行径耿耿于怀,根本懒得理他,喻文州在发现黄少天的聊天列表里新增了这么一号人物还好奇过一阵子,在某天香水先生一束鲜花直接送进黄少天办公室的时候,喻文州终于对着那一束香槟玫瑰露出了牙疼的表情,“这位追人的手段还真是……老派。”

 

“你不如直接说老土。”

 

黄少天直接上手撕了玫瑰的包装纸,在这期间卡片从里面掉出来,落款终于不是风骚的英文名,而是大名“应杰”。黄少天把卡片一丢,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一人一朵送了个干净,当然面对一票和尚庙里的纯爷们,他收获的只是N倍的牙疼表情。最后黄少天抖抖包装纸里剩下的叶子,攒成一个大纸球准确无误的丢进了办公室的纸篓。

 

“我从前以为无论对象如何,对你来讲有些发展还是不错的”,喻文州举着分到自己手里的一枝花,不动声色的拍了张照片发给王杰希,看看时间对方应该在上课,他遂笑眯眯的又把手机收回口袋,好似方才什么也没做过。

 

“我出门有蓝雨这一摊子事情,回家有叶修等着我赚学费攒首付,哪有闲工夫和这种人打太极?”黄少天绕回自己的桌前坐下来,在蓝雨扩编壮大以后他和魏琛、喻文州三人终于有了独立的办公室,他随手翻开刚刚看了一半的文件,叼开了签字笔的笔帽,在文件上的某一行画了条线之后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看了一眼手表,“你是不是该去机场了?”

 

喻文州把手里的玫瑰花插到黄少天背后窗台上的玻璃瓶里,里面养着两根水培的绿叶子,魏琛今天也不在,业务上升期,黄少天因为家里还有个叶修,基本保证他要坐镇大本营,魏琛和喻文州则是天天飞来飞去,这次是魏琛打了前哨,临场叫喻文州给个支援。

 

他们的办公室还是当年老的货代公司,临街的一楼,窗外车来车往,马路对面是一片九十年代初的老式楼房,魏琛这次去谈的是个蓝雨迄今为止最大的单子,走之前他们谈方案到深夜,最后胡茬顶着胡茬时,魏琛把最终定稿的方案一卷,塞进了自己的公文包。

 

“这回要是成了,咱们就换办公室!去CBD!”

 

Q市的CBD大约距离蓝雨目前所在的地方有半小时的车程,基本是从城西到城东,CBD大抵象征着每一个职场中人对职场生活最原始的向往,光鲜、体面、连加班时的灯火通明都好像闪烁着资本的加持。你说是虚荣也罢。

 

喻文州拉着行李箱准备出门,黄少天陪他走到马路边拦车,算年龄他们还太年轻了,即使西装革履的站在路旁,也会教人误以为是面试返程的应届毕业生。他们聊了聊目的地S市的天气,魏琛今早发在朋友圈的生煎包,CBD办公室的租金,近来新起楼盘的房价……出租车姗姗来迟,喻文州把装着随身物品的小箱子甩进后备箱。

 

他将赴的谈判场是蓝雨命运的一大拐点,待到许久以后他们再回头去看,发现那时以为能够借力一飞冲天的高塔,实际上是登顶之前的盘山弯道。

 

林曼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消失在了叶修和黄少天偶尔波及班级生活的谈话里,黄少天对这些不能说是迟钝或者不在意,他只是这方面的经验真的不怎么充足,以至于当他反应过来这其中的缘由时,已经会偶尔在叶修的笔记本里发现明显是女生的秀气笔迹。黄少天有回趁着叶修在洗澡,偷偷的看了两页,林曼拿着其他颜色的笔在叶修的笔记旁边补了几句,像是叶修上课走神了没听见,又或者是老师什么时候补充的知识点,这让黄少天默默的感慨学霸谈恋爱的手段都不同流俗,说不定约会的主要内容还是一起完成周末作业并解答彼此不会的难题。

 

了解了一点之后,黄少天对于叶修明显比原先频繁的周末外出展现出一种绝不多问的态度,和他最初得知叶修收到情书后的反应大相径庭,他说不上来自己这样做的理由,按理说哪怕他直白的问,他相信叶修也乐意跟他聊一聊自己的小女朋友。

 

可他没有,或者说是做不到,某个周末他难得在家休息一天,原先这时候都是他瘫在沙发上打游戏,叶修把作业写完就陪他一起,这天叶修早早的就背书包出了门,黄少天拿起手机打了几局,在心里骂了一通猪队友,临近中午的时候在厨房转了一圈,最后还是点了个外卖。打开朋友圈,喻文州“假公济私”,借去B市出差的机会私会老王,魏琛也难得在父母家度周末,拍了自己掌勺的一大桌菜,当中的糖醋鱼让黄少天不禁无比嫌弃自己刚刚吃完的那份外卖。

 

这时候应杰的消息就来的无比凑巧,他像是突然兴起,问黄少天要不要一起出来喝杯咖啡。他分享的坐标在距离黄少天家不远的一条颇为文艺的街道,咖啡馆林立,是文艺兮兮的年轻人们的拍照圣地,他穿的休闲无比,揣着手机钥匙就出了门,进了店门发现对方也和那天在酒会上相见时的风格殊异,倒是看起来舒服了不少。

 

“喝点什么?”应杰很是得体的发问,并且熟练的抢在服务生之前给黄少天介绍了一番这家店招牌的手冲咖啡,黄少天面对如此“盛情”也只得不好意思的摆摆手,“我要抹茶奶绿,温的。”

 

咖啡不喝,茶也少碰,酒场上是被逼无奈,休息日黄少天绝不会给自己的胃找多余的不痛快,这显然让对方有点讪讪,就这个问题聊了几句,话题居然拐到了叶修身上。

 

“我忙起来就顾不上了,最多记得吃个胃药,其余的都是我家小孩儿张罗。”黄少天端着瓷杯子咽了口奶茶,他忘记说要少糖,甜的他舌头尖一颤,他想起叶修特别不喜欢喝奶茶这些甜兮兮的东西,最多肯喝不加糖的鲜榨果汁,或者帮黄少天解决掉他一时冲动买来却喝到一半胃疼的加冰饮料。

 

“我那天送你回家,见过他一次。”应杰说这话的时候手指尖无意识的摩挲着桌面,“我以为是你弟弟?”

 

黄少天垂着眼睛看着他这些小动作,指甲在杯子的把手处轻轻的嗑了一下。

 

“是弟弟。”

 

“你们两个长得可不怎么像。”应杰皱了皱眉毛,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挑着,“亲戚家的孩子?”

 

黄少天不打算和眼前的人深究什么他和叶修过去的故事,只看着面前白瓷杯里的液体,瞧那上面倒映出弯弯的一片窗框里泄进的天光。

 

“反正我们两个相依为命。”黄少天说完笑了笑,继而往身后倚了倚,咖啡馆的沙发对一间咖啡馆的评价影响至关重要,这家的选购显然不错,让黄少天产生了就此睡过去的冲动,他顺势看向桌上天花板的枝形吊灯,视线向下,挪到应杰的脸上。

 

应杰生了个好皮相,长了双桃花眼,是直是弯都注定是个祸害,黄少天以为每个人大抵都有一个追求外表的年龄段,和好看的人在一起赏心悦目,应杰符合这个标准,何况他还身价不菲,算来比蓝雨争气的多了。

 

黄少天的直觉告诉自己,应杰对自己的耐心恐怕在他自己身上也是不常见的,可他到头来也只能很抱歉的把他送的玫瑰人手一支的送出去,卡片和包装纸一起丢进废纸篓。

 

应杰的生活是黄少天的背面。

 

道不同不相为谋。

 

“我该回家给我家小孩儿做饭了。”黄少天掏出钱包把自己那份的钱搁在桌上,“谢谢应总。”

评论(26)
热度(480)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