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MARTYR》01-02

坑多不压身。

在硬盘里挖出来的,一直想填,怕被打。



折戟沉沙。


01

 

我习惯在熄灯前一个小时的这段时间里去教学楼负三层的自助模拟训练室最后练一把,学院白天的课业繁重,理论学习课要看动辄几十上百页的材料并撰写千字双语报告,实战训练课人机并上,不把你虐到连抬胳膊的力气都没有绝不会罢休。在这样的高压强度下,这个时间的训练室从来都人迹罕至,我轻而易举的就可以找到一间无人使用的空置训练室,然后和机器人练格斗,或者进入模拟战机练操作,或者最简单也最解压的,练习移动电子靶。

 

这天我如同往常一般,从负一层的图书馆出来,在更衣室换上训练服后来到负三层,接受以虹膜识别为开端的繁琐身份验证,之后将在跳出的投影屏上选择训练室。我是个习惯主义者,大概还有点强迫症,我遵循着自己拟定的时间表生活,每周的固定一天在食堂点同样的配餐,在公共教室上课永远坐相同的位置,甚至为了避免座位被人抢占,我会提前一刻钟到达教室。

在选择训练室这件事上也同样,我偏爱选位置居中的八号房,它坐落在整个负三层平面图的正中央。

 

可这天显然是个意外,系统告诉我有人提前我一步进入了八号训练室,登入训练室并非匿名操作,上端会显示在线人数和身份编码。我看了一眼,发现这是个J字打头的三位编码,换言之,这位打乱我惯有计划的人不是我的哪一位同学,而是在学院执教的某一位教官。

 

荣耀帝国军事学院与其说是学校,不如说是一个庞大的荣耀联盟后备军训练营,战争年代适龄男女全部强制参军,但只有通过重重考核的优等生能进入军事学院,在不知何时又会再度燃起的硝烟弥漫下,我们将会是肩负荣耀和使命的一批人。在这种大环境下,哪怕是执教理论课的老师,我们也称他们为“教官”,因为我们比起学生,更是合格的预备役士兵。

 

通常情况下我无意和任何一位陌生的同学分享训练室的设备,但我并不会轻易放弃一个可以向教官讨教的机会,我盯着那段三位编码回忆了半晌,也刷卡登入了八号训练室的系统。

 

厚重的大门在我面前缓缓向两侧移开,建造在地下的训练室视野宽阔,这会使得每一个身在其中的人都显得无比渺小,宏大的宇宙中,身处地球这颗小小行星上的我们也的确与尘埃无异,可我们仍然在殊死战斗,以捍卫这个绵延万年的种族的最后一丝血脉与璀璨的文明。

 

也许是收到了系统提示,也许是听到了大门开合的声音,训练场上唯一的人影在打完最后一夹移动靶后摘下了隔音耳机回头向我所在的方向看过来。

 

这诚然是一张让我有些惊讶的脸,因为一方面我认得他,另一方面,我以为他不会出现在这里,出现在模拟实战的训练场上。

 

我出于条件反射般的在原地立正敬礼,“黄教官”,我可以这样称呼他。

 

 

他被护目镜遮挡的双眼由于距离和反光的原因看不分明,他或许笑了一下,就像平日里在走廊上遇见时回应每一个问好的学生一样,礼节性的、几乎不含温度的微笑。

 

他对我轻轻点了一下头,“你好”。

 

然后他仿佛已经失去了对我的兴趣,重新转回身子,面朝电子靶,按下了又一轮的开关。

 

02

 

黄教官曾经是荣耀联盟的一个传奇,而现在传奇落幕多年,变为了大家茶余饭后不够严肃的八卦谈资。传闻他曾是广州军区蓝雨战队的副队长,参加过五次地外反击战和两次多国联合星际远征。他曾因为在第六次地外反击战中的卓越表现而跻身联盟最强的行列,五颗耀眼的将星高悬在每一个国人的头顶,他们分属全国五个最强战队,他们意味着荣耀、希望、不败的神话。

 

可惜神话只存在于荒渺的远古,第八次地外反击战成为了人类战争史上的一个永恒的污点,几乎全线溃败,伤亡惨重,代价之大,更是大到整个东亚大陆沦陷大半,幸存者尽数远迁离岸人工岛屿上的卫星城市,躲进了一座又一座等同于紧急预案的巨大堡垒。这场战争使得前数十年的抗争成果顷刻化为乌有,而在官方的战后报告里,失败的责任尽数归属于一个名字——杭州军区嘉世战队队长,叶修。

 

如果说联盟最强的五人等同于当代的神话,那叶修的成就大约可以比肩创世的神祗。他十八岁就坐上了联盟总指挥的位置,指挥的前三次地外反击战都圆满成功,他战绩彪炳,哪怕人类文明在未来的某一天真的毁于一旦,他也足以载入地球史册,在万亿年的宇宙洪荒里,代表着一个失落的文明最卓著的闪光。

 

而跌落神坛不过一瞬,他于第八次反击战的决战战场上丧生,据说他所在的整个舰队都毫无防备的钻入了U星人的包围圈从而全军覆没。他们在叶修的通讯设备里找到了与U星人的联络记录,他们说叶修早已叛变通敌,这场反击战从头到尾只是一个布局,只是叶修与虎谋皮,被U星人过河拆桥,为被他出卖的联盟最精英的一支舰队陪葬了。

 

一个俗套的故事,只是官方通报的寥寥数语在随后的日子里被口口相传,被无数所谓的知情人添油加醋,这场叛变终在民间被描绘成了一个庞大的阴谋,甚至有人说叶修是U星人和地球人所诞的混血,他这些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促使一场足以让人类毁灭的战争,而在此之前,不过是他演技精湛的骗局。

 

他成功的骗过了全人类。

 

然而并不是任何人都相信官方通稿里的那套说辞,且不说民间爆发过几次声势浩大的起义,就连联盟内部也众说纷纭,奈何铁证凿凿,大多数人气愤、悲伤、沉默,最后随着时光的洗练递进而归于遗忘。

 

只有一个人是例外。

 

黄少天,叶修事件爆发的当天他接到指挥部命令,带领蓝雨舰队前往支援。这是一场孤注一掷的战斗,联盟上下全部精英全数出动,四大战术大师分别坐镇四个指挥枢纽,只待以叶修为主导的前线部队夺取主动权,接下来就可以掀起地球对外战争史上最浩大的一次全线反击。

 

没有人知道他在现场看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只知道他赶到坐标点时嘉世全队已经牺牲大半,只剩下叶修所在的主舰孤零零的停靠在U星人的包围圈中央,嘉世主舰在这不足五分钟的时间里接连发出了几个加密的信号,这几个信号后来成为了叶修通敌的又一铁证,这个行为被解释为他企图和U星人交涉,后来交涉失败,对方反悔开火。

 

一个无比合理的推测。

 

近在咫尺的蓝雨舰队也难以避免的被波及,成为了嘉世舰队覆灭后的另一个主攻对象,黄少天在撤回过程中身负重伤,他休养了半年,半年后各项检查指标都意味着一件事,他起码在短期内,一年或者两年必须告别一线战场。他们都说叶修毁了黄少天,他夺去了黄少天作为一个战士的资本,五颗高悬的将星就此陨落了两颗。

 

所以没有人明白为什么黄少天一直在为叶修申诉,他四处奔波甚至不惜越级报告,他为此吃处分,接受停职审查,甚至被软禁而后被迫接受监控保释。

 

只因他坚称叶修无辜。

 

他从战场上的传奇变为一个落魄的背负污名的笑柄,在他本可以返回战场的那一年,拜先前的大败所赐,全国各军区全部解散,化零为整,嘉世霸图微草蓝雨轮回……就此成为时代的遗迹,而一同殉葬的还有旧时代的守墓人。

 

黄少天被抛弃了,在他昔日的同级战友已经身处联盟高层的时候,他留在军事学院做了一个不起眼的理论课讲师。我从未见过他出现在实战训练课的旁听教席或者任何一个教学用训练场上,我以为他已经生疏了,堕落了,昔日联盟最强的一柄利刃任由自己生锈折断,插在了那片旧时代的废土焦墟上。

 

可很快我就知道,这一切仅仅是“我以为”。

 

仅此而已。


TBC.

评论(22)
热度(331)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