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征友启事》

本文又名:关爱空巢老钙,从我做起。


《征友启事》

 

叶修,性别男,爱好男,28岁,双子座。单身多年。

 

单身的大龄宅男生活质量大都低的可怕,夏天一叠同款T恤换着穿,秋冬这个百搭单品则变成格子衬衫。袜子恨不得堆半年才洗一次,还是用洗衣机一股脑的转几圈。平常吃饭全靠外卖,偶尔连外卖都懒得点,便靠泡面续命。因为不用出门见人,通常脸不洗,胡子不刮,头发不剪,每天往电脑前一坐,仿佛已经离发霉长毛不远了。

 

苏沐橙忍了叶修许久,终于看不过去了。这天她第N遍抓着好友楚云秀吐槽,楚云秀其人素有“gay达”之称,虽然是个异性恋大美女,很不幸认识的男人十雄九gay,浓度高到让她怀疑身边的人类已经被集体做了转基因。楚云秀对苏沐橙的遭遇表示十二分的感同身受,并且丢过来一个链接。苏沐橙点开一看,是一个有知名同性交友平台之称的某社交网站上,不知是谁发布的一个征友帖子。其下评论不少,甚是热闹。

 

楚云秀在那头点了根烟,戳着手机屏幕开始给苏沐橙出主意,“单身的原因是什么?归根结底就是太懒了,社交圈子太窄,认识的人一个巴掌数的过来,凭什么觉得这零星几个人类里就有那么刚刚好的另一半了?他叶修一不是被渣炮伤了心,二不是遁入空门一心向佛决定孤独终老。他懒嘛,你就勤快点儿,帮他写个这玩意儿往上一挂,叶修条件也不错啊,前阵子还有个小0和我打听他来着。”

 

苏沐橙顺势问了一句,“和你打听他?怎么样?有照片没?”

 

“甭问了,约炮的,被我打发了。”

 

叶修向来洁身自好,右手是亲妈,从不约炮和乱搞,这点他的身边人心知肚明,自然也不会给他找麻烦。苏沐橙想了想,觉得楚云秀这个主意十分靠谱,两个小女生叽叽喳喳讨论了一通,就由苏沐橙亲自动笔,给叶修写了一个征友启事。

 

这件事很快就被叶修发现了。

 

“别胡闹,我拒绝。”他难得被苏沐橙从电脑前连根带土的拔出来,正坐在餐桌前吃饭。苏沐橙先数落了一番他的形象,再嫌弃了一遍他匮乏的社交世界,最后一拍桌子宣布这事没得商量,驳回叶修的全部抗议。

 

叶修拿她没办法,认命的低头喝汤。一边喝一边和平的讨论这个问题:

 

“你说找对象,不是找炮友,是不是要找一个性格差不多的?”叶修问,苏沐橙点头。

 

“那既然和我性格差不多,肯定也是个不爱出门的,到时候我们两个一人一台电脑宅家里,你确定这是你想要的结果?”叶修问,苏沐橙果断接道:“应该找一个和你性格互补的,现充一点的,你们好取长补短嘛。”

 

“那我肯定受不了,今天出去吃个饭,明天出去唱个歌,放个长假旅个游,想想我就头疼,到时候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我何苦来的?”叶修喝完汤,开始吃菜,苏沐橙好像快被他说服了,低头开始虐待碗里的一根油菜,“找个能和你一起生活,能照顾你的就行,别天天不洗头不洗脸吃泡面叫外卖。”

 

这下是叶修笑了,“这就更不对了,人家和你谈恋爱,又不是来给你当保姆。”

 

苏沐橙急了,“那你就当交个朋友,扩充下好友圈,说不定碰上聊得来的。”

 

叶修听苏沐橙的语气,知道他是真的把这件事当正事了,实在不好再扫她的兴。

 

“行吧”,他最后还是退了一步,“不过你得把你写的那什么征友启事,给我看看。”

 

 

叶修想把个关,纯粹是怕苏沐橙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把他玩坏。结果没想到的是,通篇行文居然很是正常,让叶修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苏沐橙。

 

“我都说了我是认真的。”苏沐橙双手环抱在胸前,在叶修背后来回踱步,“不过说好了,你只许看,不许改!”

 

叶修很快看完正文,发现着实没什么大毛病。信息全面,条件合理。性别取向,身高体重,星座血型,性格职业,兴趣爱好,以及最后的择偶条件。择偶条件写的十分随便,要求性别相同,取向唯一,体型适中,不能高,可以矮,不要过分文静,也不要过分活泼,可以接受本人的职业属性是常年宅家不出门,日常饮食靠外卖,尼古丁重度依赖。

 

鼠标再往下一滚,叶修原本一脸“没毛病”的放松表情突然仿佛中了僵直弹。

 

“这都什么时候拍的?”叶修看了看这几张照片,觉得羞耻度突破天际,从第一张开始就十分的不合理。只见苏沐橙放的几张照片,第一张是亲弟弟叶秋婚礼上,叶修被赶鸭子上架穿着礼服弹钢琴的画面,那天他被打扮的衣冠楚楚,人模狗样,实在和平日里判若两人。第二张更离谱,是苏沐橙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用最近很流行的那种会给人加上什么猫耳或者小星星的特效相机偷拍的画面,画面里叶修正坐在桌子对面低头玩手机,看上去十分的人畜无害。

 

“难道不会被人说是照骗?”叶修对自己的日常形象十分有自知之明,对照片的真实性表达的切实的担忧。

 

“也差不了很多啊,你又没化妆,不就是换了个衣服抹了点发蜡?”苏沐橙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叶修的肩膀,“你看看人家叶秋就知道了,你的形象,不是输在五官,单纯输在了气质。”

 

被直接吐槽气质不合格的叶修,眼睁睁看见苏沐橙将这篇帖子点了发布,末尾留的是他的私人QQ号作为联系方式。

 

其后的几天,叶修的QQ那是十分的热闹。苏沐橙好奇得很,追着叶修问进展如何。叶修毫不避讳,直接把手机丢给苏沐橙曰,自己看吧。

 

群魔乱舞,不外如是。有些明显和叶修撞号却非要问约不约的,有些是自拍做作的不行一看就不是叶修的菜的,有些是聊了几句明显和叶修性格不对盘礼貌说再见的,一圈下来每一个靠谱,就在苏沐橙都有点绝望的时候,叶修的无数好友中的一个,头像突然闪了闪。苏沐橙看着那个明显是游戏里角色截图的头像,拿去问叶修,“这个叫夜雨声烦的也是吗?”

 

叶修瞄了一眼,“也是。”

 

于是苏沐橙就点开看了看。这个网名叫“夜雨声烦”的小0,是唯一和叶修对话跨越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还继续的,但不得不说,虽然聊了不少,话题却差不多都是这人在牵头,而且选的话题都显得很没营养,说白了就是没话找话,俗称“尬聊”。意外地,叶修好像不怎么烦他,又因为两人玩的同款游戏,有不少共同语言,到了后期,可以用相谈甚欢来形容。

 

“你好像对这个人印象不错?”苏沐橙一脸八卦的把手机凑到叶修跟前,“有没有照片呀?”

 

叶修正对着电脑敲敲打打,随口答道:“没有。”

 

“他没发?”苏沐橙想了想,点进这个人的QQ空间,发现里面没有自拍,有几张照片拍到了人,不过也没有正脸。

 

“我觉得他也不是想找对象,可能就是随便聊聊吧。”叶修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可苏沐橙不肯善罢甘休,“可我觉得有戏啊,也不是非为了真的在一起,就觉得你难得有个人挺聊得来的。”苏沐橙翻着夜雨声烦的空间,他不怎么发状态,能看得出肯定有别的社交平台用来发日常,所以看不出什么端倪。不过聊天里倒是说了自己的职业,是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行业是新媒体。

 

“还行吧,就是他话太多了,我也不好意思不回复。”叶修这个回答听上去中规中矩,苏沐橙却最了解叶修的性子,要是他真的不想理谁,还真能做到直接无视,君不见他开的网店偶尔遇上难缠的客户打差评,申诉无效的情况下,叶修都直接在卖家回复里有理有据的怼回去,还曾经被人截图做成合集,以毒舌店主的形象火了一把。

 

苏沐橙暗暗觉得这波很有希望,在心里给这个夜雨声烦也加了个油。

 

 

苏沐橙猜不到,在这晚的聊天里,两人很快就亮了底牌,坦白真相。

 

叶修:“其实那个征友启事不是我发的,是我妹干的。”

 

夜雨声烦:“其实也不是我主动想找你尬聊,是因为我室友都一齐逼我快点脱单!”

 

叶修来了兴致,“你室友?合租的那种?怎么还管到这份上了?”

夜雨声烦显然很无奈,“说是室友不过也是好朋友啦,大学毕业都留在B市工作,就住一起了。他们说我太吵!说我之前要么出去约会,要么天天出差,最近换岗了不出差了,还分手了,他们就嫌我烦了呗。”

 

叶修忍不住笑了,可惜对方看不见,“你们不应该一人一间房么?你打游戏的时候应该也吵不到他们吧。”

 

夜雨声烦却丢来一串反问,“你难道不和住在一起的人说话吗?不和他们聊天吗?我承认我是话比较多,但人和人之间要有最基本的交流嘛。不过组队打游戏他们也嫌我吵,拜托我的技术可是最好的,哪个下JJC不要抱我大腿!”

 

叶修刚看完他这一长串,对方又弹过来一条,“你周末有空没啊?我靠我室友刚刚说他周末要带人回家!他想赶我出门不需要用这种方式吧!”

 

叶修想了想,回道:“有空,怎么了?先说好,不约炮。”

 

对方被他这一句话给惹急了,劈头盖脸一筐表情包砸过来,“靠靠靠靠靠谁约炮了!我是那种人吗!我是问你要不要找个网吧打荣耀!”

 

叶修意识到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嘴角已经快咧到天上。这个夜雨声烦一说就炸毛,聊开了还有点自来熟,处于夜雨声烦对自己荣耀技术的自夸和叶修对自己荣耀技术的自信,他承认自己对这个人还真的挺好奇。

 

“行,你住哪?我随时都有空,根据你的时间来。”

 

就这样,两人三下五除二,就把周末的面基给敲定了。

 

 

苏沐橙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进展很神速啊!叶修你可以的!”苏沐橙拍了拍叶修的肩膀,一脸的吾心甚慰。

 

“都说了,就是去打个游戏,至于吗?”叶修看着苏沐橙把自己的衣柜翻了个底朝天,非要给他搭配一套约会穿的衣服,他觉得头疼,只好给自己点了根烟。

 

“你们打完游戏不吃个饭吗?不吃个饭至少也要一起找个地方喝点东西聊聊天吧。”苏沐橙埋头在叶修的衣柜里挑挑拣拣,其实叶修还是有不少拿得出手的衣服,都是苏沐橙给他买的,只不过利用率低的可怜,常年被主人丢在衣柜深处不理不睬。

 

最后苏沐橙收拾出来的倒也不是什么奇装异服,一件风衣一件毛衣一条牛仔裤,色系是黑灰,看着不出错也沉稳。叶修看苏沐橙把这套衣服给他挂在衣架上,千叮咛万嘱咐周末一定要穿,他只好点点头应下了。

 

 

周末。叶修和夜雨声烦,或者说现在应该叫黄少天了,因为黄少天意识到两人对彼此的了解处在一个信息不对等的阶段,出于礼貌及见面时避免尴尬,他主动说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并发了一张自拍方便叶修认人。黄少天比叶修小三岁,看照片却颇有学生气,照片里他穿着一件卫衣背着双肩包,说是下班路上随便拍的,叶修只觉得他这副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去公司实习的大四学生。

 

他们约好的网吧在两人居住地的一个折中区域,距离两人都不远不近。叶修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就看马路对面有个人在朝自己招手,他便也举手示意了一下,看对方小跑着奔过来。黄少天站定之后打量了一下叶修,“没想到你和照片上还挺像的。”

 

叶修没想到自己换身衣服刮刮胡子能得到如此高的评价,当下就有点受宠若惊,不过面上依旧保持了惯有的气质,“一般般吧。”他装作很淡定的答道。

 

黄少天如同在聊天里表现出的那般自来熟,在从进门到坐下开机登陆的一路上,他的嘴就没停下来过,叶修有幸因此给自己打了个预防针,其后在两人坐在一起打游戏的几小时里,充分体会到了黄少天室友的心情。因为坐得近,哪怕都戴着耳机,声音依旧能听到一半,黄少天这个人打起架来垃圾话如同滔滔江水,而且如果说叶修的垃圾话是嘲讽居多,黄少天的垃圾话就单纯只是为了骚扰你的耳朵。

 

两人清完日常又去竞技场虐了N把菜鸡,甚至还跟了两个副本队打工,一趟下来玩的尽兴,除了叶修的耳朵饱受摧残之外,黄少天看上去心情大好。他一把揽过叶修的肩膀,“走了走了,我请你吃烤肉。”

 

比起常年不出门的叶修,黄少天对这附近更加熟悉。他轻车熟路的把叶修领到一家韩式烤肉店,在叶修表示没有忌口之后,杂七杂八的点了一堆,菜单一放,开始闲聊。

 

“之前你说你是开网店卖游戏外设的?”黄少天喝了口水,一脸的兴致勃勃,“生意怎么样呀?”

 

“挺好的,拿了几个品牌的代理,旱涝保收吧。”

 

“听上去你做的挺大的,那你还成天不出门?不用盯着你雇的客服或者库房?”

 

“用啊,不过我租的办公室就在我家楼下一楼,连着库房。”叶修淡定作答,听的黄少天呛了一口水,“那你真是宅的很到位。”

 

“你一直干这个?”

 

“没,一开始干代练,嘉世工作室听说过没?”叶修说着,抬眼看了看黄少天。

 

“我靠怎么没听过!你们的广告天天刷屏好吗,烦都烦死了,还天天在野外开挂刷怪,我从来见一个举报一个!”游戏里的工作室虽然不可或缺,但野外升级刷怪的时候的确烦人,玩家提起来就火大也是情理之中,所以叶修并不生气,好整以暇的笑了笑,“所以啊,又累又拉仇恨,后来我就不做了。”

 

“可我看嘉世工作室现在还开着?”黄少天随口问了一句。

 

“其实你也可以理解为我和他们拆伙了。”叶修看上去不想多说,黄少天也不再多问,紧接着就听叶修又说了一句,“对了,我那里有套L牌机械键盘新出的纪念款,有个缺德买家给我退回来,包装盒损的太严重,不过东西没事。我自己也用不上,也不值得单独为此跟厂家换货,你不嫌弃的话我寄给你。”

 

“是那个幻彩版?我还想等双十一买来着,不过那么贵的东西我不好意思收你的。”那个键盘售价将近两千块,就算叶修拿货的价格肯定低不少,可黄少天觉得叶修毕竟和他也不是很熟悉,这种便宜不能占。

 

“没有外包装我也卖不掉了,本来也是能送就送,送不出去我自己留着用。”叶修晃了晃手机示意黄少天,“发个地址,我寄给你。”

 

被叶修强塞了一个大额赠品,黄少天实在是又惊又喜,于是他回报以把大部分烤肉都留给了叶修,自己十分认真的吃着烤土豆烤茄子烤蘑菇。

 

自此,他们二人“纯洁的革命友谊”,似乎就这样埋下了种子。

 

 

“老叶!我又被逐出家门了!求收留求收留求收留!”

 

“又来?哥凭什么收留你,给个理由。”

 

“下得了副本打得了竞技场,会卖萌会暖床!!!”黄少天不知道这波怎么得罪了室友,似乎已经放弃了脸面这个东西。

 

叶修看着屏幕,给自己点了根烟,叼在嘴里打字道:“快双十一了,是真没空,你要没地方去来我这儿玩吧,我把我电脑给你。”

 

黄少天从善如流,一口答应。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前脚刚出门,后脚他万恶的室友们就已经各自打开房门在客厅里窃窃私语:

 

“黄少这波进展可以啊!”

“到哪一步了?”

“我刚刚偷看到了他的聊天记录!”

“看见什么了?”

“黄少说了句暖床什么的,然后对方就让他去他家了!”

 

情报分享结束,众人纷纷表示,这波66666。

 

 

苏沐橙推门而入的时候,就看见黄少天大喇喇的坐在叶修平常做的位置上,正按两下鼠标,再低头呲溜一口泡面。动作之熟悉,让苏沐橙有一秒恍惚这里做的人还是叶修。而黄少天听到脚步声一回头,猛地瞧见一个大美女好像回自己家一样轻车熟路,也傻了眼,一口泡面愣了两秒才赶快吞下去,又飞快的扯了张纸巾偷偷擦嘴。

 

“你是?”苏沐橙看着黄少天问道,其实心里已经大约有了猜测。

 

“呃,我是叶修的朋友,来找他玩的。那个,他刚刚去楼下了。”黄少天觉得十分尴尬,虽说叶修很不在意的说让他随意一点,而他也确实很随意的确确实实做到了宾至如归,可叶修没告诉他家里还住着别人啊!

 

苏沐橙却一脸恍然大悟,她很快换了副表情,摆摆手笑道:“我是叶修的妹妹,苏沐橙。”

 

这个名字一出黄少天就有了印象,点了点头,“老叶提起过你。”

 

“我就知道,肯定跟你吐槽说那个征友启事是我帮他发的吧?”苏沐橙看着黄少天来了这么一句,说完继续道:“我在隔壁屋,你不用管我啦,随便玩。叶修也是,把你带回家就把你晾在这里打游戏,他自己倒跑了。”

 

“是我非要来的,他也说他双十一忙得很。”黄少天以为苏沐橙是在客套,却不知道眼前的美女句句都是真心话。

 

这天黄少天在苏沐橙的“刻意”挽留下,留到晚饭之后才走,苏沐橙还一个劲的给叶修使眼色,最后叶修只得亲自把黄少天送到了小区门口。

 

这天过后,有意无意,两人的关系无形之中又亲近了不少。黄少天的室友不赶人的时候,他也一到周末就跑来找叶修,还开玩笑问叶修招不招运营招不招策划招不招文案,表示自己可以提供一条路服务,只要不让他打卡上班。为了方便黄少天来玩游戏,叶修甚至还另外配了一台电脑,他这里不缺好设备,效果不输网吧。

 

和叶修不一样的是,黄少天有午睡的习惯,起初他还不大好意思说,只是一吃完午饭就呵欠连天,慢慢的叶修看出来他不在状态,就让他上床去睡。黄少天推辞了几次,后来有天实在是困的不行,也不客气了,睡的昏天黑地,再一睁眼,苏沐橙把晚饭都做好了。

 

某天叶修找到苏沐橙说,把那篇征友启事删掉。这天是周日,苏沐橙坐在客厅沙发上看剧敷面膜,黄少天在叶修卧室里睡午觉,叶修蹑手蹑脚的出来关上门,出来找苏沐橙说话。听完之后,苏沐橙意味深长的看了卧室门一眼,“不管怎么说,效果还不错吧?”

 

叶修难得有点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隔几天就有人加好友,哥又不是免费陪聊。”

 

也不知道给谁当陪聊当的起劲,苏沐橙没说穿,当着叶修的面把那篇帖子删了。

 

 

双十一前后,作为电商从业者的叶修忙得顾不上黄少天,好不容易等到十一月底,他才终于有空应黄少天的邀请,陪他去吃一家新开的串串。到了地方,黄少天已经早到占位,叶修坐下后脱了外套,打量一番,发现这家店装修文艺,整体的主题格调……似乎有点不适合他们两个人一起来。要说为什么,且不说前后左右坐的都是差不多都是情侣,这家店的桌布、盘子乃至墙上的挂画,都写着些文艺兮兮的句子,盘子上印着“等一个人”,墙上写着“我还是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这些句子看的叶修一身鸡皮疙瘩往外蹦,再看黄少天估计也没料到这家店的画风,他之前选中这家店,大概只认真阅读了相关食评。

 

在“守一座城,等一个人”八个字的注视下,两个人硬着头皮吃完了这顿味道不错的晚饭,待到出了店门,才好像终于没了压力,各自都长长出了口气。小店开在商业街,吃完饭不可能就地散伙,于是就自然而然的结伴走了走。期间黄少天以因为想快点走所以没吃饱为由买了两杯奶茶,给了叶修一杯,还说特地买的半糖。

 

走累了,到了一个空的长椅跟前,叶修这个宅男率先一屁股坐下,把喝了一半的奶茶放到一边,赶紧点了根烟。尼古丁的味道很快冲淡了奶茶的甜味,他在朦胧的烟雾里看见黄少天叼着吸管,看着前方匆匆来回的行人,像是有话要说。

 

“最近我室友总追着我问,我是不是脱单了,我说没有他们还不信!”黄少天快要把吸管咬断,看上去很是义愤填膺。

 

“这么巧,沐澄也这么说。”叶修伸手在旁边的垃圾桶顶端弹了弹烟灰。

 

和黄少天的室友不同,黄少天可是天天在叶修家里晃荡,吃了苏沐橙做的不下十顿饭,若是苏沐橙这么说,那么叶修的脱单对象是谁,可以说是不言而喻了。

 

黄少天叼着吸管,围巾裹不住的耳朵不知道是不是被风吹的,看上去红通通的。

 

“所以,我们这就算那个什么了么?”黄少天憋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不符合他风格的语焉不详的句子。

 

“不知道啊,可能吧?”叶修叼着烟,说话含混不清,显得态度十分的不端正。

 

于是黄少天打了他一拳,“我很正经的!”

 

“我也很正经啊!”叶修的烟灰抖了自己一裤子,只好站起来拍打了几下又坐下。他把烟从嘴里拿出来,想了想,问道:“你觉得是吗?”

 

黄少天想了半天,很不情愿的承认,“好像差不多?”

 

叶修点了点头,“我也觉得差不多。”

 

两相沉默了一阵,叶修下了结论,“那就应该是了吧!”

 

黄少天被他的随意震惊了,“不是,怎么就是了?是什么了?”

 

“不是你最开始问咱俩现在这样算不算谈恋爱吗?”叶修莫名其妙的看着黄少天,“你觉得差不多,我觉得差不多,没有反对意见,不就是了?”

 

黄少天虽不算上什么情场老手,可也不是没有感情经历的,面对这样的叶修,他实在不知道这人如何做到不动声色的拉稳仇恨,也亏得自己不矫情。

 

“你不觉得太随意了?”

 

“嗯,是有点吧。”叶修抽完了一根烟,把烟头按灭了,接着一把拉住黄少天的手,把他从长椅上拽了起来,朝着两人刚刚才吃饭的那条街走回去。

 

“我靠你干嘛?去哪里啊?喂!”黄少天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只好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飞快的往前移动,期间收获路人们的侧目无数。最后两人都有点气喘吁吁的停在一家店门口,然后在黄少天目瞪口呆的表情背景下,叶修掏出钱包,对花店店主说,“我要一束玫瑰花。”

 

店主见过大风大浪,微笑提问,“先生要多少支的?”

 

“一般是多少支?”他问完又自己回答道:“好像是99?那就99吧。”

 

店主见来了大生意,赶紧开始忙活配花,这时候黄少天才好像大梦初醒,“老叶你是不是疯了?”

 

谁料叶修这次疯的很彻底,他竖起食指,轻轻的按在黄少天唇上,“嘘,别说话。”

 

就在黄少天以为他要说什么重量级的台词的时候,只听叶修皱了皱眉道:“吵得我头疼。”

 

“……”天知道他多想把门口花架子上的仙人掌通通按在叶修的脸上。

 

99朵玫瑰差不多用光了店里的存货,最后系成巨大的一捧,举起来连黄少天的脸都看不到。叶修付了钱,牵着用一只手艰难抱着花的黄少天走出店门,两人一左一右站在大马路上,接受着更多的,来自路人的注目礼。

 

“阿嚏!”黄少天因为离花太近,终于被熏得打了个喷嚏。他很想挠一挠鼻子,又发现自己没手,只好下意识的想要低头蹭蹭,这时候却有另一只有点冰的手指,在他的鼻头轻轻擦了一下,“你不会花粉过敏吧?”

 

“怎么会!我是被熏的,太香了。”黄少天看着密密麻麻,足以逼疯一个密恐患者的红玫瑰,后知后觉的有点哭笑不得,“诶,我说老叶,你一直这么追人的吗?怪不得没人要啊。”

 

“没啊,之前都是别人追我。”叶修想迎风点了根烟,发现自己也没手了,只好叼在嘴里尝尝味儿。

 

“有没有人说过你脸皮很厚?”黄少天每天都要被叶修的不修边幅和不要脸指数震惊一次,久而久之,竟然还完全没有习惯。

 

“还好还好。”这天风大,站在街边其实真的有点傻,黄少天抱着花的那只手没办法放进口袋,都快被吹的没了知觉,叶修看见了,把自己的手放上去帮他捂着。黄少天感受着叶修掌心的温度,觉得自己的心脏一通狂跳,而且越跳越快,仿佛刚刚才回过神来自己收到的是一束玫瑰花而不是别的什么。

 

他问叶修,“老叶,你真的不打算说点什么?”

 

“说什么?我想想……”叶修叼着烟,一说话那根烟就在他嘴边一上一下的,看的黄少天很想给他揪下来。

 

“春风十里不如你?”叶修琢磨了半天,好歹是响起了一句串串店印在墙上的句子,黄少天觉得自己瞎了眼,刚想发作,就见叶修轻轻笑了一声,捂着他的那只手一拽,把他给拥进了怀里。

 

“我喜欢你”,他轻声的说道:“你喜欢我么?”

 

九十九朵玫瑰的花语,是至死不渝的爱情。

 

END.


某国内知名同性交友平台=豆瓣:)

评论(45)
热度(843)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