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直播间.avi》(4)

补个档。


游戏up叶&网红主播黄

前篇:(1)(2) (3)


(4)

 

“靠靠靠靠靠,兴欣知不知道世界上有危机公关这种东西?他们的公关团队死了吗!扣工资啊!扣奖金啊!实在不行全部卷铺盖滚蛋啊!”黄少天对着手机话筒飞快的吼出一句微信语音,点了发送以后又将视线移回面前的电脑屏幕,只见他点了一下鼠标右键刷新页面,瞬间屏幕上又跳出许多条新消息提示,其中大部分都火药味十足,用的都是标准的饭圈掐架话术体系,黄少天不屑的一撇嘴,迅速的挨个点了回复键怼回去,而且都是人家说一句,他怼十句的差距。

 

等他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和至少五六个人对喷了一个回合,桌面上手机一震,是喻文州回复他的语音,“别说危机公关了,我连兴欣目前有没有完整的企划运营团队都深表怀疑,我听说他们官方微博的运营人还是他们的老板娘”,话筒里传出的声音微微失真,可也足够将喻文州语气里的无奈暴露的彻底,“主要还是叶神本人不在乎”。

 

黄少天听完这句,只觉得火气都要燃烧到他的天灵盖,他拿起手机想说点什么,可憋了半天又放下了,生平第一次觉得如鲠在喉,他黄少天也有哑口无言的一天。

 

叶修不在乎,喻文州说得对,他一点都不在乎,他开创了国内的游戏解说领域,从像素低到不用打码都看不清脸的AV画质到后期片头片尾一应俱全剪辑精良的高清视频,再到因为对自己的技术完全的自信敢于做一个吃游戏直播这筐螃蟹的人……他甚至曾经公开说过他打游戏是为了自己而不是为了讨粉丝欢心这样的话,惹得一票死忠粉转行成了资深黑。现在他披着小号马甲和叶黑大战三百回合,恨不得把每一个非议叶修的人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可他猜叶修假如目睹了这一切甚至都不会为自己有这样“忠心耿耿”的粉丝感到欣慰,他猜叶修会觉得这些人都一样无聊,有在网上互骂的功夫,还不如去抽根烟打盘游戏甚至吃包辣条。

 

黄少天仍坐在电脑前,四周包围他的是全套的直播设备,打光的灯具,三脚架,摄像头,收音麦克风……他其实另有一台电脑摆在卧室,此刻身处的这间屋子是他租房子时专门划出来直播用的,连背景墙面都刻意作了布置,考虑到需要唱歌的情况,还都请专人做了隔音处理。黄少天突然没来由的想,他的身价比叶修也低不到哪里去吧?所以他现在到底是在图什么?

 

睡醒了的柯基不知何时用屁股顶开了门缝跑到了黄少天的腿边,用湿漉漉的鼻子顶了顶黄少天的小腿肚子,黄少天只得弯腰把十几斤的狗抱进怀里,调整了一下姿势又顺手刷新了一下浏览器页面。

 

下一秒狗就因他过大的动作幅度而直接滚到了地下,接着又因为黄少天一声震耳欲聋的国骂而默默缩在了椅子旁边的地板上不吭气了。

 

惹得黄少天如此反应过度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叶修的老东家嘉世在自己的官方微博上发布的一条长微博声明,点开之后,其言辞之真诚,行文之精炼,证据之“确凿”,都毫无疑问的显示出这篇文字出自专业的撰稿人之手,其目的也很简单——要给叶修狠狠的泼一次脏水,最好脏到他永世不得翻身,连带兴欣一起玩完。

 

黄少天咬牙切齿的看完,简直都要为嘉世的高明起立鼓掌了。

 

叶修当年与嘉世决裂的原因至今众说纷纭,原因便是当事双方都无一给出过明确的回应。而现在嘉世在这个节骨眼上祭出长文一篇,黄少天几乎都要被气笑了,这个时间点拿捏之精确,说之前那几个在微博上跳脚带节奏的不是拿钱办事的鬼才信好吧?再看长微博内容,先是放低姿态说了一通“我们本不想说这些毕竟叶修为嘉世做出了很大贡献”的场面话,紧接着话锋一转骤然强硬起来,改为“但为了事情的真相,为了不辜负一直以来支持嘉世的大家的期待,我们还是选择站出来。”

 

黄少天当下就一个白眼翻上了天,还“不得不站出来”,真是一个活生生又当又立的好典范。至于再往下就更是气的人七窍生烟,这篇洋洋洒洒几千字的文章可谓没有给叶修留一丝情面,各种锅一通狂甩,连带游戏解说圈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料都翻出来说了一通,最后再不漏声色的把叶修给裹进去,说的仿佛过去七八年里这个圈子里所有的血雨腥风都因叶修一人而起。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局势已经彻彻底底在嘉世官方的掌控之中,哪怕黄少天这个战斗级别的叶粉再来两个加强连都无助于事态的改变,而谁也不能指望兴欣不存在的“公关团队”对此事作出什么官方立场的有力回击。

 

“文州,我现在多了一条奋斗目标!”

 

“什么?”喻文州的回复依旧来的很快。

 

“天凉了,让嘉世破产吧!”

 

 

“天凉嘉破”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还将停留在一个美好的“愿望”,蓝雨虽是新兴直播平台中的翘楚,在竞争力层面足以和嘉世平分秋色,但要说能压过嘉世一头,未免还差太多火候。黄少天抱着自家狗的小短腿和大屁股,有一瞬间生出了一丁点的恍惚,大约是方才肾上腺素消耗过度,此刻的他感觉大脑供血不足。明明再有三天时间他就能和叶修同台见面,虽然他对自己不是很有自信,很怕叶修会瞧不上自己这种类型的“网红”,而他今天还在结束自己的直播,不对,是在直播期间还不忘用手机化身叶粉帮他讨回些微不足道的公道,这种身份的错位感让他不知所措。

 

他没办法拿着他这些微博消息去给叶修看,说你知道吗我是你的脑残粉网上的那些傻逼太气人了你不要在意,他最多只能像喻文州那样见面的话恭恭敬敬叫一声“叶神”,然后礼貌性的表达一下自己对他的仰慕,如果叶修愿意,他也许能要到一个对方的一个签名和一个微信号。

 

其实这样明明就足够了,他这么纠结是因为他自己想要更多么?黄少天想到这里,下意识的抓紧了手心里的狗耳朵,没心没肺的柯基却仿佛很舒服的似的在他的怀里翻了半圈露出肚皮,黄少天在狗肚子上揉了两把,心塞的想,有什么人能给他演示一下一个大大追星的正确姿势?尤其是他追星的对象还是另一个大大?

 

 

相对于之前几天,叶修今夜开播的时间晚了十几分钟,镜头打开的时候他甚至刚刚打完一个电话,把手机随手丢在了桌面上,而直播页面的弹幕如所有的意料,从一开始就呈爆炸的数目在几何倍数的增长,到了不屏蔽一下就看不见叶修眼睛和鼻子长在哪里的地步。黄少天自然是果断的点了屏蔽弹幕,他看见叶修穿着一件黑T坐在镜头前,神情并不轻松,那一刹那黄少天的直觉告诉他自己,叶修这一次没办法不在乎了。

 

嘉世的行为无异于公开挑衅,如果叶修继续沉默,就当真像是他心里有鬼了。

 

镜头里的叶修有将近半分钟的时间没有说话,他好像认真的看了一番疯狂刷屏的弹幕内容,最后清了清嗓子,对准了耳机上的麦克,“大家晚上好,我是君莫笑。”

 

这是他惯例的开场白,一般这句话接下来的一句就是简明扼要的说一下今晚要玩的是哪个游戏,说一下为什么选择这款游戏的原因,如果这款游戏接着上次直播继续的,就再说明一下之前的进度,总之就是没有废话,直奔主题。

 

但叶修这一次明显是打算多说几句。

 

他一直以来都说的太少了,弹幕甚至都稀疏了几分,好像许多人都停下了敲键盘的手,屏气凝神的等待叶修接下来要说的话。

 

“我是君莫笑,曾经是一叶之秋,这里的各位可能只熟悉君莫笑,可能更熟悉一叶之秋,而对我来说他们都只是一个网络代号,一个可以随时换掉的ID,只不过碰巧我选了他,又碰巧我有些名气,给他们增加了些不一样的意义。”

 

“我身无长物,长得不够帅,文化水平也不高,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高中没毕业就已经开始做游戏解说,到今年大概是第八年。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我除了打游戏之外什么也不会,我想做的是从头到尾也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打游戏。”

 

或许是看到了一条新的弹幕,叶修的目光在屏幕上瞟了一下,随即道:“我是个专业的游戏UP主,我相信来我直播间的大家都是为了来看我打游戏,而不是为了别的,我能做的也仅止于此,其他的我没有兴趣,也没有义务。”

 

来源: http://www.lofter.com/blog/rannachen

接着他又盯着屏幕笑了一下,“怎么会烦呢?这个领域每天都在花样翻新,新的游戏层出不穷,游戏种类和制作的精良程度远超十年以前我还是个初中生的时候,我没有带领什么潮流,我也只是被整个游戏行业大的发展趋势带领着向前走,某种意义上,我们这个行当,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

 

“我从来没有觉得做视频,做直播是一种负担,从十五岁萌生了把游戏当作职业的想法直到今天,这件事对我来说一直是一种乐趣。未来太远的事情我不敢说,但至少今天,我可以说的是,游戏再打十年都不会腻。”

 

镜头里的叶修抬了抬眼睛,第一次,作出了称得上是正面的回应。

 

“我加入嘉世和离开嘉世,都是因为同一个原因——为了更好的打游戏。”


作者有话讲:

所以为什么任何傻白甜都会被我写的莫名沉重啊!

对不起了嘉世,我差不多每篇架空文都要变着花样套一波嘉世和老叶的剧情……


评论(13)
热度(211)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