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晴江》42

大黄小叶,架空养成。

前篇见归档。


又是小叶子只有姓名出场的一章(。)


42


蓝雨的办公室好像从未如此刻一般的安静过,夜很深了,晚高峰过后的马路只偶尔才飞驰过一辆夜班出租。喻文州穿过公司大厅,停在饮水机旁准备接一杯热水,一旁的宋晓提醒他这桶水是刚刚换上的,距离烧开还有一段时间。大约是听到了这段对话,坐在对面隔断的徐景熙递来一只保温杯,“之前接的,忘了喝。”喻文州点点头,索性直接将保温杯拿在了手里,他转过身,推开了另一间办公室的门。

 

有独立办公室的三人中,只有黄少天的窗户正对着马路,他说自己不嫌吵,反而听着这些所谓的白噪音做事才踏实。屋里没有开灯,只因为路灯的缘故,仍然能够照亮屋内大半的轮廓。靠墙的沙发上躺着一个人影,本来盖在身上的毯子已经滑掉大半,只剩下最初盖在身上的西装外套,起着明显不够的保暖作用。

 

喻文州借着手机屏幕看了一眼时间,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顶灯的开关。

 

黄少天几乎是一瞬间就醒了,他翻了个身,现在毯子彻底掉在了地上,他抓了一把。待到毯子被他胡乱丢在身上之后,喻文州在他面前放下了徐景熙的保温杯,又从口袋里掏出两盒药,接着他打开其中一盒,拿出一板隔空一抛,被黄少天信手接住。

 

他低头看了一眼药名,“就是这个,谢了。”

 

说完之后他轻车熟路的把两片药丢到嘴里,居然没喝水,就这么直接吞了下去。喻文州像是看不过去他这种生吞药片的行为,上前亲手倒了杯水,用保温杯的杯盖盛了,塞到黄少天的手里。不得不说这只保温杯的保温效果太好,拿在手里还冒着开水才有的热气,黄少天试了几次还是没能入口,只好在喻文州无奈的注视下,把它搁回了桌子上。

 

“你应该抽空再去一趟医院。”喻文州在另一只单人沙发上坐下来,看着黄少天说道:“至少你应该吃点对症的药,而不是好像药店只卖给你止疼片。”

 

“起码我还是吃维生素,虽然今天忘记吃了。”黄少天回头看了一眼他睡了一段时间的沙发,眼神有些恋恋不舍,却终究没有选择继续躺回去。他坐在那里,无意识的把毯子抱在怀里捂着胃,在喻文州不掩饰的透露着担忧的注视下,他故作轻松的把揪着毯子的手松开了,“起码现在不是什么去医院看病的好时机。”

“正因为现在这种情况,你更应该去,上回收到你的体检报告的时候,医生的措辞已经很吓人了。”喻文州说着叹了口气,好像知道自己说的这些都是无用的废话,可他还是无法不把它们说出口。一直以来黄少天都承担的太多了,蓝雨对蓝雨中每个人的意义都不相同,对于魏琛,这是他的创业梦想,对于喻文州,这是他所选的实现自我价值与野心的一条路径,对于其它员工,显然这是一份需要负责的工作。而对于黄少天……蓝雨就是活着的同义词。

 

“压力爆发的时候,更容易……”他还想试着再说几句,可是黄少天打断了他。

 

“几点了?我应该给叶修打个电话。”黄少天企图在沙发缝里找到他的手机,他摸了几下,正艰难的用手指把卡进去的手机抠出来。喻文州等待他自己看清楚屏幕上显示的时间,然后说道:“九点左右的时候我打过了,叶修在学习,魏叔和婶婶那边我也问候了。”

 

“魏老大的事呢?”黄少天知道喻文州比他更擅长应付这种事情,他看了看眼前象征着晚上十一点的数字,不知不觉又端起了那杯开水。

 

“当然没说实话,不过大概魏总之前和家里人说过什么,他们猜到了一些。”喻文州看到黄少天的动作,皱了皱眉,“还疼么?”

 

“可能我的确应该去看看医生,然后换个止疼片牌子。”黄少天把那板药拿起来看了看又放下,“我没想到今天会发生这么多事,我是不是应该把叶修接回来。”

 

“魏叔他们喜欢叶修,也许这种时候有个孩子陪着能让他们二老少一点胡思乱想。”喻文州说到这里,走到黄少天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还有一件事是叶修提醒我的,他说需要有人回家遛狗。”

 

把年年抛到脑后的黄少天忍不住哀嚎了一声,很快他就看见喻文州笑了,“所以我派人开着车,把狗接过来了,他现在在外面地板上睡觉。”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黄少天办公室的门,黄少天试探性的喊了一声,就见一只大狗摇着尾巴冲进屋里,依旧没轻没重的直接扑到了黄少天身上。

 

他躲着企图给自己脸上挂上一层口水的狗舌头,听见外面询问他是不是醒了的人声。于是黄少天又低头看了一眼那个保温杯,认出来这是徐景熙天天用来泡枸杞的那个。

 

“就算蓝雨一屋子的单身狗……好吧除了某个异地恋。”黄少天望着外面灯火通明的办公大厅投进来的光笑道:“也没必要大半夜集体不回家吧?”

 

 

十二个小时前魏琛被以涉嫌走////私以及破坏生产经营罪拘捕,即使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在众人的意料之中,他们此前活动的关系不足以让魏琛躲过这一劫,哪怕当结果出现的时候还是令人难以接受。所以说来可笑的是,早晨那一场声势颇为浩大的对峙,最终以警车的突然出现,一众小混混慌忙跑路为终结。黄宏辉在那之后打来电话,摆明了自己不会善罢甘休的态度。这回魏琛没办法再摔手机了,只有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微笑着和这位黄总商谈,如果继续闹下去,究竟是谁会比较难堪的问题。只因为一个众人皆知的道理:宏辉比蓝雨,把柄只会多,不会少。

 

在黄少天因为胃病发作进屋休息的时间里,喻文州把一切都安排的很好。他找人打点了魏琛这两天在拘留所的生活,那种地方没有人关照显然不会好过。他派人给包子以及他的一票小弟都塞了烟和红包,并承诺事情了结之后请大家吃一顿酒。他给魏琛的父母以及叶修打了电话,他接来了黄少天家的狗,甚至还出门给他买了两盒药。

 

或许蓝雨至今为止还算成功的秘诀就在这里,每一个人都在自己应有的位置上,从不多余。喻文州曾说黄少天其实比他们所有人都来的冷静,而黄少天也承认,他不比喻文州看得见大局。如今蓝雨的三角缺了一角,只能由他们二人暂且撑起这架天平。

 

“我记得年前李总介绍魏老大去河北找一个什么大师算命大师说他今年流年不利,尤其需要发防小人。”黄少天和喻文州一人点了一根烟,他们都不怎么会抽,基本都只在酒桌上应酬的时候才象征性的抽两口。所以他们两个抽的很慢,大半都是夹在指间燃掉的。

 

“魏总从来不信这些不是么?”喻文州盯着手里闪着火星的烟卷,脑补了一下王杰希看到他抽烟的反应,这么想着他忍不住唇角上扬了些许,接着他弹了弹烟灰。

 

“大概在生意场上混久了都会有点迷信,他开始是信了。不过那个大师后来给他推销风水摆件,让他买个什么开光玉石雕的东西搁在办公室桌子上。”黄少天发现自己的胃终于消停了一点,这个发现让他难得愉悦的快速摄取了一部分尼古丁。

 

“我猜这个摆件一定不便宜。”

 

“可不是,打折以后八千八百八,用魏老大后来的话说,他除非吃饱了撑的。”黄少天说到这里,笑着歪了歪头,他看了喻文州一眼,发现他们的表情都差不多,旁人若是在这里可能会觉得他们在苦中作乐,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回忆偶尔会是解压的法宝。

 

尤其是和魏琛这种人待在一起,回忆总是很愉快的。

 

“做好准备,打场硬仗吧。”


两个男人夹着的烟卷,在空中轻轻的,碰了一下。


作者有话说:

这几章将充分暴露我文力的不足。

先跪下感恩各位的追文了。


评论(20)
热度(192)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