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南北枝》(四)

现代架空。


前篇: (一) (二) (三)


(四)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是早晨六点,冬日里昏暗的晨光让他有片刻的晃神,麻药的药效早已结束,他现在即使躺着不动也能感受得到刀口火辣辣的疼痛。说来阑尾这种平常毫无作用,发作起来却能疼掉你半条命的器官真是最气人不过,实在不知道为什么人类进化了这么多年,还留着这一截只会添乱的肠子。黄少天在心里骂了一圈早已和他说拜拜的阑尾,转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他的床位挨着门口,和卫生间是邻居,此刻伴随着卫生间里水声的骤停,他看到叶修甩着一头一脸的水从里面走出来,看到自己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

 

“醒了?”六人间的大病房里不止黄少天一个患者,其余的五人都还没醒,只有三两家属在里外走动。叶修拿起搭在凳子上的,昨晚给黄少天擦脸的毛巾擦了擦自己,好像知道黄少天不会介意似的,压根都没有征求意见。大清早用凉水洗完脸的叶修,身上带着清新的凉意,他的手也是冰的,所以在碰到黄少天歪掉的领口时,黄少天瑟缩了一下,叶修很快收了手,“忘了我刚摸过凉水”,他有些抱歉的说了一声,回头把自己的两只手挨在一起搓了搓,又哈了几口气。

 

“没觉得哪里不舒服吧?”叶修用已经捂暖的手替黄少天系上了在睡梦中蹭开的病号服扣子,他离得近了,黄少天能闻到一股颇重的烟草味。他平常并不讨厌这种味道,但不知道是不是刚做了个小手术的缘故,居然有点觉得反胃。他不动声色的假装咳了两声掩饰住不适,紧接着摇了摇头,“没有,挺好的。”

 

阑尾炎实在是一个太简单的手术,不需要太过紧张。叶修应了一声就再度在床边坐下,他听到黄少天问:“叶哥你昨晚怎么休息了么?

 

“没,不用管我,其实你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还没起床呢。”叶修没想到自己颠倒的作息还在这里帮上了忙,他拿出手机翻了两下,“上午我有点事儿要办,可能过了中午才能回来,有事就打我电话,不舒服就自己按铃。其余时间好好躺着别乱动,听见没?”说完他从另一边的口袋里掏出一个黄少天熟悉的手机,塞在病床的枕头底下,“我给你充好电了。”

 

“我自己没问题,叶哥你有事就去忙,不用急着过来。”黄少天看出叶修怕是有自己住几天院就陪床几天的意思,他的感激夹杂着愧疚,已经足够不知所措。

 

叶修勾了勾唇角轻轻笑了一声,“怎么?又有精神跟我这儿说场面话了是吧?还是你攒的钱都够给自己雇个护工了?”他一听黄少天说这些有的没的就来气,低头看了眼时间,拍了拍黄少天的胳膊,“医生说你得下床走两步,要不一直不排气,你只能饿着挂营养针了,我扶着你去走廊转转,嗯?”

 

黄少天当然没有异议,叶修扶着他起来,那股烟味又无可避免的冲进鼻子,再加上因为起身而牵动的刀口,这次黄少天实在掩饰不住,瞬间把头扭过去,冷汗爬了一头。叶修先是一惊,连忙嘱咐他慢点,直到黄少天终于转过来沿着床边坐下了,他像意识到什么似的,让黄少天等一下,然后利索的脱了外套。

 

“这样好点了吗?”叶修一手环过黄少天的后背,另一只手递给黄少天让他抓好扶着,“慢点儿起来,不用逞强。”

 

叶修太敏锐了,吸饱了尼古丁的外套脱掉之后,叶修穿在里面的毛衣虽然仍有烟味,但只剩淡淡的一层,到了走廊,流动的空气一吹,就几乎闻不见了。黄少天捂着伤口,差不多是被叶修带着往前走的,距离他上次进食还没到二十四小时,还有些体力,所以沿着两个病房间的距离走了个来回,他才微微气喘起来。

 

叶修果断喊了暂停,重新把他扶回床上躺好。

 

“你有什么爱看的电影电视剧什么的么?我要是有空回家,就在平板上给你下载点儿带过来。”叶修走之前还不忘问这么一句,黄少天想了半天,摇了摇头,“我不怎么看,平常闲着的时候,最多打打游戏。”

 

叶修背对着黄少天摆摆手,“也行,我看能不能借个无线网卡过来。”

 

 

在医院躺着的时间总是无比漫长,身体上难受不说,也没有可以转移注意力的东西。尤其是黄少天不得不承认,虽然他一直企图让叶修停止对自己更多的照顾,但这时叶修真的走了,他反而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甚至还有点委屈。他用被子遮住了半张脸,暗暗笑了一番自己因为叶修而翻出了肚皮露出的软弱,决定继续用睡眠逃避几个小时的现实生活。

 

他这一觉因为护士的查房而被打断,再次被问起家属,黄少天回答说有事先走了,中午回来。说到“回来”这个词的时候他心里一揪,下意识的摸出手机看了几眼,微信里有些过去的客人零零散散的给他发消息,问他怎么不在那里做了。他看了几条就有些不耐的按灭了手机屏幕,继续躺回去发呆。

 

意外的是,叶修似乎食言了。

 

下午一点多,黄少天再次从半睡半醒中回转,只觉得这一天就快把过去半年的觉补回来了。叶修仍然没有回来,病房里其他病患的家属都在忙活,午饭吃完没多久,整个屋子里飘荡着一股饭菜的味道。黄少天禁食禁水,只好徒劳的抿了抿嘴唇,如此又熬过一个小时,黄少天终于忍不住的打开手机,犹豫了许久,拨通了叶修的电话,这下彻底好了,他怔怔的看着手机,即使不开免提,也能听到机械的女声提示:“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停机。”

 

他对叶修知之甚少,还不如叶修对他自己的了解来得多。自然也不知道叶修去哪里,办什么事,一边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一边心里有一个声音却始终在告诉他,对方即使就这么消失了也无可厚非。黄少天不相信后一个声音说的话,叶修的为人通过短短的相处他就已经清楚,不然不可能第一个拨电话给他。他反复想着,快要躺不住了,想着多下床活动的医嘱,黄少天自己扶着床边蹭下来,居然是打算自己一个人去“活动”一下。

 

叶修在走廊上撞见的,就是这么一个扶着墙慢慢往前蹭的黄少天。他一巴掌悬在黄少天的脑袋顶上拍不下去,最后至少化气愤为力量,一把撑起黄少天的胳膊,把他往病房带,边走还边说:“我是不是应该让医院给你发个奖状,发个小红花,给你一个什么‘年度最坚强患者’的称号?”

 

黄少天的注意力却全在叶修的身上,他注意到男人换了身衣服,里外都换了,可能回家洗了个澡,身上的烟味淡了好几分。叶修的数落意外着他的关心,黄少天心里有数,低头默默听着,他本以为叶修会越说越激动,结果相反的,说着说着,等快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叶修居然自己熄了火,“算了,是我不对,说中午回来,结果现在都快三点了。”

 

叶修的突然道歉让黄少天惊讶,他转头看了看眼前的人,换来对方在自己脑门顶上轻轻的一拍,“可我还是生气,你怎么那么能耐呢?”黄少天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昨晚疼傻了,听完叶修这句话,他居然笑了。笑完他觉得自己太不识趣,又往回憋,叶修无奈的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也跟着绷不住的笑了。

 

“这样多好,别一见我就苦大仇深的,好像欠我五百万似的。”

 

TBC.


小叶子存了一波稿,这个月应该可以更新不少=3=

评论(37)
热度(260)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