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only 《时光里》

※原作向

※有幸遇见最了不起的你们!


《时光里》

黄少天买了两袋子葡萄,拿了盆和剪刀准备洗,他过的精细,也和家里有关系,尤其是母亲。打小就看母亲洗葡萄的样子,左手把葡萄拎在半空,右手拿一把银亮的剪刀,咔嚓咔嚓连着蒂剪下来入盆,倒水,撒淀粉,最后搅几下,洗出来的葡萄晶莹透亮,好看的舍不得吃。

这些都成了现如今他的习惯。

葡萄有两袋,品种都不一样,一袋无核白,给叶修的,一袋巨峰,他自己吃。叶修只吃皮薄无籽的,懒的要上天,黄少天觉得无核白甜的要死人,偶尔挤破了,淌出来的汁水黏糊糊的,瞧着就牙疼。他小时候就是吃甜太多,去牙科诊所鬼哭狼嚎着治了几次牙,算是长记性了。

眼看的快剪完了,叶修从后头摸过来,一伸手撸走最后三个,张嘴就塞进去,嚼一嚼咂咂嘴,吐出俩字:挺甜。黄少天炸毛,还没洗你就吃!叶修摆摆手,看你活得那叫一累,你洗的功夫一碗都吃完了。黄少天用胳膊肘捅他肚子,撞到一团软软的肉,叶修嗷嗷喊疼,黄少天一个白眼翻给他,脂肪那么厚鬼才信你会疼。换来后者故作落寞的神情,少天啊,我们之间还有没有爱了。没了,黄少天严肃的比划着剪刀,早没了。

这话题最后在拧开水龙头后水声的轰鸣里无疾而终,他把葡萄分进两个水晶玻璃碗,端着去客厅,叶修赤着脚把腿搭在茶几上给电视换台,被黄少天不由分说的踹下去:坐好了坐好了!两个碗砰砰一落,一个送进自己嘴里,一个拿起来举在半空中,叶修探头含住,配合默契。

老叶啊,你说说你是不是又胖了。

没啊,还是那样,真不是早几年嫌我憔悴顿顿排骨汤鸡汤的你了啊。

本来就是,你把兴欣带起来的那几年有人样?拿了冠军养点膘,转头又全让世界联赛耗没了。那个词怎么说的,劳碌命。

那会儿也没觉得累,挺好。叶修扯了张抽纸擦手,顺便也给黄少天擦擦嘴。

是挺好,何止是挺好啊。黄少天没觉得那张纸有啥不对,忙着吐葡萄皮和感慨岁月。他晃晃碗,葡萄在里面咕噜噜的滚,叶修拍拍他的肩膀,此时无声胜有声,空调吹的人周身凉飕飕的,只有叶修的手掌有温度。

///

晚上黄少天趴在床上用IPAD玩游戏,运指如飞,又很快地兴致缺缺。床尾蹭到床头,往叶修身上一靠,老叶,他唤道,老叶,老叶,老叶啊……叫魂似的。

你干什么?叶修腾出只手搂他。

没事,就是没劲。黄少天垂头丧气的瞥他屏幕,和谁聊呢?看清楚以后念叨,邱非啊。又眯起眼睛算,邱非今年二十几了?当打之年,今年嘉世希望大大的。叶修不说话,床头摸根烟叼上,朝键盘上敲一行字:下次聊,加油干啊。然后就把电脑关了。

诶不聊了?还有下去抽行吗说多少遍了!别把烟灰落床上!黄少天推了叶修一把,叶修见缝插针的猛吸一口,转手按灭在烟灰缸里。

……老叶,你不大对劲啊?你抽了有三口没就掐了?良心发现?不对你这家伙压根没良心好吗?

抽两口提个神。叶修回答。

这都要睡觉了你提哪门子的神!

少天啊——叶修拖着音贴上来,哥看你今天精神不佳,准备献身治愈你一下,那啥,来一发呗?

呵呵呵就知道你不安好心,要脸吗?

我这不是还征求你意见嘛。

我说不愿意你停手?黄少天瞪他。

抱歉,晚啦——大裤衩一褪到底,黄少天两腿乱蹬,仰着脖子喊:叶!修!

叶修嗯嗯两声。等他喊完润滑剂都倒手心里了。

再喊两声听听,他忍不住又撩拨一句,手指顺势送了进去。

黄少天瞬间就没动静了。

舒服吧?

不。某人在嘴硬。

别急别急。他拍拍黄少天的臀瓣抽回了手指。说了句开怪了啊,一捅到底。

艹!黄少天登时就骂出来了。叶修你这么几年技术都没长进!疼疼疼疼疼!

黄少天揪着叶修的领子捱过这阵,想起来他们最初做的那几回。

那回忆惨烈的好比繁花血景,准确点,没繁花,只有血景。

当了下面的也就罢,黄少天不计较,只要上面的人是叶修就行。可也没想到叶修的活儿烂到令人发指的程度。最开始做没真进去过,用手用嘴,或者挨着蹭两下,都知道心里卯着斗动真格的心思,万事俱备,就差时机。

那已经是叶修第二次退役,后来被老爷子踹出家门当中国队领队时候的事了。时隔许久才上本垒,想想也是心累。地点还是集中训练营的领队单间,那隔音能好到哪儿去?黄少天觉得自己现在在床上也不愿多说话就是那次憋狠了,心理阴影至今犹在。

再说回第一次,片看了润滑买了,套子三种一字排在床头柜上,黄少天眼睛都看直了。

老叶,你行的。他为这充分准备点了个赞。

我不行那还了得?必须行。

之后那脸打的啊,啪啪啪二三十下的连击。

首先,进不去。

叶修对自己的尺寸还是很自信的,但他看着那即使充分扩张也十分有限的地方,觉得疼是免不了的了,加之黄少天趴在床上头埋在枕头里一副大义凛然英雄你快上的模样,让他深感微妙。

少天,忍着点啊。说不心疼是假的,他揉揉黄少天的脑袋,挨着他耳朵根说了一句。至于接下来发生的事……基本等于提枪上阵没三秒,枪头就让人给折了。

换个姿势?

别,不都说背入式负担最轻,怕伤了你。

能怎么伤啊,我还是觉得看着你好点,来来来转过来。黄少天说着翻过身来,张开双腿一臂挡眼,英雄!再来!

……能换个词吗少侠,英雄快被你吓软了。

黄少侠暂时出戏,给叶英雄一个爱的抱抱,顺带一句——多吃秋葵。

其次,找不准。

进去以后黄少天觉得度秒如年,在心里飚了无数个卧槽卧槽卧槽太他妈疼了。叶修埋头苦干,黄少天面白如纸,几个来回叶修意识到黄少天安静的过分不寻常,抬头一看,直接急刹车告停。

牵着他的胳膊露出眼睛,黄少天声音哑哑的:怎么停下了?

疼你就说啊,咱不做了。叶修环着他的肩膀,亲亲额头。

我觉得还需要再学习一下。他下了结论。

学什么啊学实践出真知懂不懂,叶修是轻言放弃的男人吗!叶修是我黄少天也不是!

再来?叶修试探的问,其实他也憋得厉害,蓄势待发有没有,再下去真要终生不举。

来!黄少天狠狠的吧唧了叶修一口,蹭他一脸口水。

可要承认有些事,真不是你努力了,它就能成的。要那样的话,每年职业联赛一个冠军哪里够分?

黄少天心一横,心说老子豁出去让你爽一回也成,我自己大不了完了用手撸出来行不行?

但叶神不愧是叶神,哪里都挺神,器大活烂到这程度,持久度还十分可人。都是男人,懂的男人的尊严这码事,活烂也得配合一下,否则太扫兴了。奈何到最后他真的连一根指头都不想动,太阳穴突突的跳,浑身都是汗,叶修是热的,他是冷的,叶修射出来的时候他只觉得长舒一口气,迷糊间觉得叶修在吻他亲他,细细密密的和前戏有一拼。

……还要再来?他真的有点怕。

你不是还没好吗?我帮你弄。叶修揉着他的大腿根,低头就要含进去。

黄少天想了想,还是没把那句不用了说出来。

好歹最后还是舒服了一下,虽然……舒服完了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后来这事到了叶修嘴里变成——第一次就把你做晕了你忘了?黄少天表示没用拖鞋拍死他就是好的。

玩笑归玩笑,叶修心里有数的很。后来又是看教学片又是逛论坛,磨合了几次终于找到了门道。

这事也就不再是折磨。

///

黄少天喘喘停停,不喘的时候就小声的哼哼,轻飘飘的一下下,戳在叶修的心尖上。叶修这次太急了,不过就疼最开始一下,动起来以后就好了,里面挤得满当当,隔几下就略过一次要命的地方,频率拿捏的精当无比,长龙直捣,走位风骚。

他们在体位上不怎么玩花样,面对面的上下位做久了腰疼,叶修就给他垫枕头。问题是垫高了也看得清楚了,底下那活儿涨起来红的透紫,一下下的往里戳看着有点渗人。黄少天就还是拿胳膊挡眼睛,叶修不愿意,空出手来就给他拿掉,他就捉住叶修的手啃一口,留个淡淡凹下去的牙印。

属狗的。叶修用力顶他一下。黄少天从小声的哼哼变成了稍微大点声的叫,很短,他平常话多,在床上反而觉得耻的不行。叶修平常就喜欢闹他,现在又岂会放过?一个死活不出大声,一个拼命让他出声,揉揉他的乳尖亲亲他的大腿,撸两把小黄少刮两下前列腺,黄少天基本就初步妥协,但呻吟没有,他只一个劲叫叶修,叶修,更多的还是老叶,老叶。

一般这样就是爽起来了,叶修把他捞起来抱怀里,借着腰力朝上顶,这样头刚好在他胸前,黄少天垂下头,也刚好吻上他的头顶。

射的时候不止肚子上,胸前也有,叶修环着他转个身,靠在床头上歇上片刻。

别睡着了,得洗洗。

困,不想动。

不行啊,这次没带套。

叶修你大爷的!黄少天磨着牙道。

翻脸不认人啊,刚才爽的不是你?

别搞得和大公无私为人民服务一样成吗!虚不虚!黄少天闭着眼趴在叶修身上哼两声,今天表现不错。

走着先,趁你还清醒冲个澡。

我不想动。

我扛着你去还不行吗。

黄少天闻言,转过脸看叶修一眼,老叶你坦白从宽,你今天画风不对劲啊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干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啊啊啊?

不对劲的明明是你,我算算啊……从你在G市参加完蓝雨退役选手大联欢回来之后开始的。

你能不给我和队长他们的聚会安个这么土鳖的名字吗叶修同志?

这叫简洁易懂。

随你便懒得理你。

你懒得理我这太可怕了咱俩这是七年之痒提前降临?

我就是觉得……再过几年,可能回蓝雨的时候连看门大爷都不认识我了吧。黄少天语气一变,脸也转过去对着空气。不过我也没什么理由回去,现在离得又远,也是好事。选手来来去去,战队总是不变的,我不像你……我们都不像你。

说到最后,像是呓语。

///

拳皇剑圣枪王战术大师……这些称呼会代代流传为不同的人加冕。

霸图蓝雨轮回微草兴欣……只要荣耀还在,所有战队都将征途不止,一往无前。

只有你,于荣耀,于兴欣,无可复制。荣耀教科书只能是你,只可以是你。

///

叶修觉得该来根烟,想问问黄少天换一个在床上抽的许可,却发现他睡着了。呼呼的,睡的挺沉。他把烟盒里最后一根倒出来又放回,去浴室给浴缸放上热水,回来打横抱起了黄少天走过去。

沉了点,他估量着手里的斤两。

再抱回床上就真的睡熟了,刚才在浴缸里还会眨两下眼抬个胳膊腿的。叶修没告诉黄少天的是,他前一天晚上讲了不少梦话,生生把叶修吵醒了。喊得都是技能名称,后来叫队长,叫瀚文,就是没他什么事。他知道那是蓝雨的夏天,是黄少天已经再也回不去的蓝雨的夏天。不需要他出场,他亦没有资格。

他抱住了身边的昔日少年。

蓝雨的夏天在黄少天的心里,而他们的许多个夏天,在未来,在路上。


END.


评论(57)
热度(624)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