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银魂/坂高only 《暧暧内含光》

※原作向,暗杀篇后。

《暧暧内含光》

记不清已是抵达这颗陌生星球的第几天。

高杉醒来时屋子里不见坂本,他从被子里探出一只手臂,继而掀开被子,露出小半上身。窗户开着,风缓而润,丝毫不见冷,这里的气候四季如此,用坂本的话说:是个绝佳的疗养去处。他找遍大半宇宙,用苛刻的条件将若干星球一一筛选,除却气候,风景也要好看,还有常住居民至少也要像夜兔一族,看上去没什么非人特征才可以。

听来可笑多事到了某种极点。

高杉穿上外衣,习惯性的一摸床头,空落落的没了烟杆,一声轻嗤,他踩上木屐起身向门外去。

门外是片海滩。与地球上的海水反射太阳光从而呈现蔚蓝色不同,这里的海水生来便是奶一样的乳白,舀一捧细看,略略透明,相比之下,沙滩的颜色则介于蓝紫之间,沙粒极小,几无棱角,踏上去,足底的触觉是飘飘然的。海边有叶子宽大的树,空中有周身纯白,眼珠灿金色的飞鸟。

坂本蹲在不远处,用这里特有的贝壳制成的炊具熬一锅汤。汤水是海水,煮沸后即可饮用,甘美如山泉,食材先是几种辨不清名目的蔬菜,球状的蘑菇切成薄片,某种类似青草的青菜手折成段,汁液丰盈,另外有水产,花形的袖珍水母口感爽脆,煮汤之外还可以凉拌。

见高杉朝这边走,坂本用勺子盛出些,吹凉后给他尝味道。高杉凑过去,弯下腰,舌尖蘸了一下,眼睛不住往锅里瞟。他点点头示意味道尚好,但旋即声明特产只吃这一顿,就算风俗各异,一锅抹茶色的青草炖水母也着实毁三观。反正有快援队,运来什么东西都不难。坂本哈哈说好,低头继续忙活,高杉直起腰,咂着口中未褪的鲜美,问坂本为什么放着屋里现成的厨房不用,跑出来搞野炊。

“啊哈哈哈因为怕吵到小晋睡觉嘛。”

高杉精神不济,从昨晚不到十点钟睡到日头高起。

“小晋先进屋,我做好给你端过去。”

不过高杉显然没有忘记某个重要问题:“把我的烟杆交出来。”

汤勺在锅里顺时针搅动,听到这句一顿,坂本仰起头笑的露出两排牙:“啊哈哈哈不要想啦。”

“暂时被我没收了。”

高杉目光闪动,良久吐出一句:“随你便,回去前还给我。”

坂本搭在后脑上的手慢慢放下,两排牙此时只余一排:“啊哈哈哈好啊。”

他直接端了整口锅进来,放在桌上,盛出不多不少的三分之二碗。转头看,高杉又倒回了床上,被子乱鼓鼓的堆在一边,手里握着某种危险道具:一把手枪。枪自然是坂本的,平常插在腰间,来了这里就随手扔在桌子上。虽然身边不多的亲近的人里就有两个人用枪,高杉仍对这种热兵器无甚好感,他摆弄来摆弄去,听到响动,就一旋五指,枪口正对坂本的脑袋,食指扣在扳机上。

坂本端着汤碗,几步就到了他的眼前。

“啊哈哈哈小晋要开枪吗?”

话音刚落,高杉就毫不犹豫的松开手,坂本恰好接住,信手一抛,砸在床铺的角落里。

之后没有人再提这把枪。

 

汤大半进了坂本的肚子,包括全部煮熟的水母,高杉坚决不碰这种看上去怪异实际无害的食物。他将喝光后空出来的碗递给坂本,心情不错,肠胃熨帖温热。晚起的昏沉此时散尽,没来得及舒展下身体,他已经被人侵身而下,重陷进云朵一样松软的大枕头里动弹不得。

毛毛头蹭的他脸颊发痒,他一只手向反方向抵着坂本的肩膀,另一只手摘掉他的墨镜,扔出去的角度没把握好,大概是掉在地板上,不知道镜片碎了没有。紧接着那对长期隐匿不出的海蓝撞进他的视线,闭上眼睛,他感觉到坂本的第一个吻落在自己的前额。

(你懂的:看这里

再醒来时夜色深沉,懒得穿衣服,裹着另一床毯子到飘窗坐着,坂本泡好茶递到手边。抬头,夜空倒与地球无异,唯独星星更多,有一颗不寻常的明亮。

星星愈明亮,就说明它愈接近生命的尽头。鬼兵队虽也时不时在宇宙中游荡,但他对星星没太大兴趣。算来大多知识,都还是坂本一次一次将给他听的。

思绪万千,身边人靠过来,下巴搁在他的头顶,一起看星星。

高杉不清楚,眼下是不是他和坂本一生最明亮的时候。

END.

评论(1)
热度(25)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