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摸骨》06

《摸骨》

 

06

 

黄少天就此成了叶修店里的常客,每天习惯性的溜达下来蹭饭,苏沐橙不在的时候就和叶修挤在一处冲泡面叫外卖。那箱老坛酸菜才吃一半,黄少天的脑门上就冒了颗大痘,又红又硬的那种,他早就连青春期的尾巴根都摸不到了,这颗痘毫无疑问是叶修的锅。气冲冲的撸起刘海去找叶修兴师问罪,叶修毫不留情的赏他一个脑瓜嘣儿,准头差点意思,几乎是落在了鼻梁上,不过位置不重要,“要说做饭我原先还会上那么一点儿呢,年轻人要有上进心,不想吃垃圾食品就至少去学个西红柿炒蛋啊。”

 

大好青年黄少天,已然记不清自己在哪一个瞬间实现了从顾客到钟点工的无缝切换。

 

在他还没掌握油温的平衡,炒出一锅不糊的鸡蛋之前,H市迎来了立秋后的第一场雨。能反映时光流逝之快的还有另一件事,某同人作者扎堆的原创平台上,“君夜”标签下的作品稳步增长,细看一番,圈内某大大发布了在不久之后的S市漫展上,将印发推广用无料的宣传。

 

G市的漫展声势浩大,苏沐橙在场邀嘉宾之列。早早订好机票,向叶修汇报了行程,他掐指一算这几天里的几顿饭,撇去泡面不谈,在吃够了的周边外卖和黄少天的糟心厨艺里坚定的选择了前者,后来由于其过激的抗议行为(表现为线下针对叶修的实时语音轰炸和线上针对苏沐橙的表情包刷屏),勉强允许他下个面条练手。

 

苏沐橙飞G市的当天,黄少天正勤劳的耕耘word文档,眼看屏幕右下角的字数统计栏匀速暴涨,想必又可以一章拆成两章发,造成双更的“假象”。手机响起的时候他正给一个阶段高潮收尾,连敲几百字,猛砸一个句号后才空出手去看手机,来电显示竟是苏沐橙。

 

刚接起来就听到对面从未有过的焦灼声线,黄少天眉头一锁,忙问出什么事了。待到听明白前因后果,他的眉头却是锁的更紧了。苏沐橙晚上八点的飞机,考虑到晚高峰,保险为上,至少四点就要赶去机场了,而叶修昨夜低烧,如今越烧越旺,退烧药吃是吃了,可一时半会儿也见不到疗效。

 

“感冒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么?”黄少天连续按了几次文档的保存键,原本想好的结尾词句从他的思绪里飘来荡去,好像下一秒就要跑掉。

 

“他一换季就生病,怎么说都不知道自己多注意。”苏沐橙忍不住埋怨。不用她说出口,黄少天自然要揽下照顾病号的活计,苏沐橙连连感谢,几分钟后她出门上楼给黄少天送来房门钥匙,嘱咐了几种常用药的用量,又说退烧药不管用的话,少不得要去急诊挨一针了。

 

钥匙攥在手里沉甸甸的,黄少天是热心人,原来在学校没少干这种大包大揽的事情,扛着同学去医务室啊,去食堂小炒窗口订个病号饭之类的,只是躺着的是叶修,想来心里就怪不是滋味。

 

他写完更新,又按照喻文州的指示去微博转发了两条新书的宣传,搞定之后看了看表,并不算晚,苏沐橙几分钟前发微信说自己正在去机场的路上。揣着两套钥匙离了家,苏沐橙给的是防盗门钥匙,这种一楼住户改作门头房出租的例子并不少见,一般是连接客厅或者主卧的阳台改成门,另一边原本的防盗门也会保留。

 

他轻手轻脚,像只摸进厨房偷食的猫儿。叶修的卧室房门紧闭,旋开把手露出条门缝,隐隐能看见裹在被子里的叶修正面朝墙的一侧躺着。叶修耳灵,即使在病中,也很快听到声响,翻过身来。黄少天扯过床边的椅子,抱着椅背坐下来,钥匙往桌上一放。

 

“你这几天可就归我管了。”他边说边打量了一圈卧室的布置,先前他没怎么进来过。这回一看,真是一个标准的出租屋。尤其是角落里的一个牛津布组装的简易衣橱,里面可怜兮兮的挂着几件衣服,清一色的黑灰,衬得这屋子愈发灰扑扑的。

 

叶修应了一嗓子,中途还破了音,估计是不怎么想说话。黄少天叹口气,问他喝水么,摇头,问他感觉好点了么,点头,摇头,再点头。

 

“我睡一觉就好,你该干嘛干嘛去。”叶修摆摆手,又钻进被子里朝墙一滚,不动了。

 

到了晚上快八点,黄少天把叶修从铺盖卷里刨出来,摸摸自己的额头,再摸摸他的,掌心下一片毋庸置疑的滚烫。他当即打开手机叫了车,又去衣橱里给他寻了件长袖外套。

 

“麻烦你了。”叶修披着外套靠在床头,黄少天刚挂了给司机的电话,他想让对方开进小区,停在叶修家的门口。

 

“我刚才还在想,你要是逞强不肯去医院,我要怎么把你打晕塞车里。”黄少天从桌子上拿起苏沐橙之前放好的,叶修的身份证和医卡通,确定没错后放进了自己的钱包里。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儿,沐橙又怎么编排我了。”他伸手去摸水杯,黄少天看见了,连忙拿起来放他手里。

 

“说三岁太狠了,不过你那么大个人了,降温换季就不知道长点记性,就这方面来说最多五岁不能添了。”黄少天看着手机屏幕上的GPS定位,目送小汽车的图标开进了小区。“好了出门,一会儿打屁股针不能哭哦叶修小朋友。”

 

“滚。”叶修不想废话,言简意赅的传达了自己的不满。接着抓住黄少天伸过来的胳膊,纵是脚步虚浮,挪到车里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两人一齐坐在后座,中间还拜托司机停车,在路边吐了一回。到了医院,挂号排队看病拿药买床位,等到叶修躺好,点滴挂好,已是将近十点左右了。苏沐橙下飞机刚开机,微信就一通狂震差点死机,点开是黄少天的超长语音。苏沐橙太阳穴突突狂跳,一条语音都没点,直接拨了电话过去。

 

“嗯打了针退烧,点滴打一天就行,哈哈哈话说你知道吗叶修知道医生开了退烧针的时候眼神都死了哈哈哈哈哈我能笑一年!”黄少天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既然知道只是感冒引起的高烧,两人先前的紧张都落了地,有心情开开屋里那位病号的玩笑。

 

等回到床边,叶修已经睡着了。黄少天小心翼翼在床脚坐下,往那边看去,药效未起,叶修睡的并不踏实。

 

黄少天变换手机页面,给喻文州发了条微信:“文州文州,你说我去荔枝或者什么喜马拉雅开个帐号怎么样?”

 

几分钟后那边回复道:“你要做什么?”

 

“嗯……读我自己的文。”接着又补充,“就突然觉得这个形式不错,广播剧就太劳民伤财了而且有授权问题吧?之前还有粉丝给我留言夸我声音好听可以去混网配!”

 

喻文州八成是被他太过突然的提议给惊到了,黄少天从不冲动行事,即使看上去像是随便说说,只要说出来,就说明这件事他已经考虑周全。喻文州便也回复道,他明天会帮他详细问一下。毕竟不是一时兴起的事情,一旦提交企划,很可能就要作为一个推广形式正式上马。

 

黄少天知道这事麻烦,可看了看兀自睡着的那位,又觉得麻烦归麻烦,他自己却是乐意去做的。

 

作者必须有话讲:

 

争取在810前让老叶把烦烦给办了!给我烦比心=w=

 

评论(14)
热度(226)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