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摸骨》11

《摸骨》

 

11

 

猪骨焯水撇去浮沫,萝卜去皮滚刀切块,玉米斩作小段,陈皮洗净去瓤,南北杏和蜜枣泡水备用,材料入水,大火熬煮,掐表定时,一刻钟刚过,再转小火慢煲。黄少天随手给自己洗了个苹果,靠在厨房的洗手池边就地啃掉,砂锅咕嘟嘟地冒着小泡,在油烟机自带的照明灯的笼罩下,荧荧半室昏黄。昨晚两人闹腾过头,待到日上三竿,叶修生生把自己给咳醒,吓得黄少天又是端水送药一通不提,转念想到少年时家家惯常会煲的一道润肺止咳的老火汤,当即就拨了电话给母亲,三言两语的敷衍过母亲的老生常谈,只说是有朋友感冒伤风,久咳不愈,拜托他来讨个方子。为人母的大多热心肠,对这些离家千里独自打拼的小伙子,都抱着当亲儿子疼的心思,黄少天这么一说,便换来了一个事无巨细的菜谱,还叮嘱他一定要去寻个好砂锅。黄少天哪里有什么砂锅,随后一趟商场一趟菜市一趟药房,可算凑齐了一锅汤料,又买了些水果时蔬充实冰箱,外卖油腻不宜病中,他想着以此为契机,学几道简单的快手菜。

 

回到家来,进卧室瞧一眼,叶修多半是自己吃了药又睡下了,他就直接去了厨房。苹果啃完,他又削了一个,他水果刀用的上手,黄红相间的果皮不断,连绵成脉。捏着苹果去探病号,三下五除二的钻进同一个被窝,果香满手,凑到唇边,叶修直接作势咬上来,他嘴里发苦,果肉入口,是清爽的酸甜。

 

“什么时候醒的?”叶修有些低烧,又一直躺在床上,被窝近似小火炉,黄少天也不嫌热,径自钻进去,贴着叶修躺下。

 

“你在厨房把什么东西砸碎的时候。”叶修转眼啃掉半个苹果,黄少天也张嘴咬去一个尖尖,听叶修这么一说,差点咬到舌头。早前他最多用厨房下个面,煎个蛋,这次用汤勺遍寻不到,手忙脚乱,去开一个久不打开的柜门,结果砸了一个位置太靠外的玻璃杯。他认真扫了半天,生怕留下玻璃碴子,日后变作暗器伤人。

 

苹果吃完,谁也不想动,果核暂时扔在一旁,黄少天挤进叶修的怀里,叶修问他在厨房忙什么,黄少天便从老火汤的功效一路讲到童年回忆,给叶修这个北方汉子科普了一道南国风情,讲完后叶修拍拍他的后背,建议等汤煲好,他也喝一碗润润喉咙。黄少天甩过一记杀伤力几近于零的无声眼刀,眼里映进的,却是叶修病怏怏汗津津的憔悴模样,他不说话,叶修就不顾自己咳成破锣的嗓子来撩。

 

“怎么?”他猜黄少天正看他,勾住一抹笑,一副游戏人间的吊儿郎当:“这是又想睡我?”

 

“滚滚滚我又不是精虫上脑!你都快咳出肺了还不少说两句!”说完又去试叶修的体温,低烧不退,烧的眼底一片血丝。不忍看的撇过头去,黄少天又想起在床上的光景,触到叶修身上几道凹凸疤痕,也不知当时他和沐橙两个半大孩子怎么撑过生死场,过了鬼门关的。黄少天这二十几年的人生,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纵知世人多辛,也要亲眼见过才知命运弄人,伤痛可怖。

 

叶修不知黄少天心思百转,手机响铃,他从枕头下摸出手机,接了个电话,电话那边大概也听出他说话吃力,很快就挂断了。黄少天问是谁的电话,又拿过那手机来研究。叶修说是自己的老师,或者说师父,在行内也算恰当。自己从盲校的成人班毕业后去过这位的店里做学徒,习惯了隔三差五的问候一番,这几天忘到脑后,对面就打电话来问了。叶修又说,他这老师素有医名口碑,几年前自己体虚多病,被按着喝了一年多中药,现在也极怕被他知道自己生病,相比之下,他还是比较喜欢吞几片抗生素,再去挨几针了事。

 

手机是触屏全语音的那种,现如今科技发达,竭力给残障人士提供着方便。黄少天无意窥探叶修的隐私,但这手机打眼一看就知道干干净净,除了手机自带的应用,唯一的亮点也就是黄少天连载小说所在平台的官方应用了。他心虚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忆起几小时之前他和苏沐橙的聊天记录。他本意只是问问苏沐橙哪天返程,没想到苏沐橙发来一张图片,他点开一看,两眼一黑。图中是一本印刷精致的小薄本,封面不大不小端的醒目的“君莫笑x夜雨声烦”几个字,昭示着这本无料中十分有料的内容。

 

“我去这什么这什么!沐橙你看这个没有心理障碍么咱们两个总归是朋友一场!君莫笑的原型还是你哥!”黄少天狂敲手机键盘,飞快回复。

 

“哈哈哈还好啦,不过看到某些特殊情节的确有微妙的心理不适。”苏沐橙完全是坐山观火,唯恐不乱。

 

黄少天再次败给自己读者的深不可测,话风转向,预备及时扑火:“怎样都好只要别告诉老叶!”

 

此话一出,效果且不论,倒是有新的话柄落在苏沐橙手上。

 

“这才几天不见,怎么称呼都变啦?”后面还附带一个别有深意的表情包,黄少天无力埋头,想着干脆破罐破摔,向叶修求援好了。

 

当然在叶修面前他只说到如何向沐橙坦白二人突飞猛进的关系这一层。说话时叶修正捧着黄少天花费一个下午煲好的汤慢慢喝,听到这里,叶修要他放宽心,这件事交给他自己去说便好。黄少天吃了碗里的一块萝卜,边吃边想,要如何跟家中二老讲明,自己仍在同性的大路上飞奔不回头,且新任男友人设较为脱俗。要说出柜之时也是鸡飞狗跳,上演了类似我不信我不听,你滚出门别回来之类的戏码,好在他父亲通事理,哄的母亲也想开来,不愿让自己儿子伤心。唯一的要求就是要他洁身自好,找清清白白的人,正经的谈感情,真要成一对想走下去,他们也是宽慰开心的。

 

能不能和叶修走到底,他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想在叶修身边,给他提一盏灯,让他知道自己身边有人,脚下有路,一步一步,朝着光亮的地方走。

 

作者有话讲:

 

大概还有一章完结=w=谢谢喜欢!


评论(16)
热度(216)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