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摸骨》12(完结)

前文见归档。


《摸骨》


12

 

苏沐橙在漫展结束后仍逗留在G市一周未归,屋里躺着久病不愈的病号一位,黄少天苦逼的发现自己何止是钟点工,根本已经是个免费的全职保姆。虽说叶修不至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但黄少天是操心的命,又对叶修形同虚设的免疫力与恢复力有了深刻的认知,故而总是忍不住关心过度,自受其乱。

 

他在微信上偷偷对自家编辑大人讲:“文州,我觉得我不是找了个男朋友,是找了个爹!”

 

喻文州是他大学同学兼上任合租室友兼现任工作搭档,对他知根知底,自然也包括性取向,且其本人也正身处一段稳定的恋情,异地,对象是个男的。跟异地恋的老友秀恩爱着实有些残忍,可黄少天正陷在画风不走寻常路的热恋和赶稿的八寒地狱之间,冰火两重,实在是可以理解。

 

喻文州在充当过称职树洞并安抚完毕后便开始谈正事。正事有两件,一是黄少天前几天关于录制有声书的提议受到一致好评,随时可以开始执行,二是为了应付接下来较为密集的商业活动,他给黄少天派了位助理。接下来有八个城市的巡回签售和十几个高校的校内见面会,喻文州自然不能继续事事亲为,一下了却两桩心事,黄少天连忙谢过编辑隆恩,转头去体会有助理的高端生活。

 

叶修端着黄少天切的果盘窝在沙发里,说是果盘,其实就是一盘梨,生津润燥清热化痰,这两天叶修烟瘾一犯,黄少天就给他吃梨。他边吃梨边开着电视听声音,黄少天在阳台打电话,兴致勃勃的和助理进行第一次工作方面的交流,挂上电话后黄少天心情大好,飞扑到沙发上滚到叶修身边,叶修叉了块儿梨喂他。

 

“剑圣大大都是有助理的人了,了不得。”两人咔嚓咔嚓的嚼梨,这梨买的不错,汁水足,滋味也足,吃完黄少天一抹嘴,“不敢当不敢当,就是今年活的太人赢,事业爱情双丰收!”

 

叶修咂咂嘴,联想到自己的事业,不禁有些忧愁。他病了多久,小按摩店就关门歇业了多久,期间不断有老主顾在微信上问开门时间,叶修一一回复,表示身为病原体实在不好四处散播病毒。但租金如流水,只有出没有进,作为个体从业者的压力实在是挥之不去。现在他怀里搂着位新生代网红大神,正踏着大IP时代的浪潮日进斗金,自己的收入没眼看,外加这段时间纯粹当米虫,怎么讲,叶修有种自己被包养的错觉。

 

金主黄先生仿佛很有自知之明,吃完了梨就开始蠢蠢欲动,真应了告白那夜叶修的“一语成谶”——干柴烈火,烧的地暗天昏。自从他结束低烧,除了咳嗽没好其余一切正常之后,两人保持着每天一发的频率,十足的蜜月期。顾及叶修体力,玩不得什么花样,每次都是直入正题,真刀真枪,难解难分,酣畅淋漓。今天身为年度人生赢家的黄先生也瘫在床上感慨:“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有这么和谐的X生活。”说话的时候叶修那活儿还在里面没出来,闻言又动了两下,蹭出一片湿滑。黄少天当即“卧槽”一声,连道虽然很和谐但并不想再来一发。

 

清理完毕,丢了一地纸巾,黄少天跑去冲完澡,回到床上等待叶修送上惯例的大保健服务。只是叶修那双业务熟练有劲有力的手,总是能从脖子一路捏到屁股,黄少天扯过被子护住自己的下体,坚决抗议,叶修不为所动,继续顺着尾椎骨往上,掠过一节节的脊柱。十几分钟过后,黄少天已经软成一滩泥,呼吸平缓,没再出声音,叶修以为他睡着了,正待把人翻个面塞进被子里,就被人捉了手,掌心擦过黄少天的鼻尖,便转而弯起食指,在那轻巧的刮了一下子。

 

“你做什么?”

 

夜灯的光调在最低一档,暖黄色的一束投影,能为人的五官面目勾勒出浓墨重彩的轮廓。叶修摸到枕头,竖起来将自己靠在床头,黄少天没变姿势,仍在原处躺着。他想到自己的上一场恋情结束在大学的最后一个冬天,还想到父亲曾拍着他的肩膀,告诉他在这条路上找到能彼此扶持的人将会很难。这一切发生的时候他都称得上是踩在青春的尾巴,无畏无惧,劈波斩浪,他在爱情里从来都是主动的一方,却只有面对叶修的时候,他明明没有扑空,可仍然像是跌进一片云彩里,随时都可能下坠万丈。

 

他是激流勇进的一挂瀑布能够汇进长河,而叶修更像是一片海。

 

“老叶,你……你有没有想象过我的长什么样子?有没有一个脑补的我的形象?你脑内的我有没有很帅!”

 

一个合格的写作者需理性为轴感性铺路,恋爱过程中那些许矫情的小心思总要适应,黄少天整理情绪,想以调侃代替方才无从下口的解释的一时冲动。

 

“也没有很帅,一般帅吧,不然我岂不是很亏。”叶修凭借地理优势,揉乱了黄少天的一头软毛,他和黄少天相处的这些时日,已经差不多摸清了对方的性子,黄少天最忌话少,他沉默的时候不多,所以定有因由。但他没有读心的秘术,猜不透方才黄少天短暂的沉默里包含了怎样故事,只能顺着黄少天给他自己找的台阶往下走。

 

“亏你妹!跟你讲追我的人不要太多!你需要有危机感明白吗!”

 

“是是是,剑圣大大每条微博下面成百上千条表白,男女双杀。”

 

……苏沐橙的存在实在是让叶修掌握了黄少天太多把柄,每次他自己挑起的嘴炮最后都能变成叶修对他的补刀。他不想继续在情敌多少的问题上纠结下去,在这方面他有小小的有些过分的私心。叶修人长得不差,嘴特别欠是真的,可很多人就吃这一套,如果放在某几个同性交友软件上摇一摇,绝对每天都有小0争着抢着投怀送抱。黄少天在三次元不怎么隐瞒性向,有一群圈内朋友,深深知道这个圈子是卖方市场,供小于求,优质猛1堪比国宝,叶修无法参与竞争实在是便宜了他极其偶尔窜出来作乱的占有欲。

 

这么一想,他的心情反而更加微妙。他还记得那天出了急诊大门,听到救护车的声音后叶修瞬间绷紧的精神状态,在叶修遭受过的苦难面前,他像个什么也不懂的傻白甜。他无法穿越回去参与叶修的过去,但即使是只言片语,他也想要知道叶修是如何一路走来,两个人的结合不只是荷尔蒙的碰撞,而是过往人生的每一寸枝桠都交叠成荫,他携着自己的百川,欲奔腾入海。

 

他问叶修,得知自己看不见的事实之后,是什么感觉。

 

叶修抽掉枕头躺在了他的身边,像是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有此一问一样,两人相握的手贴的更紧了一些。

 

“说实话……最开始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因为顾不上。我昏迷好几天醒来之后就听见沐澄在病床旁边哭,在医生告诉我眼睛的事情之前,是沐澄先告诉我沐秋没了。我当时最先想的是怎么操办后事,他们兄妹是孤儿,能算得上朋友的也只有我一个,后来知道自己看不见了,最先想的又是怎么带着沐澄生活,她还要上学,处处都要用钱,可当时别说积蓄一点都没有,我和沐秋还欠着医院一大笔治疗费,要不是医院好心允许我们先欠着,后来还组织院内捐款,我恐怕就真的撑不过这关了。”

 

“我一度看的挺开的,想着自己好歹活了十八年,该看的都看过了,知道天是蓝的草是绿的云彩是白的,生活上总有些不方便,习惯以后也过的挺好,唯一伤心了一阵子的事是不能打荣耀,不过伤心完了我就把我那个账号高价卖了,省吃俭用能充好几个月的生活费,沐秋的号没舍得,账号卡现在还在沐澄那儿放着。”

 

“我原本以为这道坎儿已经迈过了。”

 

如果说黄少天的沉默是大招前的漫长读条,那叶修的严肃正经,每一个字都是一记暴力输出。黄少天有所察觉的转头去看他,叶修也转过身来,面朝着自己。他见叶修的眼睛眨了几下,最后垂下落在虚空中的一点。他将永远得不到叶修的一个对视,这也是他执意要在两人做爱时关上灯的原因。

 

他想,既然你看不到我,那就让我也看不到你好了。眼睛会说谎,但身体不会。

 

黄少天的读条仍在进行,叶修的技能冷却则提前一步结束。黄少天知道自己的问题触动了叶修封存埋底的久远心事,他后悔问出口,但又太想要知道答案。

 

叶修的手抚上了他的脸,额头、眉骨、眼眶、鼻梁、脸颊、嘴唇、下巴、耳廓、耳垂……黄少天的睫毛一通狂颤,他咬紧牙关,只觉有些情感即将喷涌而出。

 

叶修的手最后停在了他的后颈,然后他用力将怀中的人拉到眼前,在额头印上一吻。

 

“没想到遇见了你。”

 

我原以为十余年来领略过的人生色彩足以够我在黑暗当中回味整个下半生,直到遇见了你。

 

黄少天想,这大概是叶修这辈子最坦荡高级的情话。

 

百川异源,皆归于海。


方寸之心,如海之纳百川。

 

END.


作者有话讲:


提过但没写完的线索都在番外里,正文就先停在这儿吧w

这个故事如第一章文前所述,是个普通的爱情故事,虽然这两个人都不普通。但我真的不会写爱情故事…磕磕绊绊,希望不会太难看。

题目是根据最初的故事构想起的,但后来故事离题千里,我已经圆不回来了…后悔为什么当初开坑的时候没有多考虑下题目orz

以上w多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20)
热度(290)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