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晴江》02

大黄小叶,架空养成。


前篇:01


02

 

“你吃三个够么?”小孩儿把包子给他,又跑回桌子那里要往椅子上爬,黄少天只好又把他拎上去,心想我看包子的眼神有那么饥渴么?居然被一个小屁孩儿误会是嘴馋不够吃。不过他现在没工夫管那几个包子了,他把包子往里一推,又按着小男孩儿的肩膀扭过来正对着自己,特别严肃的想问几个问题,但觉得更具体的问题完全可以交给人民警察,他在把这个小孩儿送去派出所之前,还是问点现实的。

 

“你有钱怎么不自己来买包子!”两个包子五块钱,一杯豆浆三块钱,一共八块钱,黄少天都能在码头食堂吃顿一荤两素的午饭了!他开始怀疑这小孩儿的存在是不是什么新型骗术,先骗顿饭,再骗笔钱。

 

小孩儿喝着豆浆,特淡定,“我怕他们看我一个人,把我送去派出所。”

 

黄少天崩溃,“你凭什么觉得我不会把你送去派出所?”

 

小孩儿打量了他几眼,说:“我可以跑啊。”

 

小孩儿似乎对自己的运动神经颇为自信,又或者是对自己的智商自视甚高,总之他说完这些话,喝了半杯豆浆,又把那三个包子推到了黄少天面前说了句特别实在的话,“再不吃就凉了。”

 

黄少天本着不吃白不吃,打倒土豪分田地的心态,把那三个包子塞进了肚子,最后有点噎着,正琢磨着怎么办,没想到小孩儿还给他留了两口豆浆,他嚼着最后两口包子,把豆浆接过来一口气干了。

 

吃饱喝足,黄少天就要拉着小孩儿去派出所,他想起来了,离这里最近的派出所就在过了马路在拐个弯的地方,小孩儿不愿意,扒着桌子不撒手,黄少天扯了好几次,惹得收银台那边的店员都往这边看,黄少天莫名的有点心虚,手上的劲儿就松了松,发现自己都把小孩儿的手给拽红了。他只好收了手问,你走不走?他已经可以确定这个熊孩子绝对是离家出走的,估计临走前还扫荡了一番父母的外套口袋摸了些钱出来。他顺了顺气,硬的不行来软的,他弯下腰对小孩儿说,小朋友你出来多久了?一天?半天?几个小时?看你样子不像是在外面过了夜的,哎呀总之你爸爸妈妈肯定急疯了到处找你,趁着还没过夜快点回去,否则他们就太伤心了。他自认为说的循循善诱有理有据,没想到小孩儿就淡淡一抬眼,回了一句,我没爸妈,他们都死了。

 

黄少天最后还是硬扛着小孩儿去了派出所,小孩儿一路都在抗议,拽他的衣服,掐他的脸,扯他的头发,黄少天宁死不屈坚持到底,最后成功把小孩儿按在了派出所接待处的椅子里。


他跟出来接待的值班民警说了下情况,就看那位和善的大叔蹲下来问小孩儿姓名年龄和父母电话。小孩儿起初低着头不说话,玩自己围巾上的穗穗,后来终于小声嘀咕了一句,我都说了我没爸妈,他们都死了。

 

最后民警大叔费了半天劲终于问出一个电话,小孩儿说是自己叔叔。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女人,一听孩子的事儿就炸了毛,直接在电话里撒起泼来,后来一个男的接过了电话,没说两句又能听见那女的在旁边胡搅蛮缠,说什么谁要管那个兔崽子,还说不准是不是姓叶的,你养他倒是养的着啊之类的。派出所用的座机,本来通话声音就大,那边又吵吵嚷嚷的,隔着话筒黄少天都听了个清清楚楚,他回头去看坐在后面的小孩儿,小小的一个人缩在那里,面无表情,硬要说的话,嘴角的弧度大概能构成一个冷笑。

好像一早就知道打电话的结局会是这样。

 

民警让小孩儿过来接电话,小孩儿拿过话筒,特别冷漠的“喂”了一声。那边说话的声音小了下去,女的不说话了,光在旁边哭,不知道那边问了句什么,黄少天就看小孩儿盯着自己看,最后说了一句:“我在这儿挺好的。”小孩儿说完就把电话递给了黄少天,黄少天有点尴尬,觉得自己不小心介入了别人家颇为隐秘的家事,他一个路人,实在是立场不明,电话那边说让叶修跟着他过几天,然后会派人过来接。黄少天这才知道小孩儿叫叶修,领他离开派出所的时候写登记表,他看着小孩儿一笔一划的写自己的名字,叶子的叶,修养的修。是个很端正也不俗气的名字,叶修的字也写的好看,不是一般小孩儿的狗爬。

 

黄少天同意收留叶修是有私心的,自称叶修叔叔的男人似乎是财大气粗的那一款。他说拜托他收留叶修两天,他出五千块补贴,黄少天觉得这笔钱有点像是封口费之类的东西,从刚刚电话里的台词来看,他手里拽着的这个小孩儿指不定是谁家的私生子小少爷。他就是好吃好喝养他两天又能花几百块钱,五千块可是他小半年的工资,黄少天攥着叶修的手,先是唾弃了一下自己钻钱眼儿里的行为,再觉得有点对不起叶修对他的信任。话说回来,叶修怎么就确认他不是坏人呢,再退一步,叶修那个叔叔也是真的不负责任,随随便便就能把侄子托付给另一个城市的陌生人。

 

他牵着叶修回了自己的筒子楼,他屋里只有一张单人床,他觉得叶修一个小孩儿,挤一挤还是能睡开的,但转念一想自己是拿钱办事,没道理委屈人家孩子,就说我今晚睡地上,你睡床。叶修没说话,没有牙刷只能简单地漱漱口,像小猫似的抹了抹脸,就上床睡了,睡的时候贴着墙就占一小块儿,摆明了是在给黄少天让地方。黄少天不上去,他就在被子里翻个身露出一双眼睛,说:“我冷。”黄少天屋里只有两床被子,这里也的确是冷,最冷的时候他要穿着外套睡觉,他看着叶修的小眼神很快败下阵来,钻进被窝里和他睡一起,小孩儿睡着了就往他怀里钻,抱着没什么肉,可是真的暖和。

 

第二天是个周末,黄少天不用去码头,他起得早,是上班养成的生物钟,至于小孩儿多半赖床,他蹑手蹑脚的起来,又给叶修塞好被子。他出门躲在走廊里给叶修他叔叔拨了个电话,走廊里特别冷,他披着外套原地蹦跶着取暖,他酝酿了半天措辞才敢按下去通话键,没想到话筒里传来声音的瞬间,他准备的那堆全部作废了。

 

那是个空号。

数字不会有错,他抄号码的时候核对了好几次,这个号码明明昨天还能打通,当叔叔的男人比那个撒泼的女人显得有礼貌许多,安抚了叶修,又收买了黄少天,好说好话的忽悠了派出所民警放心把叶修交给他,结果一转头就注销了号码,玩了一出人间蒸发。黄少天攥着手机觉得浑身都冷,他回过神来连忙开家门回去,看到叶修已经睡醒,坐在床上揉眼睛,看到黄少天来了,就抬头眨着眼睛看他。

黄少天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可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你知道你叔叔家在哪里么?”黄少天揉了揉小孩儿的脑袋,“我陪你去找他。”


作者有话讲:

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让老叶长到如狼似虎的年纪了(NO

评论(27)
热度(246)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