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晴江》03

大黄小叶,架空养成。


前篇:01 02


03

 

叶修的家在邻城,是省会,为了出这趟远门,黄少天动用了自己的存款——五百块现金。他问叶修晕不晕车,叶修说不晕,他就买了两张大巴车票,动车一小时就能到,但大巴要在路上开四个小时,可胜在便宜。下车的时候是中午,黄少天怕叶修饿,想着一路上都委屈过来了,吃上不能再委屈,非要去给他买麦当劳,结果是叶修自己付钱买了最便宜的一个套餐,但是给黄少天买了两个巨无霸汉堡。黄少天吃了一个,另一个没舍得吃,他都快忘了自己上一次吃麦当劳是什么时候。十几块钱买个面包夹肉饼,对他来说性价比太低了。

 

叶修显然对这个城市很熟悉,拉着黄少天在火车站上了一路公交,公交车上特别挤,周末在火车站来往的人本来就多,根本没有座位,黄少天就紧紧护着叶修,让叶修抓着他胳膊,另一只手攥着车顶的扶手,一路摇摇晃晃的,几度挤成纸片。下车的地方是片闹中取静的住宅区,小区门口有个带雕塑的喷泉,周围是一圈花坛,整片区域的设计都特别有欧式风情,小区名字特拗口,一共四个字有两个特生僻,黄少天看了几眼都没记住,不过他路过门口在售五期新房的售楼处时看了一眼平方报价,吓的恨不得去接着喷泉水洗洗眼睛。

 

他跟在叶修后面左拐右拐,最后钻进其中一栋楼,叶修刷了单元门卡,进去按了二十层的电梯,到门口时他掏出一把钥匙,钥匙上拴着一个叮当猫的吊坠。

 

“你怎么会有你叔叔家的钥匙?”黄少天好奇得自叶修身后探出脑袋来看他开门。

 

“不是,这是我家。”叶修没说更多,他把钥匙插进锁孔,转了两下,没转动。

 

“诶我看看,是不是你拿错钥匙了?”黄少天弯下腰去研究,不过他很快意识到不可能,叶修的那个钥匙坠上只有这一把钥匙,另外还挂着门卡,刚才刷开单元门用的。他随即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照了一下防盗门的锁孔,又拿起叶修那把钥匙比对了一下,得出的结论他不是很想说出来,不过很明显,叶修也意识到了。

 

这扇门被人换了锁。叶修手里那把钥匙是平头的,而新换的锁眼对应的是那种十字钥匙。黄少天端详着手里有点掉漆的钥匙,和眼前用它再也打不开的门。

 

叶修紧盯着防盗门,一个字都没说。

 

“除了你叔叔,你还有……别的亲戚么?妈妈那边的亲戚也没有么?”叶修的这个叔叔很明显是跑路了,他就算没猜全这个所谓叶家的八卦,但也摸出了七八分。话说回来,养孩子又不是养个小狗,你带回家就要供他吃喝拉撒送他上学到成人,叶修要真是什么没了爹娘的私生子,又这么小小一个,在吃人不吐骨头的大家族里,落得什么下场都不稀奇。可就算电视剧里也不能有个反派人物像他这个叔一般手段天绝人灭吧?他是不知道叶修的母亲是个什么来路,如今看来多半是普通人家的姑娘,还可能是个无依无靠的,怎么去世的叶修也没讲过,总之现在叶修成了被拔出来仍在田埂边上的小白菜,被不小心路过的黄少天给捡了。

 

“我没见过我妈的亲戚,一个也没有。除了叔叔,别的亲戚爸爸也没带我见过,他家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他说完这句,又摇摇头,重复了一遍,“我真的不知道。”

 

黄少天看着眼前的大门,回忆着整个小区的豪华气派,基本可以断定叶修他妈是金屋藏的那个娇,叶修是个意外,又或者不是个意外,但叶修他爸的去世绝对是个意外。他又忍不住揉了揉叶修的脑袋,一头的毛都被他揉乱了,东一根西一根的翘着,他看着看着就笑出来了,这小孩儿虽然嘴欠了一点,但是总体来讲,还是挺可爱的。

 

“你昨天睡着了以后,我帮你收拾书包,看到里面有你的户口本和身份证。”黄少天捏了捏叶修的脸蛋,“我说你这小孩儿离家出走带的还挺全,不过户口本都记得,怎么不记得带牙刷?”

 

“牙刷哪里都有的卖,户口本我又不能自己去补。”叶修撇撇嘴。

 

“你算计的倒是很清楚……”黄少天挠挠头,撑着膝盖站起来,他和叶修说话的时候总是喜欢蹲下好和他一般高,起起落落的晃的自己头晕,他扶了一把墙等待眼前的小星星灭掉,等到缓过来发现叶修拽着他的衣角抬头看着他,那双眼睛特别黑,也特别亮。

 

他带着叶修回了家。叶修没处可去,在省城举目无亲,只有一个不知道躲在哪里的下作叔叔,在江城只认识黄少天一个人,黄少天总不能把他送去孤儿院,要说孤儿院资源也紧张,没道理收留叶修这样有家只是回不去的小孩儿。回去的大巴上黄少天一直在犯困,他其实挺想和叶修聊聊这件事本身,但大巴上三教九流,他不想对话的内容被太多人听到,他不说话憋得难受,没过多久就眼皮打架,昨天晚上他睡得不怎么好,单身十几年怀里突然多了个人,就算是个小孩儿也是个活物,一动他就醒。困着困着他就睡了,临睡前跟叶修说他饿了就把包里的汉堡吃了。最后是叶修把他叫起来,说是到站了,他习惯性的抹了把脸,发现脸上印了截拉链印子,他刚刚枕着叶修的肩膀睡,右脸正好卡在了叶修羽绒服的帽子上,那个帽子是可拆卸的,装着一截拉链。叶修估计是为了给他递个肩膀,所以努力坐的笔直笔直的,虽然还是矮了不少。结局是黄少天脸疼脖子疼,叶修腰疼屁股疼,两人一瘸一拐的下了车,又是饭点,黄少天拉着叶修去吃饭,最后进了一家连锁的黄焖鸡米饭。连锁店到底比自家小店干净一点,黄少天带着一个小孩儿,难免顾虑就多了。他要了一个中份一个小份端上桌,他不吃青椒,拿起筷子习惯性的就往旁边挑,挑了两块发现另一双筷子伸进自己的碗里,把青椒全夹走了。

 

黄少天像在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对面的叶修。

 

“你居然喜欢吃青椒?!”

 

叶修把一块青椒放进嘴里,从表情看不出是喜欢吃还是不喜欢吃。

 

“我妈说过,不能挑食。”

 

那顿饭黄少天吃了自己的一整份黄焖鸡,叶修吃了一整份黄焖鸡外加两份里的全部青椒,肉吃多了,米饭就剩下了,他在那里一筷子一筷子的戳,黄少天看不过去,就端过来浇点汤帮他吃了。

 

出门又在小卖部买了牙刷和毛巾,小卖部没有儿童拖鞋,黄少天问有没有女士的小号,可拿出来的女式拖鞋都是粉红色的,他试探性的问叶修愿不愿意穿这个,叶修点点头,仍然是那副对什么都不怎么在意的模样。黄少天买下了那双35码的粉红色女式拖鞋,又买了几包饼干泡面火腿肠,最后交钱的时候一块钱纸币用完了,店主翻抽屉找硬币,黄少天摆摆手说算了,你给我两支棒棒糖吧。店主知道他是哄孩子用的,端下那个插满棒棒糖的糖果罐子让叶修挑,叶修犹豫了一下,最后拿了一个荔枝味一个葡萄味,想了想,把葡萄味的那个给了黄少天。

 

一大一小叼着棒棒糖往回走,黄少天嚼硬糖从来不耐心含着,都是在嘴里滚几下就咬的咔咔响,反观叶修,这时候终于像个普通的小孩子了,一支棒棒糖在嘴里进进出出,也不怕手冷,就那么舔两下,再含一会儿。回去的石板路坑坑洼洼,黄少天看着叶修深一脚浅一脚的,心疼人也心疼鞋。可叶修不让他背,只让他牵着手。整条路都黑黢黢的,待拆迁的房子都像是鬼屋,时不时的墙头探出一些乱枝杂草,偶尔能听到远处街道上汽车呼啸而过的轰鸣声,于是街角的筒子楼就成了唯一有光亮和人声的地方,黄少天牵着叶修的小手进院门的时候,住在一楼的李奶奶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洗衣服,李奶奶年纪大了,子女都不在身边,她年轻时嫁过来,和黄少天算是同乡,黄少天常帮她买买米面,换个灯泡,补一补破洞的纱窗。


她看见叶修,擦擦手凑过来笑眯眯的问,哎呀这么好看,阿天,这是谁家的娃娃?

 

黄少天晃了晃两人牵在一起的那只手,笑的露出两颗白白的小虎牙。

 

“我家的。”


作者有话讲:


年龄差10+,老叶六岁半,之后会提到=w=

评论(9)
热度(230)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