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晴江》06

大黄小叶,架空养成。


前篇:01 02 03 04 05


06

 

黄少天诚如他自己所说,不怎么会做饭,但做饭这事,有点一招鲜吃遍天的意思,比如你学会红烧,就可以应付各种荤菜,比如你学会蒜蓉清炒,那些绿叶菜就不至于枉死锅中。所以黄少天说的不怎么会,意思是他做饭就两个味,一个酱油味,一个蒜蓉味。这天他便也做了一道红烧鱼,一盘十个红烧鸡翅,一个蒜蓉茼蒿和一个胡萝卜丝炒肉,再加一个紫菜蛋花汤和一锅米饭,你说它是年夜饭未免太寒碜,无非就是寻常人家普通的一顿晚餐而已。

 

这天晚上他多半是有些心事,切萝卜的时候剁了手,食指最靠上的关节切出一道口子,还特别深,伤口不能沾水,他用卫生纸擦了擦,按住止了血,但动起来血珠子还是往外渗,可他没再管了。叶修跑过来要帮他端盘子,他怕叶修摔了烫到自己,只让他抱走两个空碗,上桌以后盛汤用。那碗饺子他也依着李奶奶所说,用开水烫过一遍,拨到了盘子里,也端上了桌。

 

他这小屋里唯一的电器就是头顶的节能灯泡,除此之外再没有了,没有电视,更别提电脑,看不成春节晚会,左邻右舍人去屋空,连个响声都听不见。他和叶修面对面的坐在支起的折叠桌上,吃这一顿年夜饭。这顿饭如同一个象征,是一步门槛,过了这道门槛,黄少天和叶修就注定被紧紧拴在一起,度过之后无数个大年夜了。

 

黄少天没觉得多辛苦,反而觉得这晚上不至于自己过,心里挺暖的。

 

他给叶修夹了鱼肚子上的一块肉,笑了笑说:“过了今天,算虚岁我就成人啦。”他笑起来很好看,是那种旁人也会忍不住跟着一起笑的好看,叶修闻着一屋子的饭香味,他少年老成的一颗心久违的活起来,认为这样的日子即使过下去也没什么不好。

 

原先有大房子有游戏机有新衣服有成山的好吃的,叶修也没认为自己每天有多开心。他想到家里的饭都是请来的保姆阿姨做的,所以说起来他生下来既没喝过亲妈的奶,也没吃过亲妈做的饭,这会儿吃着黄少天做出来的红烧鱼,竟吃出几分新鲜的快活。

 

那天晚上两人吃过饭,黄少天把碗筷收到厨房准备刷碗,结果手腕被只比他腰高一头的叶修给捉住了。

 

“少天哥哥,你手破了。”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那道伤口,刀刃切肉特别齐整,不流血的时候就好像起了层皮一样的隐秘,也不知道叶修怎么看出来的。叶修说完就开始挽袖子,黄少天哭笑不得的把他的小爪子给轻轻拍掉了。他知道叶修的意思是让他来洗,可第一水凉,第二老式楼房里灶台垒的特别高,黄少天是怎样都不会肯的,他拧开水龙头把碗筷泡上说,“那就明天出门买个创可贴,回来再刷,反正这两天厨房也没人用。走走走回房间,冷死了!”他一把抱起叶修就走出了厨房,以至于叶修连个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黄少天一米七几的身高,但特别瘦,人也白,叶修被他抱起来的时候特别紧张,好像在担心黄少天胳膊太细,会给自己坐坏了。他紧紧的抱住黄少天的脖子,闻到了那人头发上没有被冷意驱散的油烟味道。他想起之前在李奶奶家看的一本小学生作文选,好词好句那一栏里面有一个成语,叫人间烟火,每一个字他都认识,可组合在一起他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他拿去问奶奶,奶奶也解释不出,只说人间就是世界,烟火就是过日子。

 

公共厨房和他们的小屋隔着两户人家,楼道漆黑没有光亮,两侧开口穿堂风过,吹的人起一身鸡皮疙瘩。可叶修愣是在这凄凄惨惨的大年夜里,无师自通的明白了何谓人间烟火。人间就是我和你,烟火……呃……大概就是厨房吧。

 

 

那天晚上他就像住在这里的第一个晚上一样,裹着被子贴着墙,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黄少天。自从买了钢丝床以后,黄少天就把有床垫的单人床留给了叶修,这天他看到那个熟悉的小眼神就知道这小孩儿在想什么,而这个辞旧迎新的夜晚,也真的太冷了。

 

他很快就主动从自己躺了半天也捂不热的被窝里出来,爬上了近在咫尺的床,叶修很快钻进他的怀里,小脑袋抵着他的胸口闭上了眼睛。

 

大城市的夜晚有霓虹千盏车水马龙,饶是在数九寒天的深夜也不会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但大城市的庇荫不包括这栋被遗忘的筒子楼。筒子楼门前只有一盏年久失修的路灯,终年闪着只有标准亮度五分之一的黯淡的光。周围也没有高楼,甚至没有多少住家商户,所以这屋里关了灯,拉上窗帘,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了。可就在这样的一个夜里,本该阖家团圆却被黄少天和叶修过的稍显冷清的夜里,黄少天搂着叶修的身板,由内而外的生出一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坦然来。

 

有什么养不活的,有什么过不去的,有什么挣不来的。他北上江城不也是孤注一掷含着一口热血,现在叶修就是那根在他身后晃悠晃悠的小鞭子,告诉他你要快点跑啊,快点向前。

 

你不再是一个人了。

 

 

第二天一早黄少天就领着叶修上了街。四处散落的小店有歇到初四的,有歇到初九的,甚至有歇到正月十五才开门的,但大商场和稍微成规模的商业街不一样,它们最多比平时早关几个小时的门,也不会放过年假里市民们走亲串户带来的疯狂购买力。黄少天摸着兜里的一千块钱,那是魏琛给他,说是公司开的年终奖金,但黄少天知道公司就算效益再好,逢年过节的福利也轮不到他一个临时工,这一千八成是魏琛自己掏的腰包。他这位大哥待他掏心掏肺,偶尔让黄少天品出几丝长兄如父的意思来。

 

他自己虽身无长物可也不缺什么,但叶修过完年两个星期就要去上学了,他自己初四就上班,只能赶着初一到初三的这几天带他逛一逛。不过今天出门前他让叶修带着那张银行卡,可叶修发现一路买下来,从衣裤到鞋子,从文具到零食,黄少天一次都没让他付过钱。最后自店里出来,黄少天领着叶修去吃午饭,去的路上他们经过了一个自助银行,这个自助银行在一个街尾,四下的商户全都关门放假了,所以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黄少天拿着叶修那张卡刷开了门禁,进去以后选了一个柜机,把卡片插进去。他弯腰抱起叶修让他自己输了密码,之后牵着叶修的小手,点了屏幕上的“查看余额”。打头是一,后面跟着五个零,叶修还在那里掰着指头数呢,他二年级的题再做的差一点满分,也是个刚上学的小娃娃,两个零以上就要过过脑子了。

 

从这十万块钱里,黄少天琢磨出了不少事。

 

这个年代十万块早已不是什么大的数字了,即使黄少天兜里买完东西之后只剩下二百五,他也知道十万块是这个城市随便一个父母双薪的家庭都能有的存款零头。叶父给叶修母子安排一套上百万的房子,叶修溜出家门的时候身上的打扮随便一件都是四位数,而叶修都六岁了,他的生母居然只存下十万块钱。

 

叶父对这个情妇很显然是没走真心的,精明到位,没怎么让现金流淌过叶修母亲的手。而他的母亲也一早猜到金主心海底针,哪怕自己生的是儿子也什么都不算,所以紧紧巴巴的,六年里存了十万块。

 

联想到叶修的生活习惯和过于严谨的家教,他有点摸不准叶修的生母是个怎样的人了。

 

黄少天拔出银行卡,把它放回信封,按照原本的折痕折好,看着叶修把卡收到书包最靠里的夹层里。他看着叶修的动作,心下已然对这笔钱有了计较。

 

他蹲下来扶着叶修的肩膀,摆出一副和他的长相不甚相称的严肃模样。叶修也察觉到了气氛的改变,眼睛一眨一眨,视线不移的看着他。小孩儿白白的,脸颊肉上还有未消的一丁点婴儿肥,像是挑着父母的优点长,睫毛长而卷,衬得那黑亮亮的一对眸子更晃人了。


黄少天一想到眼前可爱懂事的小少爷以后要跟着自己过什么日子,就不禁苦笑的扯开嘴角,叶修察言观色的水平还没上升多多么高深的程度,他只觉得黄少天笑了就是好的。

 

“叶修,听少天哥哥跟你讲,这笔钱现在不能动,救急不救穷,不到万不得已,一分钱都不能少,就算是用,也要全用在你身上。”冬日的阳光总是没精打采,此时穿过自助银行的落地玻璃透进来,却染得正好蹲在太阳地的黄少天周身披金,他瞳色浅淡,此时更近乎通透,他话说至此顿了半刻,又仰起头来微微笑道:“好不好?”


叶修点点头,轻声说了句好。黄少天便伸出小拇指在他眼前亮,“来,和少天哥哥拉勾勾。”


两根手指缠在一起,最后拇指一并,按在一处。这是逗小孩的玩法,可黄少天的表情那般的认真,让叶修第一次觉得自己真正长大了一些,大到有人不当他是小孩子,会认真的和他做一个约定。

 

这十万块在后来很长时间里,一度像黄少天心甘情愿背在自己身上的一套枷锁,一边想着真到了山穷水尽也饿不死叶修这个小子,一边又想着,十万块还不够在城里买个大点的厕所,自己还是继续做驴拉磨,能多赚点,就多赚点。


作者有话讲:


我也想和少天葛格困觉QvQ

评论(27)
热度(278)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