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晴江》07

大黄小叶,架空养成。


前篇:01 02 03 04 05 06


07

 

三月开春,迎来正午已能洒下暖融融阳光的农历二月天,叶修穿着新买的春衣,背着从家里带出来的那个小书包,开始了他跳级上二年级一班的第一天。黄少天上班的时间和叶修上早自习的时间差不多,只能两个人都早早起床,他送叶修去上学,自己再赶去公司,这就使得叶修成了班里第一个到的,没两天班主任王老师就发现了这个问题,让原本负责开门的生活委员给叶修配了把班里的钥匙。

 

放学的时间能踩的差不多,叶修在班里写写作业等上半小时,黄少天就会出现在校门口了,如果当天要加班,他就先把叶修送去李奶奶家,再回去。初八一过李奶奶的儿子一家又走了,每年飞飞停停,只在她这老人家处歇上一个星期。她早就从黄少天那里听说给叶修办妥了上学的事,还因为成绩好跳级去了二年级,把老太太欢喜的不行,自己手里那点退休金全都变成了叶修饭桌上的好吃的,有时候黄少天还能跟着沾点光。

 

一来一去过了小半个学期,放学回家的路叶修都摸熟了,其实说来真的不远,出校门走两三分钟就能上公交车,下车以后走过那条石板路就是筒子楼,这附近虽然破败,但因为那个大型的中转性质批发市场,所以公交车还是会勉为其难的跑一跑。他在记清楚路之后,就不让黄少天接送了。叶修年纪小,可长得挺高,在班里列队要站在倒数几个,不看年龄说他上三年级也有人信。有那么一个星期黄少天忙得不分东南西北,每天接了叶修再回公司,等返回的时候叶修都睡熟了,可见有多晚。所以他撑了两天,再加上耐不过叶修的磨,叶修不是那种会撒娇的小孩儿,可是他有脑子,不撒娇证明他从不无理取闹,相反的,他有理有据,说的头头是道。黄少天脑袋一热就被他给撸顺了毛,把家门钥匙串了根自己用废的员工证上的绳子挂他脖子上,让他从明天开始自己放学回家。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你紧绷着的神经一松开,以为万事大吉,其实不过是雷鸣电闪前的回光返照。黄少天不接叶修放学的第三天,叶修就被人给堵了。堵人的是学校里六年级的一群小校霸,一个个长得人高马大,每天在学校里横冲直撞,听说父母都是有些背景的,班主任乃至小领导也不好多管,叶修又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眼前这些人刚露个脸,他就知道出了什么事。

 

小校霸的头头是个叫钱贵之的男生,父亲是当地一个市场覆盖率奇高的酒水品牌的老板,钱是有很多了,但从他给自己儿子起如此不伦不类的名字来看,他显然还想要更多。而他的好儿子可谓沾染了一切暴发户子女可能有的顽劣习性,仗势欺人就是头一个,他缺钱吗,不缺,抢来的钱都分给“小弟”了,他的小弟都是些家里没什么钱又烂泥扶不上墙的混小子,跟着大哥有肉吃,何况代价就是揍几个弱鸡,实在不能更赚了。

 

叶修就是他们新物色的弱鸡。他们观察这个小孩儿有很久了,听二年级五班的小探子说叶修是跳级来的转学生,年龄是班里最小,白白净净文文弱弱的,特别听老师话,一班那个吓死人的鬼见愁王老师就尤其喜欢他。在班里对谁都客客气气,书桌收拾的干干净净,和很多同年龄的小孩儿都不一样,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有钱。

 

钱贵之认得叶修背的书包和穿的球鞋,那双球鞋是去年的新款,刚上市的时候贵到匪夷所思,他那个虽然有钱但偶尔还是会抠门的爹都差点没答应买给他穿。还有那个书包,他有一个一样的,只是他上学就是随便混混,为求特立独行,他早就自己做主换了一个同品牌的斜跨包背着。

 

最开始据说有人来接叶修上下学,而且为了等家长,叶修总是留到很晚,这让他们没有下手的机会。就这么守株待兔小半月,他们有一天突然发现叶修敲了放学铃就收拾书包要往校外走,钱贵之当即就招呼自己一帮小弟,堵在了早就摸透的,叶修回家的必经之路上。

 

那条路在学校后面,绕过学校大门后走半圈,再往前一点就是熙熙攘攘的公交车站。但这里恰好有一条小路通向几栋居民楼,钱贵之派自己的两个小弟守在小路口,等叶修一经过,就把小孩儿给扯了进去,然后推推搡搡的押进了一个黑洞洞的楼道里。他们跑得飞快,路过的人又都行色匆匆,很少有人在意一帮吵吵嚷嚷的小学生挤在巷子里做些什么。

 

叶修被人糊到墙上被迫站稳的时候,她甚至还有余力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校服外套。他身上没什么钱,那张银行卡他肯定不会随身带,只有兜里两个硬币,他今天早上从黄少天的钱包里摸出来坐车用的。至于手机啊游戏机啊那些东西他更是一概没有,原来是有的,但他离家出走的时候一个都没带走。

 

所以钱贵之把叶修翻了个底朝天发现这小子除了一身打扮外竟然一根毛都拔不下来的时候,彻底恼羞成怒了。他疯狂的踩了几脚叶修的书包,把浅蓝色的外壳踩的脚印斑驳,之后他开始企图去撕被自己洒了一地的叶修的课本,没想到他还没蹲下,一直以来都不声不响随便他推搡的叶修猛然窜出来,用力把他推开,护住了那一地散落的课本。

 

钱贵之冷笑了一记,果然是个书呆子。叶修寡不敌众,在六年级的学生面前他的身高优势几近于无,只有被压着打的份,可钱贵之发现无论他们怎么拽,叶修就是死命护着那一堆课本,好像别的都无所谓。

 

等钱贵之一行散去,叶修从地上爬起来,拿过旁边的书包抖开,慢慢的把课本一本本的放回去。每个假期前预交下个学期的书本费,而新学期一开学,学校就会把统一的书本费发票发下来,叶修看着那二百块的发票,只觉得他这一摞新书比价格不知几何的他老爸去年六一儿童节买给自己的礼物要金贵许多。

 

他擦了擦脸上的灰,一脸平静的出了小路,上了公交车。李奶奶给他开门的时候吓了一跳,拉着他去洗脸洗手,又发现他脸上青了一块,心疼的不行,叶修没打算忍辱负重得把这件事瞒住,可李奶奶不是黄少天,他不至于去吓唬老人家担心,就说是上公交的时候人太多被挤了一下,就从台阶上摔下去了。那天吃完饭李奶奶又给他热了杯牛奶,牛奶是过年时他儿子买来孝敬她的,好几箱,李奶奶不舍得喝,全给了叶修。

 

那天黄少天回来的格外晚,叶修早早的自己回了家洗漱准备睡觉,可到底是挨了打受了欺负,心绪难平,他小脑瓜盘算着明天那一群小霸王会不会再来找自己麻烦,如果再来了要怎么办之类的问题,在床上翻翻滚滚不知多少下,终于门锁一动,黄少天回来了。

 

三月里的晚上还是很冷的,而黄少天好像整个秋冬就只有那一件外套,幸好是黑的,也看不出脏不脏。他一进门就带进一股冷风,窗帘被掀起一个角,月光和少得可怜的一点点路灯的光扫进来,照的黄少天面目苍白。叶修没来由的就心头一慌,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

 

黄少天被他吓的不轻,后退了两步差点撞到门后的镜子。

 

“妹的吓死我了……我以为你睡了,都快九点半了,你明天是打算迟到了?”黄少天走到床头,把外套脱在了一旁的椅子靠背上,“总不会是在等我吧?今天本来想要早点回来,结果出了点事,等忙过这阵我还是去接你,哪有二年级小孩儿自己上下学的道理,被你们班主任知道了我肯定挨训。”

 

过了这么久,叶修早就发现了黄少天话多的毛病,他好像想到什么就会全说出来,有时候也不管是不是有人回应他,甚至自问自答也能进行下去,那时候以叶修的词汇量还不知道字典里有一个词专门描述黄少天这样的人——话唠。他自顾自的说了一段,好像很累似的抹了把脸,说我去刷个牙,你睡吧,就是他这一个抹脸的动作,叶修看见他举起的手指上缠了一圈纱布,就是春节切菜的时候切到的那个地方。

 

他当即就问,“少天哥哥,你受伤了?”

 

黄少天没有逃避问题,也没有胡诌八扯,他真的很累了,只想快点倒头就睡。

 

“今天帮忙卸货,不小心被砸了一下,没多大事。”

 

说完他就扯了毛巾去洗脸了。

 

而叶修脸上的那块乌青因为颜色太暗加上叶修背光,黄少天压根就没注意到。反观叶修则被那一圈刺眼的纱布截了胡,一时间完全将自己今天被揍的事情忘了个干干净净。


作者有话讲:

日更暂停一哈,后面的存稿需要改一改。

PS.千粉感谢!有没有看到这里的GN要点个梗(搓手.gif)不过估计要年底才能还债><除了纯肉&哨向(至今没搞懂)外都OK,给大噶比心心!

评论(13)
热度(247)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