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晴江》08

大黄小叶,架空养成。


前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晚上黑灯瞎火看不见,不代表黄少天白日里也是个没眼神的。他虽然一身骨头好像要散架,但还是在闹钟打响的瞬间凭借毅力爬了起来,叶修也被吵醒了,在枕头上翻过一个面,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他这一翻身,那半边脸就露了出来,睡了一夜他早已暂时忘记了自己脸上还有色彩斑斓的一块淤青,于是乎当看到黄少天泰山压顶似的扒在他床边低下头问话时,他的脑子依旧是刚刚睡醒一团浆糊的状态。

 

“你脸上怎么回事?还伤到哪里了?你跟人打架了?还是你被人打了?”

 

黄少天一下抛出一串问题,他一时不知道回答哪一个,他看黄少天的表情快和那天嘱咐银行卡里的巨款时差不多了,就默默的爬起来在床上坐好,和招供似的说:“没跟人打架。”

 

四个问题里挑了一个最不咸不淡的答了,黄少天眼皮一跳,心说这小孩儿真是个人精。

 

“哦,那就是被别人打了。”

 

六岁的小孩儿再早熟表情也藏不住,何况是真的委屈加不知所措,叶修一低头黄少天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他后悔自己昨天晚上只顾着拥抱被窝,竟然没顾上多看叶修几眼。他把叶修从被子里捞出来,拍了拍他的小身板,看他穿上衣服,转身去收拾自己的钢丝床,这使得他刚好和叶修放在椅子上的灰头土脸的书包打了个照面,上面那么一个脚印正踩在颜色最浅的地方,看大小也是个小孩儿。校园霸凌这种事说起来一点都不新鲜,谁上学的时候没遇到过,或者没围观过,甚至还有不少人被迫参与过,女生勾心斗角,男生聚众斗殴,没什么稀奇的。

 

黄少天的眼神顺着书包看向了还在床上穿衣服的叶修,叶修的动作顿了一下,好像有点紧张的去舔嘴唇上的死皮。黄少天看的皱眉,也不管书包了,走过去帮叶修套上裤子,又拍了拍人家的脑袋,“在学校多喝点水,我记得你们教室里就有饮水机,换季的时候不喝水会生病的。”叶修点点头,说了句知道了。

 

黄少天拧了把湿毛巾把叶修的书包擦干净,没再多说什么,就牵着叶修的手送他去上学了。临走的时候也没说放学来接他,只多说了一句别忘了多喝水,就转身去赶公交车了,叶修低着头往学校走,怀疑黄少天是生自己的气了。

 

他最初吃着黄少天买来的包子,被黄少天扛去派出所的时候还会顶个嘴反个抗,然而等到他一下子发觉黄少天没打算把他丢掉,而是带回家之后,他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和黄少天相处了。他只是凭借孩童的直觉认定黄少天是好人,不是“别人”,自己乖乖的就没什么问题,就像在家里时,一切按照妈妈的吩咐做,她就不会生气,也不会骂自己。可这次自己和别人打架,还是黄少天自己发现的,叶修把校门口到班里的那段路走成了十万长征路,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黄少天没说不来接他,也没说来接他,总不会他就这么不要自己了吧。他摸着挂在脖子上的家门钥匙,心里七上八下。

 

那天他记得黄少天的嘱咐,喝了好几水壶的水,他脸上的那块青紫惹得同桌女同学大呼小叫,班主任王老师也拉着他去办公室问了半天,他一反常态的一口咬定是自己摔的,特别怕王老师打电话给家长兴师问罪,黄少天本来就生气,自己不能再添乱了。他那点小心思猜不到的是,黄少天早自习的时间里就已经给王老师打了电话,班主任即使不上早自习也要比其他任课老师早到学校,王老师接起电话,就听见话筒里一把略显稚嫩的少年音,那人自我介绍说:“王老师您好,我是叶修的哥哥。”

 

她一下子想起来叶修是有这么一个哥哥,不如说好像只有这么一个哥哥。当初办转学来的是他,上下学接送来的也是他,她问过把叶修办进学校的魏主任叶修的家庭情况,魏主任也是被魏琛忽悠的不知真相,只说家里出了点事情,父母都不在本地,跟奶奶和哥哥过。叶修看上去是那种家境优渥的小孩儿,王老师就不禁开了脑洞,这个家里出了点事情实在是既模棱两可,又能让人浮想联翩,还会觉得话题敏感不好多说。

 

这个电话听了没几句她就锁紧了眉头,举着电话就去了自己班的教室后门,从玻璃里往里看,果不其然看见坐在倒数第二排的叶修脸上一块吓人的青紫,再加上黄少天几句猜测,王老师已经猜到是谁干的了。她把那帮为祸学校的熊孩子给黄少天讲了一通,意思黄少天也听出来了,那个钱贵之的老爸给学校捐过一大笔赞助费,还兴建了一个小礼堂,学校一帮领导心力交瘁就盼着他这倒霉儿子快点毕业彻底滚蛋,估计是不可能在最后一年给他吃处分,导致前功尽弃的。

 

黄少天知道王老师也难办,他只能拜托王老师关照一下叶修,然后保证以后自己肯定日日接送,惹不起还躲不起么,平头百姓对付权贵,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王老师叫叶修谈话,自然是出于班主任的责任心,要知道第一节课刚下,小班长就告到自己这里,说叶修和别人打架受伤了,可见到叶修以后,为人母亲的那股子无差别泛滥的母性情怀就涌了出来,叶修又聪明又听话,低年级班里每天都麻烦不断闹得人焦头烂额,难得有一个不找麻烦的可不被班主任宝贝着。一想到叶修的父母都不在身边,她就忍不住想扮演一下知心姐姐的角色,结果叶修一下给她堵回来了,一口否认了打架事件和钱贵之的存在,就咬定是自己摔的。

 

可王老师一点都没生气,反而觉得这小孩儿怎么能这么懂事。他一年级没上完就被带到了新城市,家里的变故肯定不小,所以可能出于本能的自我保护,苦果都自己咽,特别怕给任何人找麻烦。王老师和叶修这一个不说实话一个自顾心疼的对话迫于课间的短暂而结束了,王老师让叶修回教室好好上课,看着小小的背影王老师那叫一个捧心啊,这孩子太招人疼了。

 

当天放学王老师特地留到最后,打算亲自把叶修送到他家长手里,结果下课铃一打,她收拾了一个包的工夫,教室里就不见人了。一问还在扫地的值日生,说叶修今天跑的特别快,王老师以为是家长来接等不及了,心想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什么风浪都忘得快。

 

她不知道叶修一下课就风一般的冲出教室飞奔到校门口,是为了等黄少天。他没有手表,不知道时间,等人本就度秒如年,所以没等十分钟他就心灰意冷了,十分钟在他的感知里长的好像一个小时,他想,少天哥哥果然生气了,他不会来接我了。想多错多,叶修用他的小脑袋每天盘算着过多的心事,难免太敏感了些。他这天难得露出了一点懊丧的表情,一路从校门口走去公交车站,说意外也不意外的,他又被扯进了小巷子。

 

叶修几乎都要服了这群小霸王,怎么自己身无分文外加打不还手,他们还要盯着自己不放,总不会是打人有乐趣吧。叶修虽然心事重可不是什么坏孩子,他自然不会分析出,在钱贵之他们眼里,打人本身还真就是一种乐趣。叶修这天紧攥着书包袋不肯让对方轻易的抢走了,因为黄少天早上拿着布擦了半天才擦干净,这个书包已经和包里的课本一样,在他心里被归到了不能侵犯的领地里。

 

就在钱贵之手下的一个尖嘴猴腮,校服脏到看不出原本蓝白色的小弟要上手拽叶修头发的时候,昏暗的楼道里,骤然传来一声巨响。学校旁边的这片居民区也是八十年代建的老房子了,楼梯扶手是已经生了锈的铁管子,原本大概刷了绿漆,现在摸一把就是一手的锈。方才是有人打东西大力砸了楼梯扶手一下,以至于余音绕梁,连钱贵之都被吓的腿一软。这栋楼只有六层,每层两户,统共十几户人家,这个低年级放学的时间是没有人出入的,钱贵之正是知道这一点,才放心在这里揍叶修。所以他知道眼下的声音势必不是来自于楼里的住户,而是和他一样,绝非善茬。

 

身后没人,声音是从头顶上传来的。叶修还低着头护着书包被逼在墙角,钱贵之壮了壮胆子,心想说不定是什么杂物掉下来砸出的声音,正自我安慰着呢,就听到头顶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个比他们要高很多的男生从那里探出一个脑袋。

 

“可把你们能耐坏了,在隔着学校两堵围墙的地方就敢打人勒索?手段还这么下作,要不要哥哥我教教你们怎么打人效率比较高?赤手空拳不大好,打人嘛,还是要有家伙。”说完钱贵之就看到说话的人开始下楼梯朝自己这边走,楼道昏暗,差不多就隔着一个栏杆的时候,钱贵之才看清来的人长什么样。

 

黄少天染过头发,戴着耳钉,最重要的是手里拎着一截棍子,嘴里居然还叼着一根棒棒糖,正慢悠悠的往楼下走来。钱贵之再老大也只是六年级小学生,而黄少天呢?一米七几的身高足够他仰视,而且那架势,怎么看都像是深谙此道的。钱贵之特别仗势欺人,但看他只敢欺负“弱鸡”就知道,他也特别没种,黄少天棍子刚招呼到离叶修最近的那个熊孩子的小腿上,钱贵之已经领头撒腿跑了,之后就听一阵狂奔乱步,那七八个人瞬间就连个衣角都跑没了。

 

黄少天扔了那截看上去是顺手从楼道杂物堆里捡的棍子,不讲究的伸手在牛仔裤上蹭了蹭灰。至于叶修早就从黄少天出声说话的那一刻就目瞪口呆了,少年老成带来的云淡风轻气场灰飞烟灭,黄少天看着叶修的表情,头一回觉得自己捡回来的是个六岁小孩儿,而不是一个心事沉重的小人精。一时叶修不知道该说什么,接着连一句“少天哥哥”都没叫出口,黄少天就开始滔滔不绝了,刚才那装腔作势吓唬小孩儿的语气瞬间变回了原本的画风,“我靠这帮没家教的小屁孩儿,这么胆大包天老师都是吃干饭的吗?一看家长就是有钱生没钱养,养出这么一帮祸害东西。我以为至少有个高中生给他们撑腰呢,结果领头的就是那个姓钱的小孩儿?哎叶修你行不行啊,一个男子汉就被人按着打?我说地上那么脏你还不快起来!”

 

叶修手忙脚乱的被黄少天拽起来,又被转着圈扑打了一番校服上的灰,然后黄少天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葡萄味的真知棒塞到了他手里。他本以为黄少天刚才那一车话无非是打个前哨,后面必然跟着另一车,没想到黄少天只接过了他的书包拿在手里,又牵起了他的手,说:“走吧,回家。”

 

作者有话讲:

这篇隔天一更,发文时间还是每天早晨=3=

昨天撸大纲的时候跑出一个老叶小黄的脑洞,上次点梗也有GN说想看,等这篇结束我搞一搞(搓手.gif)(在年龄差操作的路上越走越远……)

还有几位GN的点梗有机会我也会试试看的,嗯……取决于摸鱼情况(。)

最后多谢喜欢><!

评论(18)
热度(274)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