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晴江》15

大黄小叶,架空养成。


前篇见归档。


15

 

魏琛的创业团队实在和承包倒闭货代站一样让人猝不及防,整个公司上下里外一共三个活人——总经理魏琛、副经理黄少天和喻文州。

 

反正人少,一不小心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魏琛的离开在公司闹出很是不小的动静,一个公司谁都能走,唯独业务和财务要慎之又慎。这两个职位都踩在公司的命门之上,最重要的是一旦业务员被挖角跳槽,很可能就等于他手里掌握的全部客户资源被从这头连根拔起,然后顺手送给了下家。魏琛在江城储运做了十年,和老板是能说上话的,老板放他走是因为信任魏琛的为人,只是没想到他还带走了黄少天,甚至像是顺手一般捞走了市场部刚干满三个月的实习生喻文州。

 

所有人都当喻文州是个添头,只有黄少天知道,如果没有喻文州,魏琛的创业大计还真不一定如此飞快上马。

 

喻文州这个人在江城储运的三个月里,既显眼又不显眼。他是全国TOP5的江城大学经管学院的高材生,读物流管理专业,当初面试过的轻松无比,几乎是被老板捧进来的。老板的心思不难猜,公司里多少年不见如此根正苗红的科班生,尤其喻文州指名要进的市场部,完全就是魏琛一个老大哥带着一群不着四六的小弟,一查简历全是中专文凭,就黄少天一个大专生,还是夜校的。喻文州谈吐不俗,颇有见地,和同期面试的那些开口就给公司和自己画大饼的愣头应届生对比鲜明,老板有意留他归正一下魏琛的野路子。

 

然而他早知今日,必不会当初。

 

喻文州刚进来时魏琛和黄少天都不怎么能看得上他,只觉得既然是靠学历当敲门砖的高材生,就老老实实坐办公室看文件,他们这边不吃底薪吃提成,身家性命全系在当月业绩上,别说大学生,就是硕士博士放在这里有什么用,课本上的知识变不成你谈业务的筹码,甚至变不成你应酬往来傍身的酒量。谁知道三个月刚过一半,三个人就一拍即合了。

 

不过这个一拍即合,基本是魏琛和喻文州在拍在合,黄少天完全是被提点的那一方,算是个见证者。他自认能力有余,却自知眼量不足,他一路走来,最初是为在江城安身立命,后来是为拉扯叶修长大,不至于和他过委屈日子,在储运这一行,江城就足够大,再远的他没怎么想过。魏琛放言江城储运要完蛋的时候黄少天认认真真的忧愁过一阵,可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魏琛和喻文州都在江河日下里看出了这个行业正缓缓洞开的一道“生门”。

 

一个人事业的搁浅,亦或一个公司一个企业的扑街后卷土重来的境况可称一句东山再起,那如果是一整个行业呢?魏琛对此的回答是一根烟和一句粗口:“屁!什么东山再起,谁跟你说东山倒了?”东山没倒,也不会倒,全球化的网络铺向地球上每一寸有人的地方,有人就有贸易,有贸易就需要有人迎来送往。江城储运要完蛋不是储运行业的问题,是江城公司的问题,准确的说,是江城公司所代表的那一套僵化古板的运营模式的问题。

 

时代在召唤,老人该让步,年轻人该出头。黄少天看看自己和喻文州,又看看说话时胡子拉碴一身酒气的魏老大,也必须不情不愿的承认,魏琛虽然已经一脚踩在三十岁的门槛上,但好歹依旧抓着青春的尾巴。拳怕少壮,白手起家则专克少壮,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有勇气跟着魏琛背水一战,也不知道喻文州如何敢拿着金牌学历在这个只有三人的公司当业务主管。

 

大概是不论饮冰几何,少年的血永远不会凉。

 

 

叶修用钥匙打开家门进到客厅,意外地发现黄少天居然早就回来了。之所以能看出一个“早”字,是因为这位正以一个无比大爷的姿势,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客厅是房型配置里原本的叫法,实际上这个客厅身兼数职,既是餐厅,又是卧室,还是黄少天的办公室。为了充分利用空间,他抛弃了房东仍在屋里落满灰的沙发,去二手市场淘换了一个舒适感勉强过得去的沙发床,顾名思义,立起来就是沙发,放下去就是单人床,但因为并没有什么外人来他们家做客,这个沙发买回来以后就被放倒了,再也没起来过。此外,靠厨房外墙的一侧角落里放着一台小冰箱,挨着冰箱是一张四脚木头桌,再往前是阳台,衣服挑出去晾在屋外,阳台空出来,黄少天就在这里放了一张书桌。书桌正对窗户,像是在筒子楼的小屋里,往外能刚好看到家属院一棵老树的树冠,郁郁葱葱。另外一间名义上的卧室被黄少天全盘拨给了叶修,这算是叶修这几年来头一次有私人领地这种东西,不过叶修明显不怎么珍惜,更多的时候他都把作业和书搬到黄少天那张桌子上完成。黄少天近来忙起来总是不在家,他就索性不回屋,直接在沙发上睡过。

 

黄少天此刻的睡姿实在太过奇异,叶修皱着眉头看了几眼,忍不住要去帮他扶扶正。他刚伸手抱起了他垂在沙发底下的那条腿,黄少天就被他给弄醒了,表情有点迷茫,像是记不起自己怎么睡着的。等到看清来人是叶修,他猛地一个打挺蹦了起来,“完了完了完了,我买的菜还扔在厨房,本来打算给你做晚饭的,靠!一睡全没了!”他揉着脖子赤着脚就往厨房跑,叶修跟上去看了一眼,果然肉是肉菜是菜,电饭锅里空空如也,没有米也没有水。他对此习以为常似的毫不在意,蹲下身从柜子里翻出一包挂面放在案板上,“做也来不及,只能下个面条了。”

 

黄少天痛心疾首,但也只能挽起袖子,把脑海里勾勒好的丰盛晚餐缩减成一锅卧荷包蛋的西红柿鸡蛋面。他们两人吃了一锅,面汤下肚,碳水化合物摄入过多,黄少天摊在椅子上只觉得自己现在能沾枕头三秒钟之内睡着,他起身把碗筷收拾到厨房顺手洗了,又不讲究的借着厨房水龙头洗了把脸。

 

他抬手擦了一下眼睛上沾的水,眯着眼睛准备去卫生间拿毛巾,期间路过叶修身边,听见叶修说了一句,“哥,明天要交三十块钱班费。”闻言他又更加不讲究的扭了下腰,把裤子口袋对着叶修,叶修无奈之下自己掏兜,一边摸出三块硬币,另一边摸出一卷零钱,外加一张卡。叶修抽出一张二十和一张十块,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那张卡,不看不要紧,叶修心跳瞬间过速,他发现这似乎是一张荣耀账号卡。

 

黄少天早在叶修数钱的空当里去卫生间扯了毛巾擦脸,擦干净以后终于能看清人,他看见叶修手里的两张纸币,把那卷零钱里的五十块也拍到了他手里,“让你拿三十就拿三十,怎么那么老实,你自己上学放学,兜里没点零花钱怎么行,赶上我忙的时候也能自己买点吃的。”黄少天说了一长句,换来叶修一句后语不搭前言的话,“这是……荣耀?”

 

黄少天这才发现叶修正在端详那张荣耀账号卡,第一区首版,他排了会儿队才买到。

 

“对啊,我看这游戏的风刮那么大,就有点好奇,就为这魏老大特地放了我半天风让我去买卡,去的时候是发售日第二天,排队排的我都要吐了。不过买了也没怎么用,每天累死累活哪顾得上打游戏,就最开始去网吧玩了两把。”黄少天说到这里,凑近叶修看了他两眼,笑的有些别有深意,“难得看你这么有兴趣的样子,想玩儿啊?”

 

叶修怀疑自己兴奋到两眼冒光了,否则黄少天不至于这样盯着他,他有些讪讪的咳了一声,“看同学玩儿过。”说完却又忍不住低头去看那张账号卡,竟然半天都没还给黄少天。

 

“这游戏宣传了那么久,的确也对得起撒出去的广告费,就是上手难度挺大的,就我那点有限的时间还没研究明白,算了,说再多也没用。”叶修听到这里眼神一黯,刚想恋恋不舍的把账号卡再塞回黄少天的裤兜里,却听到他继续说道:“你周末快点写作业,写完了我带你去网吧。”

 

叶修像是一时间没从这突然的惊喜里跳出来,他今天才说恨不得从天而降一个装好“荣耀”的电脑,没想到走大运,账号卡和电脑瞬间都齐了,他眨巴着眼睛,半晌才默默道:“网吧不许未成年人入内……”

 

黄少天浑不在意的指了指自己,“单独的未成年人不可以,但家长陪同的可以。”

 

叶修看到他摆谱一般的长辈架势,想起今天徐老师那番针对封建家长的言辞恳切的控诉,一时没忍住,堪堪就要笑出来,黄少天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他,正待说什么,叶修早已丢下一句“我去写作业”就钻进屋了。


作者有话讲:


说一下><本文一如既往…会稍稍带一点喻王,一点点。

评论(9)
热度(251)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