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晴江》17

大黄小叶,架空养成。


前篇见归档。


17

 

喻文州几日前就同魏琛和黄少天打好招呼,自己这个周末无论如何都要请假,原因是陪一个重要的“朋友”。看上去有理有据,实则事实讳莫如深。对此黄少天的了解要比魏琛多一点,他知道喻文州在大三那年就搬出了大学宿舍在外租房,舍友是他经管学院高一级的学长,后来这位学长去了B市财经大学读MPAcc,按道理两人的舍友关系应该就此结束,可喻文州仍然住在那间房子里。

 

多半是同类人之间存在的探测器过于敏感,黄少天对喻文州和这位不具名学长的关系有些猜测,而此刻眼前两人因些许身高差的缘故而微微错开的并肩背影所散发出的气场,为黄少天的猜测补贴上了最后一块严丝合缝的砖。

 

黄少天不怎么直,这一点他自己知道,喻文州大概也知道。天生的性取向在青春期抬头的时候就会显露出端倪,黄少天在初中时期尚且能捡着堆成小山的情书看上几份,面对堵到放学路上的大胆告白顾左右而言他,但到了高中他已经对女生投向自己的热烈目光感到如芒在背,且没办法继续和一票好兄弟毫不脸红的玩些尺度出格的游戏,比如互坐大腿、互扒裤子和躲在小黑屋里看有颜色的视频。

 

他不确定自己当年毅然离开G市和父母划清界限,是否与对自己“大逆不道”的天性可能会惹出的麻烦有关,但这几年他忙于搬砖糊口,说实话也没有什么时间去谋求一段关系来换取慰藉。他甚至几乎不认识任何一个“圈中人”,喻文州算是第一个,他们之间的坦诚起源于某些细节凸显出的心照不宣。

 

有这些已知因素打底,黄少天一时不知道该不该过马路打招呼。他不清楚喻文州的那位学长是否有意向接触和他男友性取向相同的同事,也不确定刚刚浮光掠影的一个眼神里,叶修有没有看到马路对面两个人被外套下摆挡住一半,但分明握在一起的手。

 

他早已想好这些没有什么对叶修隐瞒的必要,但叶修年龄摆在那里,实在不会产生什么导致出柜的契机,只等他自己来问就是。可没想到从网吧出来就撞上这么一幕,黄少天正在左右不定的思忖,谁成想几辆过路车呼啸而过之后,马路对面的喻文州刚巧一个回头,在一辆大货喷出的呛人尾气里看到了近在两车道之外的黄少天和叶修。

 

他和身旁人握在一起的手自然而然的松开,既不慌张也不刻意。黄少天看在眼里,便也大大方方的隔着马路叫了一声“文州”,拉着叶修的手跑了过去。

 

喻文州回了一声“少天”,又语气坦然的介绍道:“朋友,王杰希。”


反观眼神里透出的,则是我知你知的笃定。

 

黄少天同王杰希握过手,听到对方妥帖得体的说道:“你好,经常听文州提起你。”

 

喻文州介绍完这边两位,转而看向了叶修。叶修的身高已经差不多到了黄少天肩膀的位置,不需要弯着腰打招呼了,黄少天只见喻文州笑着应下叶修一句“哥哥好”后,指着王杰希说道:“这是你王叔叔。”

 

叶修&黄少天&王杰希:“……”

 

叶修是小辈,黄少天则一时半会没理解这二位在玩什么新鲜的情趣,还是王杰希淡定的错开投在叶修身上的视线,转而看向喻文州的眼神颇有些哭笑不得,“怎么我平白无故的长了一辈?”

 

“因为你比我和少天年纪大。”

 

“几个月也算?”

 

最后黄少天看着眼神如探照灯一样在他和喻文州还有王杰希脸上来回扫过的叶修,硬着头皮出来打圆场,“行了行了,文州你别闹人家,照你这么算叶修是不是该管魏老大叫爷爷了?”

 

按理说魏琛当得起叶修一句叔叔,不过他脸皮比较厚,赖在大哥这一辈上不肯往上走了。喻文州光明正大的挤兑在王杰希的眼里仿佛和叶修看黄少天的话唠一样稀松平常,这一页很快在叶修又一句“哥哥好”里揭过去,黄少天便问两人怎么在这里,喻文州说是王杰希想来自己的公司看一看。

 

“来都来了,进去坐坐吧,就是乱七八糟的不怎么收拾,也就文州的办公桌能看。”自从蓝雨开张后,叶修也没有来过这里,如今一脸好奇的模样,王杰希也没拒绝,提议的黄少天率先摸出钥匙上前开门,卷帘门拉开大半截供几人躬身钻进去,又打开了办公室的顶灯。

 

进来之后就会知道黄少天方才的一席话半点谦虚也没有,这套办公室一共五间屋,迎门一间空旷大厅,此外左右各二,东城区的货代站此前只接一些小量的代理业务,人手不多,蓝雨接盘以后,在四间小屋上敲了办公室的牌子,其中尤以总经理办公室最为唬人,不过拉开门就会看到不拘小节的魏总连张像样的办公桌都没有,依旧沿用倒闭的货代站千疮百孔的家具。事实上四个办公室都形同摆设,上班时间三人基本都是聚在大厅里一人一个桌子,连开会带讨论。

 

业务起步阶段,局面未曾打开,何止一个焦头烂额。叶修在黄少天的办公桌前坐下,发现没有完全关紧的抽屉里扔着一大堆单包装的速溶咖啡,面前的马克杯里有厚重的咖啡渍痕迹,脚下一个纸箱里填满泡面、饼干和各种用来垫饥的零食,其余各种文件勉强算是乱中有序,夹在五颜六色的文件夹里,和黏在电脑屏幕四周招展的便签纸相映成趣。相比之下,对面喻文州的桌子的确整洁许多,王杰希正信手拿起喻文州放在桌上的一个相框,若有所思的打量着。

 

办公室真正的主人一个忙着接水,一个随手收拾起了散落的打印纸塞进柜子里,最后各自拉来一张办公椅,四人围坐在了一起。

 

“他们研究生的开学时间比本科晚一个星期,明天就走,本来是在附近乱逛,走着走着就过来了,看见你们的时候我正犹豫要不要开门呢。”喻文州详细解释了一下两人出现在公司门口的原因,之后听到黄少天和叶修原来一直在对面网吧里玩游戏后忍不住笑了,“第一次听说有带着孩子进网吧玩游戏的家长。”

 

“想玩就玩,学习上他自己有分寸,我必须捍卫自己夜校毕业生的尊严,不和你们学霸聊这些。”黄少天知道喻文州多半和王杰希说过自己和叶修的关系,便也没有多谈,可惜话题还是沿着学习这两个字聊了下去,得知喻文州和王杰希当初各自放弃了保研名额,一个毅然投入实习后来参与创业,一个跨校考研一战成功,两个人一致的不走寻常路,没想到殊途同归。

 

“他其实本身就是B市人,高考到了江城,没想到最后又回去了。”

 

“当时想的是借读大学的机会去外面看看,考研走回头路实在是因为财大只有那一个。”王杰希端起一次性纸杯喝了口水,话锋末了转回,添了可有可无却指向分明的一句,附带着眼神藏光的往旁边一飘又收回。


“我很喜欢江城。”

 

作者有话讲:


今天大概不宜出行,惨到吐血,穷的叮当响还破财…

果断双更攒RP…晚点儿大概还有一发论坛体QAQ

评论(13)
热度(223)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