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晴江》19

大黄小叶,架空养成。


前篇见归档。


19

 

这一年的冬天冷得出奇,各路媒体滚动播报着数十年一遇的低温预警,两股寒潮自西伯利亚分流而下,南方冻雨连绵,北方雪封千里。

 

家属院福利十足,自己架锅炉烧暖气,起早贪黑万般敬业,屋里暖和到睡一觉起来嘴唇都干的掉皮。叶修一觉醒来发现黄少天早就不见人影,他慢吞吞的掠过床头柜上堆成小山的纸巾球,拽过放在枕头边的睡衣穿上。厨房的微波炉里留了早餐,煎蛋火腿三明治配一杯尚有些许余温的牛奶,吃早餐的过程中他又不讲究的擤了两回鼻涕,感冒使人味觉丧失,连带黄少天亲手做的三明治都不怎么好吃了。

 

生病对于叶修来说是少见的体验,他甚至都忘了自己上一回感冒到发烧是猴年马月的事情,可能因为黄少天已经把自己折腾成了一个病秧子,老天有眼,没有再多难为这对早年连医院都去不起的苦命兄弟。咽下最后一口面包片,叶修把盘子拿去丢进厨房水池,回来躺倒在沙发上发呆。可惜仰头就是大白房顶,这间屋子始终被原房主拿来出租,辗转了不知几家租户,连简易装修都算不上,是以天花板连个带样式的吊顶都没做。他在沾满黄少天味道的沙发床上翻来覆去,最后居然是找出一个小破手机,开始循环播放新概念英语。

 

寒假开始半个月以来,叶修称得上是言出必行。他写完了寒假作业,提前搬回了下学期要用的练习册和参考书,每天早晨准时起床背英语课文,黄少天提供的退役手机又卡又慢,好在录音机功能勉强合格。他不想打扰难得有几天能睡懒觉的黄少天,便日日披着外套往楼道里钻,屋里屋外温差巨大,没两日他就终于光荣中招,第一次败倒在换季降温时期爆发的流感面前。

 

虽说昨天夜里就退了烧,可叶修还是觉得骨头缝里都在泛酸,听了十几遍的课文更让人提不起兴致,他头一回觉得没有电视没有电脑也没有黄少天的假期如此难熬。黄少天不像叶修,没有把被子叠的方方正正的习惯,从来都是睡醒掀开时什么样就什么样,叶修不多时就被英语课文再度催生出睡意,他脱掉睡衣钻进被窝里,渐渐又睡了过去。

 

 

“给谁打电话呢?叶修?”魏琛趁着等信号灯的间隙里点了根烟,一旁副驾驶上的黄少天按了两下手机屏幕后,转而把手机又踹回了兜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魏琛吐出来的一口烟呛了一脸,连忙去开车窗,又被刀子似的白毛风刮了满头,黄少天天人交战了五秒钟,还是选择关了窗户,再把自己的围巾扯到盖住鼻子的高度。

 

“老大咱能下车再抽么?”昨晚叶修发烧,黄少天本来就没睡好,今天又被魏琛新车上的甲醛配劣质汽车香水熏的晕车,这会儿又加上一层二手烟,三种味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被车内暖风煽风点火催发的愈加浓烈,黄少天此刻感觉自己头昏脑涨,胃里翻江倒海。

 

“你小子能不能别和个大姑娘似的,哪来那么多毛病。”魏琛说完又狠狠吸了一口,夹着烟把手夹在方向盘上,“行了行了,前面拐弯就到。”

 

魏琛将他锃光瓦亮的新车停在一个高档小区门口,小区车闸是蓝牙感应,外来人士只能乖乖的停在路边。黄少天撑着车门换了半天气,才总算把肺里那些个有毒气体给吐出去,那边魏琛拎着从后备箱里拿出来的几个礼盒走过来,递了一个给他。

 

年前给各路客户送礼这码事,黄少天跟了魏琛这么多年早已做的轻车熟路,喻文州也跟着跑了几天,昨天才刚刚放了假飞B市。因为是上门拜访,魏琛和黄少天都穿的人模狗样,唯一的坏处就是没有了羽绒服,黄少天只觉自己整个人在寒风里和裸奔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想赶快冲进小区,上楼进屋。

 

面前的小区里住的是他们送礼名单里压轴的大客户,谈了几轮,对方始终对蓝雨的业务能力表示怀疑,没有签下代运合同,魏琛自然是不会放弃,凭着他和这位刘厂长的几面之缘,执意要在年前这个关口争取攻下此城。黄少天大冷天的不想喝风,破天荒的特别话少,只边走边打量小区建筑,这些高档小区除了楼房设计有些许差距之外,乍眼一看都千篇一律,他兴致缺缺的吸着鼻子,怀疑自己可能被叶修传染了。

 

“我跟你说,老刘这个人啊……说实话不怎么地道,和他打交道要小心点。”魏琛穿着西装大衣也难掩一身痞里痞气,黄少天闻言皱皱眉毛,他们打交道的人上三流下九流无人不有,魏琛既然这么说,无非是这位刘厂长有那么点有钱人都会有的倒霉毛病。

 

“一会儿进门长点眼色,别说错话,这屋里的女人不是他老婆,你懂吧?”两人都没带手套,拎着礼盒的手被风来回扇着巴掌,魏琛有点扛不住的把盒子都换去一只手,另一只揣进了口袋里,“听说他正牌老婆还带着女儿在老家,他发了财这么多年都没接过来,这边这位也很多年了,给他生了个好儿子,就上位了呗。”

 

糟糠之妻贬斥冷宫,城里小三母凭子贵的故事黄少天这些年都要听到耳朵长茧,尤其是因为叶修的缘故,使得他对小三和私生子这个群体实在不怎么能提起正常客观的情绪。他嗯嗯啊啊了几句,视线在小区正中央不再喷水的喷泉上悛巡了几圈,又很快收了回来。

 

刘厂长的小三出人意料的并不年轻,那个用来上位的“好儿子”竟然也年龄不小,看上去和叶修快要差不多。这位小胖子显然见多了上门送礼的客人,一副爱答不理眼睛顶脑门上的态度,连声好也没问,就转身回屋了。魏琛递出去的红包被他随便扔在茶几上没动,还是当妈的打了个圆场,把红包给收了。

 

魏琛这个老板没家没业,本来就是要装孙子的,黄少天作为装孙子的老板的跟班,能做的也只有全程赔笑脸。刘厂长倒是没摆架子,可到最后话也没说死,这场有准备的仗半路夭折,魏琛很会读空气的麻溜告辞,和黄少天离开中央空调的庇佑,重回白毛风的怀抱。

 

“走吧,先送你回去,这边走顺路。”魏琛揽过黄少天的肩,和他的小跟班勾肩搭背的往外走,黄少天的眼睛快要被狂风卷出迎风泪,眨个不停,他来回走了一遭才意识到这小区的设计十分熟悉,很像是很多年前叶修领着他去过的,那个小孩儿曾经的家。他又像来时一样,目光掠过一排排的公寓,修剪精美的花径,尤带水渍的喷泉,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有一天也给叶修赚出这样一套房子,又想着,不管怎么说刚才那个没礼貌的小胖子真是命好。


因为叶修比之同龄人所没能拥有的所有东西,没有几样是他黄少天给得了的。


作者有话讲:


………………这章我原本打算再改改的,结果一个猝不及防被自动发布给卖了,算了顺其自然QAQ

评论(16)
热度(216)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