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晴江》22

大黄小叶,架空养成。


前篇见归档。


22

 

江城四水环绕,冬暖夏凉,气温降到零下三四度就算是到头了,往年下雪都是小打小闹,飘个半小时就歇了菜,又或者一场雨夹雪湿乎乎的落下来,撒到地上什么都看不见。黄少天的老家是个十一月底还穿短袖短裤的地方,纵然来江城许多年,也从未赶上过这么大的雪,叶修远比他“见多识广”一点,他们大一大小裹成两只熊踩在雪地里,黄少天专挑平整的雪面去走,走两步就忍不住回头看一眼自己留下的一串脚印,叶修连鼻子都挡的严实,只剩下一双眼睛看路,怕黄少天乐极生悲的滑倒,还要空出一只手去拽着黄少天的袖子。从家门口到小区外几分钟的路,两人就这么活活走了十几分钟。

 

黄少天原本不许叶修跟着他出门,小孩儿感冒刚见好一点,烧退下去,嗓子也不怎么疼了。先前他在家拿着叶修上学期用完的作业本,倒着翻开最后一页,在上面列着年货清单,他们两个吃不了多少东西,不过几年过去手头渐渐宽裕,也能从无奈的一切从简转向少而精致的方向去了。列完单子,他折好揣进兜里就预备出门,一回头发现刚刚有一搭没一搭应着自己问话的叶修早就没声没响的穿上毛衣,正低头系着围巾。

 

“你老老实实的给我在家呆着。”黄少天一巴掌拍向叶修系围巾的爪子,“外面天寒地冻的,又想没事找事?”

 

叶修动作顿了一下,飞快的把围巾再度绕着脖子缠了两圈,最后抬起头,呲溜了一下即将决堤的鼻涕,“我想陪你一起去。”

 

在黄少天看来,叶修这个孩子千般好万般好,只有一点他不大能扛得住。不知道是不是童年阴影让他过于担心失去,又或者黄少天对他的有求必应让他攻城掠地的太过顺手,叶修想要什么从来不懂得拐弯抹角四个字怎么写,只懂得抖出来说干净,说是我的事,答不答应则是你的事。

 

而黄少天还是黄少天,那个当年只不过被坐在江堤上无家可归的小朋友看了一眼,就拉着他的手带他去买包子的黄少天。他捏了一把叶修在暖气房里熏得红扑扑的脸颊肉,把他系的围巾结正了正,转身从抽屉里摸出一个无纺布的口罩塞到他手里,以求在寒风猎猎里能保护一下感冒时节可怜而脆弱的呼吸道。

 

还多亏了这个口罩。

 

叶修站在雪地里看黄少天堆雪人,他们从商场回来的路上又飘起了小雪花,这会儿两个人露出来的发梢和睫毛上都落着一层白色的雪沫,离得远的结了冰,离得近的便被呼吸撩化了。叶修隔着口罩时不时的咳上两嗓子,感觉到蒸腾的水汽把他眼睛都熏热了。他们先是回家了一趟,把买回来的大包小包扔到客厅的地板上,只来得及把要放冰箱的扔进冷冻柜,连对联福字都没来得及理,叶修就又被黄少天给扯出了门。

 

家属院里有不少孩子,大的小的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打雪仗团雪球,好在他们住的楼偏僻一些,在家属院的边缘上,离大门近,可很少有人往这边走。这导致黄少天这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窝在这里玩雪的丢人场面不会让太多人看到,叶修奉黄少天之命,悄悄从院子里叶子掉光的小树上掰下两根树枝来给他送回去,黄少天手套都湿透了,却还兴高采烈的招呼叶修和他一起。

 

比下雪更好玩的是下雪天的南方人这种段子,彼时的叶修是并不知道的。他小时候没什么外出玩耍的机会,最多是趁着保姆开窗户的时候他跑过去把纱窗也拽开一条缝,去摸一摸窗框上积的雪。即使如此,他也对堆雪人提不起什么与年龄相符的热情。

 

雪天过后,气温回升,雪会化成水,水又会结成冰。路旁的雪会黏上污色,雪人会渐渐缩小,塌陷,被路过的其他孩子踢碎,踩上鞋印,最后变成一滩丑陋的东西横亘在光秃秃的地面上,注定要被毁灭的东西,有什么创造出来的必要呢。

 

黄少天浑然不觉离自己几步远的小孩儿此时脑内着多么危险的想法,他正很是得意的把一个大雪球放在事前拍结实的梯形雪堆上,捡起叶修刚才折来的树枝,左右各插了一个。没眼没嘴,五官皆无的白面小人举着两只滑稽的树枝看着他,他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拍完之后不过瘾,又镜头一转,对准了面前的叶修。

 

叶修的视线没落在他身上,而他的手机设了快门静音,所以对方丝毫没有察觉到。照片里本该乱糟糟的背景拜雪景所赐干净了许多,整个人裹得看不出四五六的小孩子孑孑的站在那里,像只守着领地的小野兽。

 

而他的领地,究竟所辖何方?

 

黄少天收起手机,攥着湿哒哒的手套站起来,他蹲了太久,一时间撑着膝盖的手没有料到身体的僵硬度,在原地打了个滑,再加上猛地站起导致的头晕目眩,他的手在空中胡乱抓了一下,在即将朝前扑倒,毁了自己刚刚堆好的雪人之前,一只手旁边伸出来,力气不是很足,却也足够稳住了他摇晃的身形。

 

叶修扯掉了口罩露出通红的鼻头,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带着点显而易见的慌张。

 

黄少天顺势拍了拍他套着羽绒服所以软绵绵的后背,把他推到了雪人旁边站好。

 

“拍张照片吧。”黄少天在刚刚叶修站过的地方蹲下来,将像素不佳的镜头对准了表情和没有五官的雪人一样傻愣愣的叶修,“笑一下嘛,摆个姿势什么的。”他在手机后抬起头,朝叶修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来,“就像我这样。”

 

黄少天以一己之力堆得雪人小小一只,算上脑袋也只到叶修的大腿,他被推过来的时候刮到了右边那根树枝,有点歪了,叶修低头看在眼里,弯腰把它扶正。然后他顺着黄少天的话,摆出一个笑脸,还比了一个老土的V字手势。

 

好像拍一张叶修和雪人的照片就是黄少天出门的目的似的,他完成了使命一般跳起来喊冷,催促叶修快和他一起上楼。黄少天的大呼小叫伴着呼出的白雾在前后无人的小院子里回回荡荡,叶修跟在他身后,进单元门前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雪人。

 

“回去试试看无线网卡能不能用,这么多年了,咱们也看一回春晚。”黄少天走在叶修的前面,已经上了拐角的另一层楼梯,叶修循着声音歪头看他,黄少天冻得指尖发红的手在空中挥来挥去,很兴奋的模样。昨天他去了一趟公司拿回一台办公用的笔记本电脑,电脑老旧散热不良,开机一时半刻就发出嗡嗡的轰响,是魏琛用旧的,只放在办公室角落里吃灰,偶尔备份几个文档。黄少天把他找出来,又借了喻文州留在抽屉里还剩些流量的网卡,一并带回了家。

 

一场雪,两个人,一桌年夜饭,一场春节晚会,几串鞭炮,两张福字,四枚窗花……在楼道的窗户里向外看,还能看见孤零零蹲在楼下的雪人,因为没有五官,圆溜溜的脑袋什么角度看都像是在盯着人看。

 

他们终于能过一个普通又像样的新年了。


作者有话讲:


好久不见,小叶子给您拜个早年!(不)

PS.本文添加了文名TAG,欢迎直接订阅=3=多谢提议的GN❤

评论(38)
热度(220)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