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初次见面,请多关照》(1)

文前预警:


原作向/私设满天飞/ABO!ABO!ABO!/生子!生子!生子!

(要跑就趁现在!)(X)

本质是一块儿婚后日常小甜饼。

在此鸣谢 @Kasa_动词变位艺术大师  @Vermiss 两位太太对本文的大力支持,敬请期待两位太太执笔的本文前传⁄(⁄ ⁄•⁄ω⁄•⁄ ⁄)⁄

 

(1)


叶修在沙发上坐下,一只手拿起遥控器随便换了个台,另一只手原本打算揽去黄少天的肩膀上搭上一下,结果半路转道,原地降落,拍在了黄少天端着小碟子的手腕上头。碟子上原本好端端的一块卖相极佳的芝士蛋糕,此刻被他身边这位拿塑料小叉子横戳竖戳,形容惨烈,不忍直视。黄少天盘着腿坐在沙发上,中间搁了一个抱枕,蛋糕碟子就放在抱枕中间,他手上本来就没用多少力气,教叶修这么一拍,叉子上挂的一丁点奶油险些蹭到抱枕套上,他堪堪把手稳住,探出舌尖把奶油刮进口中,又朝身边飞了一记眼刀。叶修纯属看不过他瞎折腾,谁料还横遭牵连,可惜也是敢怒不敢言。

 

因为烟灰掉进沙发缝里这件事被黄少天追打了无数次的叶修同志最终只是条件反射一般的收回了手,连表情都跟着改旗易帜,生怕再次遭受诸如一次性手洗十只袜子这等酷刑,当然这一点上实在也怪不得黄少天,谁让叶修攒着袜子不洗,全都丢在脏衣篓里暗度陈仓,久而久之他自己都忘了,被翻出来的那天黄少天险些没把叶修的脑袋直接按进脏衣篓里和那些袜子大眼瞪小眼去。

 

无声而短暂的小插曲告一段落,黄少天继续有一下没一下的变着花样虐待手里的蛋糕,叶修刚从一场饭局上下来,这会儿也累的不轻,他自从退役后卷铺盖去苏黎世当了个领队之后,回来就空降进了电竞总局坐办公室,起点就是科级。被追着喊队长的岁月一去不回头,现如今只能在每年夏天带着一帮联盟大神闯荡国际赛场时能重温下回忆,余下的时间里他都在各种工作报告学习讲座的苦海里飘来荡去。游戏里他是大神,当年冯宪君堂堂一个主席被他犯上作乱也只能苦哈哈的认命,手边常备速效救心丸,而眼下办公室政治波涛诡谲,电竞总局和别的部门没什么不同,一样养着一堆别处调来的门外汉领导还有吃闲饭的关系户。一场饭局下来,叶修光是为了躲酒就无所不用其极,捡着空挡吃两口菜的时候,即使是十五岁就胆敢离家出走的他也不禁心有余悸的想一下,要不是家里老爷子名字响亮地位稳当,自己为荣耀明里暗里谋福利的时候还指不定要吃多少软刀子真脸色。

 

他这边倒在沙发上盯着电视屏幕发呆,芝士蛋糕的香味时不时的传过来,遥控器握在手里无意识的换着台,最后回过神来,正好停在纪录频道。电视台很没有人道精神的在九点半放送美食特辑,新疆的手抓羊肉腾出的白雾还没吹散,镜头一转就跳到了北京烤鸭油汪汪蘸蜂蜜的鸭皮。他看了两眼,正待顺着深夜报社这个梗调侃几句大晚上吃高热量甜品当夜宵的黄少天,一偏头却又迎上一片狼藉的蛋糕碟子,琢磨了几秒,终于咂摸出点不大对劲来。

 

“你晚上吃什么了?”叶修抬起屁股往黄少天身边挪了几寸,窝在沙发一角的黄少天也就着这个姿势朝叶修身上一靠,叶修看见身边人的目光从蛋糕移到正在片烤鸭的电视,最后兴致缺缺的叉了一块蛋糕放进嘴里,表情浑似像在吃肥皂。叶修满腹狐疑的捉起黄少天的手也叉了一小块吃进肚里,他对食物向来没什么鉴赏力,这些花花绿绿的蛋糕到他嘴里都一个味道,尝不出好坏来。

 

“什么都没吃。”黄少天语气怏怏的回了一句,这倒是不意外,黄少天素来是个食欲和精神一样旺盛的人,一年到头只在每个月特殊日子的前后对吃饭打不起太多精神。发情期就如同遥远的上个世纪里第一性别为女性的人类拥有的生理期一般,紊乱的激素水平在Omega的体内横冲直撞,个体反应不尽相同,可总会生出那么一点预兆,告诉你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了。黄少天的发情期在每个月的月末,他懒得做饭也不想吃外卖,唯有嗜甜的基因在这几天空前活跃,叶修已经习惯了在下班前接到他的微信指示,去买什么曲奇榴莲饼,蛋糕香芋酥。而今天他特地在聚餐的星级酒店买回的招牌芝士蛋糕只落得伏尸满盘的下场,这实在是始料未及。他挽着袖子的手臂贴着黄少天的身体,总感觉体温有些偏高的发烫。

 

“不想吃就别吃了,你饿了一天,这个刚从冰柜里拿出来,再吃出肠胃炎来,这个时间熬粥来不及了,要不我给你冲个麦片儿?”叶修伸手把惨不忍睹的盘子从黄少天手里拯救出来放到茶几上,又看了看尚在包装盒里的余下半个,“放冰箱吧,实在不行明天当早饭。”

 

黄少天对他煮麦片的提议表示默许的赞同,叶修起身去厨房烧水,仰着头开柜子门拿麦片的时候,余光瞥见黄少天也跟着挤了进来。他把速溶麦片撕开往马克杯里倒,等电热水壶烧开水的几分钟里,黄少天举着手机走到他跟前说道:“老叶,我怎么觉得我有点不正常?”

 

叶修还没来得及针对“不正常”的缘由提问一二,就被黄少天举到眼前的手机页面给出了答案。黄少天给他看的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恰恰是两人手机里都安装着的应用之一,该应用主要服务于Omega人群,运用精准算法按月推断易感期和发情期,后来的一个版本更新中又追加了Omega账户捆绑Alpha伴侣的功能,重要日期和注意事项会同步推送到伴侣的手机当中。不看不知道,忙了一个星期,本该惬意的周五夜晚还尽付于糟心饭局的叶修惊讶地发现黄少天本月的发情期足足推迟了五天。

 

黄少天随手点开APP自带的分析功能,曲线图哗啦啦的在屏幕上展开,今天的日期被标上了醒目的红框。他低头翻看着自己每月提交的发情期记录,对叶修说道:“虽说上下浮动七天都在合理范围内……不过我往年除了在客场比赛前后会提前和推迟,其余时间一向很准的。”

 

不比某些稀里糊涂的Omega,假如说黄少天昔日在赛场上的风格是胆大心细的机会主义,那么在生活里心细的特点相比之下更明显一点。比如家里的一堆理财账户叶修到现在都没搞懂,偶尔一次点开黄少天的APP界面还曾经被事无巨细的备注列表吓了一跳,从睡眠时间到情绪波动,从床上运动的频率到和谐指数乃至抑制剂的服用情况,他顿感头大的同时总会下意识的摸出自己的手机,将手机推送给自己的注意事项扫上两眼。Omega因为性别的天然劣势活的辛苦,而Alpha更应承担相应的伴侣责任,关于发情期的相关知识叶修自认和黄少天知道的一样清楚,近来他们事业稳固,生活稳定,身体健康,实在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会导致发情期的意外波动。

 

除去某个不受控制的客观原因。

 

黄少天最后还是被仅有的一点强迫症心理操纵,点开了日期红框右上角扭来扭去,脑门上好似顶着“点我呀点我呀”的小叹号,跳出的页面里用粉蓝相映的瞎眼配色写着一行大字,叶修离得近,一个字不落的全看完了——

 

“若发情期无故推迟五天及五天以上,且近两个月内有无保护措施的X生活,请注意可能存在的早孕情况。”

 

早孕两个字还做了特殊动画处理,和先前那个小叹号一样在原地扭来扭去,看的人眼冒金星。

 

两个月内不戴套的滚床单,指向太过明确,以至于两人的脑海里瞬间就跳出了画面,相对无言,老脸一红。一个月前叶修第四次带领荣耀国家队出征世邀赛,地点是德国慕尼黑,早在上个赛季就宣布退役的黄少天这次不甘寂寞的想随队出国,顺便旅游,叶修便利用职务之便外加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给他弄来一个顾问的头衔,之所以这么麻烦纯粹是因为想要一个能自由出入赛事场馆和包场酒店的许可通行证。决赛前一天黄少天好巧不巧的迎来了发情期,考虑到叶修的精力问题他吞了一天的抑制剂,然而这直接导致决赛结束后的当晚两人从天黑滚到凌晨,床单最后都甩去了地上,要是叶修没记错的话,那天晚上从第二发开始他就已经把戴套这事儿忘到几千里开外了。

 

沉默太久,电热水壶工作完毕响起的提示音都仿佛和两人隔了一层。可现下既顾不上接开水也顾不上冲麦片,黄少天顶着一脖子冷汗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叶修眼皮跳了几下,喉结一错挤出一句,“哥居然这么厉害,每次都一发入魂?”


作者有话讲:


惯例啰嗦几句。


这篇文源于和KK太太聊天时开的生子脑洞,因为KK太太说如果我写天天生包子,她和VV太太就写联动的恋爱/婚礼小甜饼,嗷!我再不搞起可以说不是人了!


*世邀赛宝宝设定来自于KK太太(笔芯)但由于我个人在役选手带球打比赛不大现实,擅自修改了一下,变成了(伪)世邀赛冠军宝宝(。)


以上!感谢你看到这里w

评论(21)
热度(509)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