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初次见面,请多关照》(3)

前方ABO生子出没。


原作向。


前篇:(1) (2)


(3)

 

“请问17号患者是哪一位?”紧俏的几间B超室门外颇有点人头攒动的意思,除非提前预约踩点进门,否则无论您姓甚名谁都要安心排号,过程比候诊室还要难熬三分。B超室不仅仅是产科专用,人一多就容易出乱子,经常是号码台来回滚动播报了好几遍都无人应答,只能护士亲自四处找人。

 

年轻的女性Bata问完话后环顾了一圈四下众人,只见几步远的地方有一个男人举手示意了一下,她连忙走过去,发现实在不是这二位没听见叫号或者耍大牌,而是男人怀里还圈着另一位,枕着他的肩膀,俨然睡熟了。男人露出一个抱歉的笑意,开口小声说道:“对不起,我们马上就过去。”小护士从男人近乎于只剩口型的话音里辨别出了意思,点了点头,转身跑回去继续忙别的去了。

 

眼见着护士走远,叶修艰难的挪动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动了动圈住黄少天的右手。怀中的人似乎不满意于他的动作,哼哼了两声,转了下脑袋,留了一个头顶金灿灿的发旋给他看。叶修无奈之下只好再度动了动肩膀,趁着黄少天终于舍得睁眼抬头之前,在他的头顶飞快的吻了一下。他们坐在临窗的位置,黄少天被晒的发烫,发丝里藏的俱是暖融融的阳光味道。

 

“轮到咱们了。”他在黄少天耳边轻轻落下这一句,把对方在这个无比适合打盹的午后里几乎变得黏糊糊的意识给捋顺清楚了。他见黄少天揉了揉眼睛,拿起了一直放在叶修膝盖上的病历。

 

黄少天昨晚没睡好,下半夜还在床上翻来覆去,愣是让自己变成了一张需要来回翻动以免糊锅的白面烙饼。早晨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就打鸡血一般的冲去卫生间,要说起来,叶修都是被他看到验孕棒上货真价实的两根红线后,忍不住飚了声余音绕梁的国骂声给惊醒的。更别说上午在医院里磨蹭到午饭时间,他们出去吃了顿简餐就回来继续排队,睡眠不足外加吃饱喝足,黄少天刚坐下没多久就晃晃悠悠的往叶修身上粘,几分钟没过便没了动静,低头一看,果真是睡踏实了。

 

他们两个耽搁了好几分钟才出现在B超室门口,这要换成哪家公立大医院八成早就被黑脸的护士医生从头到脚的训一顿了。就诊卡一刷,机器后面露出一张挂着标准五星服务笑容的微笑脸,“17号患者的家属是哪位?”叶修闻言应了一声,护士低头检查了一下黄少天的登记信息,确定叶修是他法定结婚对象及正式标记的伴侣,才肯放行,“家属也请陪同一起,这边请。”

 

今天头一遭允许随行的家属叶修有点受宠若惊的惊喜,他麻利的把病历就诊卡和黄少天的包全都揽在自己身上,跟在了带路的护士身后。

 

当黄少天已经结结实实的躺在仪器旁的诊疗床上时,他仍然有点不真实的惶惶然。和医生面前的设备同步的小屏幕安在床侧,护士很体贴的按照他的视线高低将屏幕的位置调好,黄少天盯着尚且黑漆漆的画面,情不自禁的开始了发散联想。这块巴掌大的屏幕上面,过一会儿当真会照出他肚子里的东西么?这才一个月多一点,小东西能长多大呢?人家都说怀胎十月,那过了十分之一,是不是至少得有个核桃那么大了?长出脑袋了么?长出鼻子眼睛了么?又或者还是一团什么都看不出的胚胎体,在他的肚子里慢吞吞的生长,就好像一个种在地里的土豆?

 

站在床边当壁花的叶修不知道黄少天此时脑内神经动态无比活跃,早已野狗脱缰般的把他们两个的亲生孩子脑补成了一个土豆。诊疗床窄窄一条,黄少天在上面想翻个身就险些出框,叶修连忙出手扶了一下,就在这时听见一直在机器前面做准备工作的医生发了话,“解开腰带,把裤子脱了。”

 

叶修扶着黄少天胳膊的手僵了一下,黄少天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医生,“呃……全脱?”他们两个大龄青年身体健康,父母安泰,算来都有好几年没进过医院,最多也就是发烧感冒的时候在社区诊所挂过两瓶水,这会儿好像白活了三十岁一样的和医生大眼瞪小眼。这次倒是护士忍不住笑出声,“不用,往下拽一点儿,露出小腹就行了。”

 

说话的小护士第一性别为女,黄少天干咳了两嗓子,挣扎了两秒钟,开始伸手解裤腰带。解开之后他在床上不怎么好看的扭了两下把裤子褪下去,再一抬头,发现叶修正扬着唇角看他,他忍不住抬手在叶修垂在自己眼前的胳膊上掐了一把,看到叶修表情扭曲了一瞬,他还没来得及得意,就听到医生的声音徐徐响起,“内裤也往下拽拽。”

 

黄少天一边拽内裤边一边悲愤的想,这才刚刚开始,等以后他肚子大到看不见自己脚尖的时候要怎么办呢,恐怕还要拜托叶修把自己抱上这张床,话说回来还不知道叶修这个体虚的宅男能不能抱得动。他的胡思乱想完全打不住,在万马齐喑的混乱思绪里自暴自弃的拽下了内裤边,在三个人的注目礼下露出了白花花的小肚子。

 

冰凉的仪器探头碰到肚皮的时候,黄少天明显的缩了一下。叶修不知何时在床边蹲了下来,黄少天不必仰头,一回头就能看见他的眼睛。他握住叶修搭在床沿上的手,两人的目光一齐移到了开始显现图像的屏幕上。

 

在两人完全看不懂的模糊造像中,是一团更加看不懂的黑白阴影。两个对人体构造一窍不通的大龄学渣你看我我看你,只能判断这块区域是Omega体内孕育胎儿用的子宫。探头又缓缓移动了几寸,一直无人讲话的室内突然有了人声,凑在大屏幕前的小护士忍不住“哎呀”了一声,吓的黄少天一激灵,手上动作不停的医生警告道:“一惊一乍做什么。”不过也仅仅是这一句,因为比起注意力全放在小屏幕上的黄少天,分神去看医生的叶修发现,医生说完这句话后望向屏幕的神情也明显的变了。

 

他有点紧张的开口问道:“有什么问题么?”黄少天登时也不看屏幕了,和叶修一起盯紧了手上动作不停的医生,谁知还是年轻的小护士快言快语,也不怕被骂,甜甜一笑,眉眼都弯成了月亮,“恭喜二位,是双胞胎啊!”

 

“双胞胎的几率大致是八十九分之一,这个月里您二位还是头一个。”生命的奇迹总是令人油然而生出些许惊喜,饶是本应见怪不怪的医生也藏不住的显出些笑意,“胎儿正常,发育良好,恭喜二位。”

 

“这个……这上面能看出来么?”黄少天好像还没有从现实的巨大惊喜里回过神来,他本能的将视线移回屏幕,随后和叶修两人在医生的耐心指引下无比艰辛的辨认出两个在他肚子里着陆的孕囊。

 

“其实在孕五周这个阶段,单胞胎拍B超的意义反而不大,相比之下双胞胎因为有孕囊分化,反而更清晰一点。”医生解释完毕,吩咐小护士去拿自动打印出的检查报告单,他低头签名的时候听到尚且躺在床上没来得及起来的Omega说了一句,“卧槽老叶你们家的基因真牛逼!”

 

医生笔尖一抖,被这位感想过于彪悍的准爸爸气势震慑,险些把自己的大名写歪。

 

等到坐进车里,黄少天还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他自己的B超单子发呆。上面印刷清晰的图像如同屏幕上的动态画面一样,在外行的眼里一团朦胧,分不清上下左右,他刚刚从医院离开的时候拿了一堆免费赠送的育儿百科之类的小册子,随手一翻才得知,怀孕五周时的胎儿别说核桃了,甚至比瓜子都小,只有一粒沙子那么大。他本来以为自己怀了一颗土豆,现在变成了两粒沙子,他和叶修在一起这么多年,每每见到叶修叶秋并列同处一室的时候还是会觉得无比魔幻,而以后他身边也会围着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团子么?

 

身边叶修插进车钥匙点了火,见黄少天还在发愣,便也不着急开出停车场。黄少天的余光瞥见他的手探进裤兜里转了一圈,知道他烟瘾犯了,习惯性的把手指搭上窗玻璃的按钮打算开窗通风,没想到叶修的手很快从裤兜里退了出来,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黄少天诧异的从一叠检查单里抬起了头,他看到叶修有些烦躁的抹了抹嘴唇,又把手搭在了方向盘上,好像在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

 

“老叶,你……不会吧?真的下得了决心?”黄少天若是到了这一步还看不出叶修的反常是怎么一回事,就是白白和他当了那么多年的对手兼恋人。可正因为认识了这么久,他也知道叶修的烟瘾重到仿佛他打娘胎里就会抽烟,所有的衣服哪怕扔洗衣机里用带香薰的洗衣液漂洗过,再拿出来也好像仍然留存着若有若无的一丝烟味。他还为此调侃过叶修,说他已经被腌入味了。

 

可他从未要求过叶修戒烟。一方面是他对烟味没有反感到多么严重的地步,叶修也自觉,在家里都尽量去阳台开窗抽,或者在卫生间开换气扇。另一方面,叶修肩上的担子太重,有些事总非旁人能够排解,叶修爱好不多,一个荣耀,一个抽烟,黄少天实在不忍心剥夺可怜的二分之一。而在这样的老烟民面前,戒烟的难度就仿佛当年红军过草原翻雪山,九死一生还很容易屡战屡败。他自己刚刚消化掉自己肚子里养了两个活物的事实,根本还顾不上纠结什么二手烟对胎儿的影响,全然没想到叶修觉悟如此之高。

 

叶修搭在方向盘上的手指在原地敲打了几下,半晌,他转过头直视着黄少天的眼睛道:“接下来是万里长征路,总不能让你一个人走完吧。”


作者有话讲:


双!胞!胎!⁄(⁄ ⁄•⁄ω⁄•⁄ ⁄)⁄

此处需鸣谢 @Kasa_动词变位艺术大师 KK太太的提议(笔芯)

评论(35)
热度(428)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