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了

【全职/叶黄】《初次见面,请多关照》(4)

前方ABO生子出没。


原作向。


前篇:(1) (2) (3)


(4)

 

叶修端着切好的西瓜来到客厅的时候,正好看到自己的亲妈拉着黄少天的手说到这一茬,“现在月数小,你不知道,等月数大了你就明白了,换句话说,人家肚子里揣一个西瓜,你揣两个,能一样么?我怀他们兄弟两个的时候可别提了,坐都坐不住,要是站着啊,五分钟就腰酸背疼……”

 

叶修低头看了看盘子里的红瓤绿皮,又回忆了一下这个西瓜惨死自己刀下之前庞大的体积,觉得端盘子的手腕子都沉了那么三分。他走过去把西瓜放下,拿了两片递给叶母和黄少天,“妈,你就别吓唬他了行不行?”

 

叶母接过西瓜,转手也塞进了黄少天手里,黄少天拿着两块西瓜不知怎么办,一回头看叶修在他旁边坐了,就把原本自己的那一块给了他。叶修不客气,咔嚓一口啃掉一半,叶母趁他吐籽的时候继续道:“什么叫吓唬?你们这些不用生孩子的一边儿去,敢情受累的不是你们,别在这儿现眼,吃完给你爸打下手去。叶秋呢?你打电话了没有?怎么还没到?”

 

叶修的父母在旁人眼中是标准的严父慈母配置,叶父不苟言笑了大半辈子,自带不怒自威气场,连叶修这种丢出去能拉稳全联盟仇恨的嘲讽圣手在自己老爸面前也能秒变蔫儿吧唧小白菜,相比之下叶母要好相与许多,用叶修的话说,他妈是年纪越大越啰嗦,等到他把黄少天领进家门,这一老一少可算是找到了话搭子。寥寥两句就把叶修念叨的头疼,他吃完西瓜擦了擦手,转头的时候黄少天又伸手替他抹掉了嘴角的一颗西瓜籽。

 

“不是您让叶秋回来的时候买只活鸡么?这种东西进口超市又没有,谁知道司机带着他拐进哪个菜市场了。”叶秋叶总裁平日里出门靠司机,跑腿有秘书,还不如叶修这个惯常给黄少天打下手的知道菜市场的门朝哪里开,叶修想象了一下叶秋西装革履站在菜市场摊位前等人杀鸡的模样,出于欺负弟弟的惯性,忍不住的在心里乐呵了半天。

 

“一个两个都不中用,我看就少天最省心。”黄少天模样好性格佳嘴皮子也利索,最是能讨长辈喜欢的那一款,比起叶修这个明火执仗的不肖长子外加一直代替老哥采取消极抵抗战术的叶秋好到不知哪里去,叶修见怪不怪的和黄少天对视了一眼,表示已经习惯黄少天这种亲儿子待遇,至于自己根本就是捡来的。

 

“你也学着点做饭,听到没有?别成天的吃那个方便面,还有叫外卖。以后饭店也要少去,折腾人不说,还不健康。你们两个别当自己还是二十开外小年轻,少天你在家盯着他,听到没?对了,你那个烟必须给我戒了!”叶母越数落越熟练,叶修简直是拎起来抖三下一个优点都掉不出来,连黄少天都忍不住替叶修说句话,“妈,戒烟这事他有数,今天一整天都没抽。”

 

“这孩子,从小不听话,不记吃也不记打,也就说话算话这一个好处。”叶母叹了口气,瞪了一眼叶修不说话了。黄少天低下头,暗度陈仓的和叶修交换了一个眼神,可不是么,说话算话,说不回家就十年不回家。

 

“你们两个坐吧,我去厨房看看。”叶母好像忘了刚刚还预备把叶修支使去厨房,这会儿想起什么似的起身走了,余下叶修和黄少天小两口肩并肩的坐在沙发上。黄少天手里那块西瓜握了半天还没吃,叶修低头咬掉一口,却是咬在侧边上的。对半切的西瓜,最中间的一勺子最甜,切成三角的西瓜,三角尖上那一口最甜,这道理黄少天怎么会不懂,他看着手里造型诡异的西瓜,把叶修刻意留下的尖尖给咬掉了。

 

“我还真有点害怕。”他嚼着西瓜,叶修端着个碗在旁边接他吐的籽,“医生不是说了,前三个月……”

 

“医生不也说了么,只要遵医嘱就没事。”西瓜买的太好,甜而多汁,太甜的水果叶修反而不想多吃,他把最红的几瓣挑出来堆在黄少天面前说道:“何况责任在我,之前那次,还有这次,应该有点准备的。”

 

人流对Omega的伤害有多大他们两人并不是不清楚,只是当年黄少天还剩半个赛季没有完成,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这件事到现在还瞒着两方父母,他们只当这是黄少天怀的第一胎,还是双黄蛋,下午黄少天给远在G市的父母打电话时二老都合不拢嘴,高兴地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又嘱咐了一堆注意事项,说得了空来看看他。可这件事依然是横在两人心里的一根微小的刺,叶修对黄少天愧疚,黄少天对那个无辜的孩子愧疚。

 

偌大的客厅里只有他们两人,空调凉风习习,黄少天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飞快的在叶修脸上亲了一下。叶修趁机把他捞住往怀里按了按,两人都是一身的西瓜味儿,好像两条黏在一起的,黄少天喜欢吃的西瓜味口香糖。抱了一会儿,亲了两口,叶修觉得再这么下去要出事,把人轻轻的推开了,“先说好,别撩我,医嘱里有一条是前三个月都不行。”

 

就算是行,坐在叶家客厅里两人也不能干出什么有伤风化的事情,正巧这时门铃响了,一开门,叶总裁穿的仿佛要去开新闻发布会,再往下看,手里拎着一只两脚朝天的拔毛鸡。

 

“我说去超市买只冷冻乌鸡还不愿意,非让我找只活的。”叶秋皱着眉头往门里进,见到黄少天打了声招呼,而黄少天早就忙不迭的跑过来围观,和叶修一起把袋子解开,头挨着头看那只尸骨未寒的鸡。

 

“说是让我们带回去,给少天炖鸡汤。”叶修把袋子塞回叶秋手里,“你先送厨房去吧,我走的时候带走。”

 

叶秋在这个家里是活生生的食物链底端,被叶修压榨的气不打一处来,可还是乖乖的拎着袋子去厨房了。

 

“我觉得双胞胎里晚出来的那个太冤了,不就是在里面被你挤了一下么。”叶修这个人当大神的时候没有大神架子,当队长的时候也没有队长架子,唯独在叶秋面前一副作威作福的派头,欺负人不用打草稿的。

 

“这叫长幼有序,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叶修摸了摸黄少天尚且平坦的小肚子,很快把叶秋抛到了脑后,“成吧,我学做饭的第一步就从炖鸡汤开始。”

 

 

晚饭席间,琳琅满目一桌菜,为了照顾黄少天的口味整体都偏清淡。筷子交替了几个回合,除了黄少天,余下三个人都快要被叶母给卖个底掉。怀孕时候的故事里叶爸爸逃不过,说是早先也不会做饭,煮面条都会糊锅,后来老婆怀孕的时候才学了一手。叶修叶秋的糗事更是说一件能再串出一整个加强连,在眼看两兄弟要弃碗而逃之前,叶母又枪口一转对准了叶秋,“你和小于商量的怎么样了?”

 

叶秋的女友,甚或者说是未婚妻姓于,是个女性Bata,最早听说他找了个Bata的时候叶父还颇有微词,尤其是这姑娘还是女强人那一款,成天全世界到处飞,算来见家长的机会还没有黄少天多。不过叶秋小时候想抢在叶修之前离家出走的韧劲儿又回来了,二话不说订了婚,奈何亲哥进展太快,惹得自己刚摆脱了被催婚的魔爪,眼看又要滑入催生孩子的深渊。

 

“她后天从美国回来,说是把日子定下来。”

 

有了这句叶母终于不再抓着这件事不放,一顿饭吃了许久,撤席之后三个小辈都要各回各家,告了别拿了鸡,叶修和叶秋一前一后的出了门,黄少天在门口又被叶母拉着手说了两句才放行。他小跑了两步赶上来,听见两兄弟对话的收尾,“要当爹了,什么心情?”

 

“原本心里就装一个人,这下要装三个了。”叶修抬头看了看天,墨色的幕上挂着弯朦胧胧的月亮,“有点挤,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办。”


作者有话讲:


日更的我。

评论(50)
热度(581)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