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晴江》27

大黄小叶,架空养成。


 

前篇见归档。


 

27

 

一个非典型家庭是怎么样的——

 

两个相差十岁的半大孩子,一个算是辍学童工,一个则是城市黑户,一个早出晚归,由于工作性质问题总显得私生活没那么检点,一个虽说九门功课全优,可背地里也没少干在老师面前需要瞒天过海的事情。叶修对于黄少天工作上的事情知之甚少,黄少天对于叶修的学习更是放羊式管理,大多数时候,叶修起床上学时黄少天或是早就出门或是宿醉未醒,而他写完作业睡下的时候黄少天或是还未回家或是干脆一个电话告诉他自己今夜外宿。他们各自在自己日常生活的轨道上运转,就像地球和月亮,行星与卫星。而他们相交错时,昼夜轮换,每天升起的都是崭新的太阳。

 

午夜十一点,出租车把黄少天送到小区门口,家属院不进外来车辆,剩下的路只能他自己走。他伸手挠了几下解开三颗扣子的衬衣领口下裸露的皮肤,搭配的领带早已揣在口袋里皱成了一团咸菜干,因为刚刚的走动领带已经从口袋里掉出小半截,垂在那里前后左右的乱晃,黄少天索性把它全部扯出来,在空中挥了几圈。今晚他的心情着实有点好,蓝雨招来的一批新人上岗已经有一个多星期,魏琛便选了今天组织这七八号人一起聚了个餐,还一本正经的称之为企业团建活动,被黄少天吐槽说不过是终于从皮包公司进步到了小作坊,离企业规模大概还差着一百个五百强,代价是被轮着灌了一圈酒,他倒是都兴致极高的一口干了。新来的员工几乎都和喻文州以及黄少天年龄相仿,相处下来性格也合得来,早前一团乱的公司办公室也请来钟点工打扫利索,采购了一批新的办公设备,魏琛也抱着他那一堆励志书籍,从大厅搬进了总经理办公室,看上去煞有介事,用本人的话说,已经可以看见自己挣够一个亿的大好前程了。想到这里黄少天眼角一弯,口哨又不自禁的从唇齿间荡出来,他沿着回家的一个小上坡往上爬,爬着爬着似乎是肺活量不大够用,哨声渐渐弱下去,最后听不到了。

 

他的心情仿佛伴随着哨声经历了一个小小的起落,这导致他进家门的时候表情有那么些许显而易见的落寞,他自然没想到叶修还没睡,客厅依旧点着一盏台灯,坐进沙发时面前多出一杯温度刚好的白开水,叶修回到了书桌前坐下,可视线依旧是面朝他的。黄少天喝光了水,倒在沙发靠背上揉了揉太阳穴,再睁眼时他好像又找回了最初的好心情,只见他从沙发上一下子弹起来,两三步就走到了叶修身边。

 

他站在叶修的椅子背后,越过小朋友的头顶去看桌上的书。几本书摊开叠在一起,把不小的书桌几乎全部占满,几张演算纸涂满了公式,黄少天实在阔别这些太久了,不过念在他初中时理科成绩还不算太差,他还是很快认出了这些知识点。他有些狐疑的拽过其中一本看了眼封面,一行小字,写着八年级数学。

 

“怎么?你们学校恢复了跳级制度?”黄少天在叶修的脑袋上揉了一把,半醉不醉的人手劲总是不怎么受控制,叶修被他按的一低头,发型乱成了鸟窝。但他必然是不会介意的,只是不动声色的揉了一下脖子,接着把黄少天手里那本书拿了回来。

 

“不是。”叶修一边回了一句一边飞快的把书理好放进了桌子上的小书架,“下学期有个奥数比赛,我跟老师说想参加,老师就借了我几本书看看。”他说话时低着头,可语调稀松平常,黄少天没多想,摇摇头笑了一下,“一不小心带回一个天才儿童,你这么聪明比较像谁?你妈妈么?”叶修闻言一愣,忍不住回头看了黄少天一眼。

 

不由得叶修不诧异,黄少天从来不会主动提起叶修的父母,这是他们心照不宣的默契,又或者说,是一种不约而同的逃避。而在此之上,黄少天也很少复述“叶修是他捡来的”这个事实,这么多年过去,除了魏琛和后来的喻文州,身边的所有人都以为叶修真的是黄少天的异姓弟弟,只是家逢变故,两人不得不相依为命。黄少天的反常让叶修有点心慌,他坐在椅子上仰头望着黄少天,看到这张无比熟悉的脸上好像表情停滞了一瞬,随即又很快回复了过来。黄少天眨了两下眼睛,唇角几不可见的一动,他再次把手放到叶修的头顶,只是这次力道很轻,“没事了,早点睡。”

 

 

第二天一早叶修破天荒的错过了闹钟险些迟到,多亏了黄少天进屋把他叫醒,打着呵欠给他煎了鸡蛋当早餐。鸡蛋煎的不够好看,翻面的时候另一边的蛋液还未凝固,在锅底敷衍出了一个奇形怪状。叶修吃着鸡蛋时还不忘掏出本子复习了一遍早自习要听写的古诗,可他一心三用,眼睛还时不时的往对面的黄少天身上瞟,他有心问一句昨晚黄少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然而斟酌了好半天,他还是放弃了。

 

一晚一早的心事重重使得叶修在学校度过了心不在焉的一天,下午课代表发下了晨读听写的成绩,叶修那张纸上明显的两个红圈,圈住了两行因为背串行导致的错误,他把那张纸收进桌洞,看了一眼黑板上的时钟,预备在打铃之前去一趟卫生间。男卫生间在楼上一层,叶修转过楼梯上了一半,哪料一抬头瞧见一颗熟悉的矮冬瓜。夏冬瓜见到叶修毫不意外,反而很是惊喜,尿急的叶修就这么被稀里糊涂的扯到了初二教室的门口,刘朗风风火火的自门里闯出来,让叶修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不是说月考以前别找我?”叶修打量了一下万年不变的铁杆三人组,轻飘飘的丢下一句话。

 

“初一的月考不是上周四就结束了?”刘朗挫着牙花子回敬了一句。

 

“月考月考,每月一次才叫月考,上回的结束了,下一次的又快来了。”叶修这一句话摆明了是不怎么想理这三位,素来愿意冲在前面炸碉堡的夏晓忠又蹦了三尺高,“你什么意思!”

 

叶修淡淡的扯了一下嘴角,“没什么意思。”

 

眼看冬瓜同学又要蹦,刘朗一把将他给镇压了,然后他看似很不情愿的端正了一下态度,逼出了一丁点儿低声下气的态度,“想找你帮个忙。”

 

“找我?”叶修没想到能听到这么一句,眉毛一跳,“教你打荣耀?”

 

刘朗对自己的技不如人早已有深刻的认知,但他居然扛住了叶修这句明目张胆的挤兑,继续说道:“是打荣耀,不过是咱们组队,打别人。”

 

刘朗在眼下的四个人之间比划了一下,“打五五,我再叫个帮手。”

 

叶修闻言眯了眯眼睛,感觉这件事不怎么简单,“五五?和谁打?”

 

“三十五中的。”

 

一听到三十五中的名号,叶修就基本猜到了这事的原委,猜到以后又感慨了一句刘朗的惹麻烦不嫌事大。三十五中是个公立高中,准确一点,是个中专,别名电子学校,招牌专业是计算机和汽修,于是整个学校上下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盛产危险分子,天天打架斗殴抽烟泡吧,叶修在孙老板的网吧里见过好几回这学校毕业的学生,汽修的手艺不知道如何,看场子却很不错。至于刘朗怎么招惹上高中学生,叶修想来想去也只能暂时归咎于嘉中和三十五中只隔两条街。

 

叶修站在和卫生间一墙之隔的地方脑筋已经转了八个弯,刘朗见叶修沉默不语,以为他要拒绝,于是赶忙再度追击,拿起了当家王牌。只见他从校服口袋里拿出手机在叶修面前一亮,叶修对这些电子产品没什么概念,不过也不妨碍他见过这东西的巨幅广告牌。

 

“你帮我,我就送你一个这个,全新的。”刘朗耸耸肩,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不用猜也知道这种当季新款一定是不少送礼人员的首选,一来二去,在家堆着落灰。他知道叶修家境不是很好,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文具都是最便宜的那种,能买得到一块五的签字笔绝对不买两块五的,至于什么三菱百乐之流的进口货,两只都能买叶修一个铅笔盒。这种情况下,他想不到还能有比新款手机更具吸引力的报酬。

 

叶修甚至没有看手机一眼,可刘朗莫名觉得,叶修接下来说的话和他刚刚说的一样,都是事前就打好的腹稿。

 

他的第一句是,“帮你忙可以,不过不要手机,我有别的要求。”


 

作者有话讲:


 

小叶子和天天顺利会师(X)

谨代表本文中的叶黄对大噶说一句……好久不见(。)

初中阶段还有两个剧情,之后小叶子就又能长大啦……!

评论(20)
热度(222)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