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晴江》28

大黄小叶,架空养成。


前篇见归档。


28

 

随着接触和相处的时间变多,叶修发现自己还是挺喜欢刘朗这个人的。不能说是欣赏,因为刘朗的确是个败家的棒槌,也不能说是合得来,因为刘朗离了荣耀层面上的技术交流,对叶修还是有点习惯性的比划富二代的架子,只是单纯的,他发现自己有点明白刘朗怎么会长成今天这个德性,并且发现他本质上并不是一个坏小孩儿。这年头小孩子都早熟,比如刘朗知道自己妈并不是自己爸的正房老婆,而自己也不是刘家唯一一个后代,这件事黄少天没当着叶修的面提过,谁能想是当事人自己抖落出来了。他学习不好,小时候上房揭瓦,长大了就沉迷网游,一到周末就不见人影,一问之下才知道是被押送去了补习班补习功课,他爸深信自己的儿子天生聪慧乃人中龙凤,只是多动了一点,不肯把心思用在学习上。刘朗一方面希望得到自己父亲的认可,一方面又败给自己的天性和惰性,久而久之他发现除了学习成绩以外的成就在自己亲爹那里一毛钱都不值,而偏偏在学习面前他使不上力气,得不到足够的正向反馈,艰苦的学习历程里每一步都举步维艰勾引着你想要放弃,刘朗不是什么坚韧不拔的人才,所以他很快就放弃了,成了今天这副模样。

 

叶修正是从刘朗身上意识到了并非每一个家庭美满,至少是看似美满的小孩子都能健康成长,有时候父母压倒关爱的期盼反而成为了一种负累,于是他在已经愈发模糊的童年记忆里挣脱出来,占满脑海的依旧是黄少天的影子。

 

在和刘朗等人练习五人竞技场的日子里,叶修对黄少天采取的都是瞒天过海战术。他的理由可以花样翻新每天都不重样,黄少天也从来不会怀疑他,何况他最近依旧如同往常的每一天一样忙得不分东南西北上下左右。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多星期,一边期中考试滑入了倒计时,一边以叶修为首的荣耀小分队竞技场积分直线上升,起码在游戏里虐菜是足够了,叶修不知道刘朗招惹来的对手的水平,不过看刘朗跃跃欲试的反应,他觉得对方估计不过是一群比他们虚长几岁的大龄菜鸟,不足为惧。

 

约战的日子最后定在了一个周末,叶修提前打好了用来撒谎的腹稿,他对黄少天说自己要和同学去书城买参考书,书城离他们租住的地段很远,来回要花掉一整个下午的时间,用来打几场荣耀绰绰有余。可他没想到的是这个理由甚至没有出场的机会,因为这个周五的晚上黄少天难得回来的较早,身后却是拖了一个行李箱。

 

他对叶修说自己要出趟远门,再具体一点,他打算回一趟老家。

 

黄少天的老家在G市,地图最南端的某个省会城市,他在那里曾经拥有一个不怎么太平但至少完整的家庭,后来长辈去世,父母离异各自嫁娶,他孤身一人北上谋生,直到现在站稳脚跟,拉扯着叶修也不用饿肚子,前后花了七八年的光景。这是叶修已知的全部,除此之外,黄少天没有跟任何人讲过。

 

素来敏感的小朋友在黄少天嘱咐他自己小心的背景音里升腾出些许隐秘的猜测,不久前黄少天酒后晚归的反常言行也被拖出来做了事实论据,而他更是发觉自己在黄少天和他的家庭面前,终究是个外人。堵在喉咙里的疑问一个也问不出口,他最后所做的也只是起身到卫生间的柜子里替黄少天翻出了一套赠品装的旅行用洗发水套装,放进了他旅行箱的角落里。

 

“我本来两天就能回的,结果魏老大说我既然都飞那么远了,不如顺道拐去S市见个客户。”黄少天对自己为何走的这么急半句也不提,叶修见他胡乱的翻出夏天的短袖衣服塞进了箱子,又掏出钱包留下五百块的现金,“这几天在学校食堂吃完再回来,或者你愿意随便买点别的也行,别吃你们学校门口那家炸鸡柳啊,前两天你们班主任还在家长群里发通告说那家卫生不达标好几个初一学生吃进急诊了,其他有急事找魏老大或者文州,他们两个都在白天都在公司。”

 

“自己看家不害怕吧?”黄少天把现金放到叶修的手里,还有那么点抱歉意思的跟上一句,“我保证就这一回。”

 

黄少天虽然走的仓促可该安排好的一点都没落下,隔天他前脚刚去机场,下午魏琛和喻文州就一人一个电话打进家里,喻文州拿到了黄少天事先给他的一套自家的备用钥匙,而魏琛甚至还打算把叶修弄到自己父母家里去蹭饭,不过叶修的自理能力大家有目共睹,所以他推脱了一下魏琛也就随之作罢,只老生常谈的嘱咐他晚上睡觉前锁好门。

 

自己在家过夜并不是稀奇事,叶修至多不过是半夜抱着被子从自己的床上爬去黄少天的床上,蹭着他没有早就没有余温的被褥睡过下半夜,这天也是同样。他写完了作业就翻了几页初二的课本,时钟上的指针指向十点,而秒针依旧在咔嚓咔嚓的独自运转。晚饭的时候黄少天打来一个电话,他似乎刚在宾馆住下来,声音里还带着一路奔波的风尘仆仆,电话里他仍然没说自己时隔多年回到G市的原因,只问了几句叶修晚饭吃的什么,又让他晚上早点睡。电流的传导会使得人声失真,黄少天明朗的声音在话筒里被挫去几分锐度,变得遥远而微微低沉,电话里传来G市南国的雨声,黄少天抱怨着刚落地就下雨,他稍后挂了电话要去冲个澡云云。叶修就在风雨声里汇报完了晚饭和自己一天在家的日程,将座机的听筒放回原处时他突然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黄少天属于G市而不是江城,黄少天有自己的父母,哪怕破碎的家庭天各一方,但现在看来起码不是老死不相往来。他卷着黄少天的被子躺在坏了一根弹簧的沙发床上,冒出了一个荒唐而惹人惶恐的想法,他有些担心黄少天不会再回来了,不会再回到这个离家千里,家徒四壁的小房子里。

 

第二天下午叶修准时到了他和刘朗约定的地点,一家开在三十五中后街深处的小网吧。网吧只有一层楼,灯箱破了个洞,晚上估计会露出里面的灯管来。因为位置隐蔽所以少有人查,未成年人也可以随便出入,推开老旧的铝合金门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泡面和香烟混合在一起的复杂味道,叶修皱了皱眉,侧身跟了进去。

 

他昨晚没怎么睡好,做了一晚上光怪陆离的噩梦,梦里他错过了上学的班车,无论如何也无法在文具店买到一本心仪的笔记本,上课的时候起来回答问题却大脑空白,期中考试的成绩让开明如黄少天也大发雷霆……总之一晚上走马观灯,搞得他心力交瘁,以至于低气压笼罩着方圆二里地,连总是愿意惹他不痛快的夏晓忠今天也乖乖的跟在刘朗身后,努力挺直了腰板,以期在五个高中生面前撑出点勉强的气派。

 

网吧里光线昏暗,他们把机子开在了角落里面对面的两排。对手的高中生意外的早已候在那里,为首的两个似乎认识刘朗,其中一个叼了根烟染着黄毛,一偏头还戴了个耳钉,站在刘朗一行人末尾的叶修恰好抬起头看到了对方的这副模样,自然而然的想起了几年前还未改头换面的黄少天。他心里顿时如荒草漫野,一片毛茸茸的烦躁,所以刘朗带着他的几个小跟班和对面几人放了什么狠话他一概没听进去,只等房间号一来,直接刷卡登了进去。

 

一叶之秋擎着战矛刷新在地图中央的位置,而后只在聊天框里简短了敲了两个他们事前商量好的指令字母,就直直的冲向了对方煞有介事摆好的阵型。

 

逼真的场景内激起的烟尘滚滚甩了刘朗四人一头一脸,刘朗对着屏幕抹了把自己的脸,仿佛真的抹去了角色脸上并不存在的一把沙子。

 

是谁先前三句话不离团队配合,结果事到临头自己闷头往前冲的?刘朗招呼了一声依着叶修在频道里的指令和几人分头散开,心里却是狐疑的打起了鼓,凭借他对叶修荣耀技术的无条件膜拜,他最后还是一跺脚在频道里冒出的一排问号里忙里偷闲敲了三个字:听他的。


作者有话讲:


一不小心又半个月没更(逃)

写刘小胖是为了给小叶子找个同龄小伙伴,希望之后的故事可以让大噶理解我的用意啦…

评论(8)
热度(200)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