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初次见面,请多关照》(10)

前方ABO生子出没。


原作向。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几番线上线下齐头并进的大采购尘埃落定,夹在主卧和书房之间的儿童房渐渐随着快递的搬运堆满了零儿八碎的东西。叶修在一个午后拎着一只轻便的行李包钻进了屋里,预备在疏于收纳整理的一堆包装盒子里找齐待产包里该有的一串必需品。正主黄少天同志今天破天荒的没有午睡过头,这会儿正窝在沙发的角落里用平板看视频,没带耳机,声音开的还挺大,自扩音孔里溢出的人声略有些刺耳和渗人,那一叠叠的痛哼和惨叫毫无保留的穿越客厅钻进了不远处另一个房间里叶修的耳朵里,他终于还是放下了手头的活计,拨开由着惯性掩了一半的房门探出头朝黄少天说道:“我说……你现在看这个是什么心态?”

 

沙发上的人虽然端着平板可眼睛已经被一个凭空举起的抱枕捂的严严实实,间或露出一条缝瞥上两眼屏幕,叶修的视力不错,不近视不散光,所以能轻而易举的看见当事人纠结的表情和几乎要团结到一处去的五官。他轻轻摇了摇头,踢开了脚边一个快递盒子,大略收拾了一下已经齐全的旅行包,拿在手里走了出去。

 

包随意的往地毯上一丢,叶修挨着黄少天坐下并不顾对方抗议的强行夺过平板电脑按了暂停。奈何暂停的画面依旧无比富于冲击力,叶修深吸一口气,狠狠的戳了一下HOME键,画面翻转,露出了黄少天至今未换掉的蓝雨主题壁纸。接下来两人很是大眼瞪小眼的相对无言了半晌,最后还是叶修率先投降,他给黄少天倒了杯温开水塞进手里,又顺手帮他调整了一下腰后垫的抱枕的位置。

 

“眼看就要上战场了,还不许我给自己打个预防针?”端着水杯的黄少天朝着杯中的水面吹了一口气,“我还没敢看剖宫产的那个,我靠真的……”他话说一半却刹了车,仰头灌了口水又继续道:“反正左右都是疼呗,要么产房里受罪要么出来以后病房里受罪,跑不掉的。”

 

叶修闻言又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眼屏幕,黄少天在某个视频网站里搜索了一下什么产科纪录片,又选了一个标题最为耸人听闻的点了进去。起码就刚刚叶修按暂停时看到的画面而言,这个视频的确对得起它的标题,高清不打码,堪称良心科普。至于科普的效果,叶修摸了一把黄少天垂在他身边的手,手心倒是被水杯捂热了,可手背依然是一片冰凉。显然这片子是被这位当成惊悚片看了,还是无比具有代入感的那种。

 

“看个片子你都吓成这样了,怎么还不许我进去陪你?”叶修攥着黄少天的手搓了两下,他说的是昨天晚上两人探讨过的问题,现今技术发达,护理完备,Alpha进产房陪同Omega生育早已稀松平常,甚至被医院列入了默认项目,当然前提是Omega生产时采取的是自然顺产而非剖宫。所以眼看着预产期就在下周,叶修昨晚正式把这件事提上了日程,就在他盘算着自己要不要去找个过来人做做功课的时候,黄少天却干脆利落的把他给拒绝了。

 

“你看看那个纪录片就懂了,那场面太让人崩溃了,我可不要被你看到自己是那个样子好吧?”黄少天说话间就来了劲,登时滔滔不绝起来,“我觉得自己还挺能忍疼的,小时候在院子里玩,膝盖摔出一个拳头那么大的伤口,回家以后被我妈按着涂碘酒我都没哭!但这个实在是……”或许是方才屏幕里的画面又钻入了脑海映到了眼前,黄少天手上不自觉的用了力气,在叶修的角度看来,就是指尖都按出了一圈白。

 

“别自己吓唬自己了行不行?你情绪一波动,肚子里的二位再一翻身掉个方向,你就少不得要挨一刀了。”叶修嘴上装着云淡风轻,其实一想到到时候黄少天也要跟刚才视频里那样在产床上扯着嗓子喊疼就巴不得不让他生了,眼下两人都走不出刚刚图声并茂的阴影,最好的办法就是转移话题。叶修想起自己刚刚收拾好的待产包,于是伸出一只手把包勾归来,又翻出手机的备忘录给黄少天看。

 

“你帮我对对,看少什么东西没有?”

 

手提包虽小五脏却俱全,虽说他们预订好的VIP产科病房提供生前育后的五星级全套护理,可有些过于私人的物品还是要自己提前备好。黄少天见状也只好对着屏幕一个个的念名字,叶修也就随着他的话音一个一个的找出来核对,谁料念了半截黄少天又哑了火,过了几秒钟才吞吞吐吐的落下一句,“我还是觉得不用那么早去住院。”

 

好吧,听语气也知道这又是个历史遗留问题。

 

黄少天和叶修比起来,算是个非常恋家的人。这个恋家不单是指他对叶修的感情和依赖,因为单论这个层面叶修也不会输给他,而是更深一层的,对于家庭这个概念的认同感。甚至于家庭这两个字都可以是一个泛指,它可以指代任意一个长期生活的环境,黄少天加入蓝雨前这个环境指的是现在所谓的父母家,加入蓝雨后则变成了蓝雨宿舍,而现在自然是指他和叶修身处的这间从婚前同居到婚后正式生活的房子。对于黄少天来说离开长期居住的环境到一个全新而陌生的地方意味着某种心理层面的挑战,如果只是像从前一样到另一个城市打几天比赛还好,而现在却是他要搬到医院的病房度过肚子里的小朋友降生前的最后几天。他知道叶修已经订下了陪床的家属床位,可医院离竞技总局很是有一段距离,即使叶修肯每天陪他睡在医院,他恐怕也会忍不住把人赶回来免得牺牲睡眠时间来换取上班不会迟到。

 

可这仍然是个无可避免的问题。

 

黄少天踩在即将奔三的年岁上才怀了头胎,竟还是个双黄蛋,双胞胎意味着双倍幸福的同时也意味着双重的风险,即使现在胎心监护和B超都显示胎儿发育完善毫无不妥,可谁也无法保证生产当天有几率发生的重重意外。在预产期前几天入院是医生的建议,黄少天在最初就有些抗拒,找了无数理由来推迟这个决定,直到三天前医院按照预定的时间打来了电话,说是空出了一间VIP病房,而从当日算起,距离黄少天的预产期也仅剩下了一周的时间。

 

“五一有三天假,不是正好?”叶修翻着手机日历给黄少天看,今年的五一小长假安排的非常之良心,刚好是连着周末和周一三天,既没有神经病一般的调休也不必痛苦的连上七天班,作为上班族来说可谓是天大的喜讯。

 

纵然黄少天再不愿意独自去睡冷冰冰的单人病房,叶修周到的考虑摆在他的面前也由不得他“任性”。况且他并非不知叶修执意要他提前住院是为了防范那几率极低的产前风险,叶修这人人生前三十年都不知道害怕为何物,天塌下来砸到天灵盖也能晃晃脑袋继续朝前走,唯独有那么两根软肋十指连心,一是苏沐橙,一是黄少天。两人都是新手上路,而注意事项的效果往往相当于危言耸听,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叶修从头到尾可谓是第一回在黄少天面前展示了一通强硬姿态,黄少天心知肚明,故而“反抗”也自始至终都是说说而已。

 

黄少天反握住叶修的手将其放上自己的肚子,这个动作这么久以来做了无数次,都要成为条件反射一般的习惯。叶修隔着黄少天的外衣轻轻摩挲了几下,意料之外的被肚子里不知哪一位踢了个正着。黄少天转头看向叶修,他今天一睁眼就没闲着,一天下来下颌都冒出了一片青色的胡茬,黄少天忍不住抬手在叶修的下巴上蹭了一下,这一蹭居然还被他发现叶修的鼻子旁边有一个即将“破土而出”的炎症痘。

 

“你这是上火啊老叶。”黄少天朝那个鼓起的包上按了一下,眼看叶修疼的“嘶”了一声。

 

“能不上火么?”叶修抬手把黄少天不消停的爪子给撸了下去,“我这是急的。”

 

“急什么?急着见你宝贝儿子或者宝贝女儿?”轻而易举善罢甘休哪里是黄少天的风格?他落回沙发上的手中途急刹,硬是又攀上了叶修的肩膀,把对方压的以一个直不起腰的姿势颇为委屈的趴在他身边。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而对付黄少天最好的办法则是小小的耍个流氓,叶修唇角一勾,偏头就在黄少天的手背上轻轻啄了一下,“急着等你赶紧‘卸货’,把身体养好,这样最难的一关就算是过了。”说完还不算,叶修顺着黄少天躺平的角度也跟着往前挪了几下,找准了位置胳膊肘一弯直接撑住了,这才继续说道:“你有没有发现自己身上有股味道?”

 

“什么味道?”黄少天闻言顿时露出了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揪起自己的衣服一通乱闻,心说他的确是有一段时间没办法做到每天洗澡,可也不止于有味道吧?

 

黄少天的一串动作落在叶修的眼里,他哪里不知身边的这位是误会了自己的心思?可黄少天和个小狗一样抖着鼻子尖嗅来嗅去的样子也是他喜欢看的,只是看了一会儿也要知道见好就收,他拽过被黄少天闻了两圈的胳膊给压住了,继而勾了一下背带裤的其中一根背带。

 

“我说的是奶味儿啊。”

 

黄少天被叶修的一句话惹得脸热,在床上叶修喜欢玩的花样不多不少可都正中靶心,照这么说往后哺乳期里要是行房事,难不成他还打算喝口奶水?羞愤之下回击的方式倒也直截了当,黄少天抛弃了打人不打脸的基本原则,狠狠的掐了一把叶修脸上的痘痘,这下直接疼的叶修搓了一把泪花下来,再抬头的时候半边眼睛都还没睁开。两个加起来六十几岁的准爸爸就这么在沙发上闹了半天,窗外的天色渐变转暗,等又一个话题聊罢,远处高楼丛立间已有一轮落日捧起。

 

“走吧,晚饭该在医院吃了,还有咱妈说了,她煲了汤,说是晚上让叶秋送她到医院去。”叶修一身换好的外衣都被刚刚黄少天的连环蹂躏给搞出了一堆褶子,可时间有限,他也只能伸手扯了扯让自己勉强能见人,至于黄少天反正是进了病房就要换病号服,他预备在这套睡衣外面披个薄开衫就直接出门。

 

“老叶,想想是不是感觉很神奇?”黄少天扶着叶修的胳膊被他自沙发上扶起来,客厅里没开灯,这会儿显得有些暗,可整间屋子并未因此显得冷清,反而透出一股子安定的氛围来。

 

“我下一次回来的时候,可就是一家四口人了。”


作者有话讲:


万里长征要到头了!那么问题来了,下一章能不能生完包子,什么你问我,我也不知道(。)

评论(35)
热度(299)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