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初次见面,请多关照》(11)

前方ABO生子出没。


原作向。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在某些你必须经历的事情面前,再多的预防针和经验帖都是无用的。哪怕黄少天顶着压力看完了一整部产科纪录片,哪怕叶修快要背熟医院发的孕期Omega护理常识和生产注意事项,他们还是被不按常理出牌的两个团子打了个措手不及。用事后黄少天的话说,这两个小东西有乃父之风,直白点说,就是还没出生就仿佛进入了叛逆期。

 

按理说预产期只是个约数,或提前或推后,时间在七天之内浮动都是正常的。两人起初也不是没有惴惴不安过,住进医院的第一天黄少天神经紧绷,生怕一个不留神就要被推进产房了,可就这么折腾了一天,到了第二天他已经适应了新环境,再加上医生护士的刻意疏导,紧张很快烟消云散,他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变着花样补充体力,以备最后的攻城战役。

 

五月三号,小长假最后一天的下午,叶修进病房的时候黄少天刚刚吃完一盒蛋卷,正拿着纸巾扑打不小心掉在被子上的几片渣渣。他在医院陪黄少天吃完午饭后回了一趟家,黄少天有商业保险,可以办理相应的住院补贴,这部分的文件落在了家里,正好他也要去父母家取叶妈妈给黄少天准备的一堆吃食,索性就跑了一个来回。他一只手提着公文包,另一边提着水果点心若干,在目睹了黄少天面前空掉的零食包装之后叶修正寻思着他应该吃不下了吧?谁料想法还未曾飘忽而去,黄少天就已经盯准了他手里的袋子,喊着要吃个红心火龙果。

 

叶修拣出了火龙果,用水果刀切开还给他配了个不锈钢勺子,怕他重蹈覆辙再把汁水滴到被子上,还特别细心的找了个大小差不多的碗用来盛着。黄少天尝了一口夸赞了一番甜度又慨叹了一下婆婆的好意,叶修一边嘱咐他悠着点吃,一边一摸裤口袋发现手机没了。

 

“你路上不是还接我电话了?是不是落车里了?”黄少天帮叶修找了一圈,把手提包翻了个底朝天后说道:“要是丢在驾驶座上当心有人砸车窗偷手机啊。”

 

叶修又摸了一遍兜确定没有后,只好无奈的又站了起来,“那倒不至于,停车场都有监控和保安巡逻,我估计是给扔在副驾了,下车的时候光想着不能忘了去后备箱拿吃的,把这茬忘了。”

 

他说完就打算出门下楼,身后的黄少天塞了口水果把他给叫住了,“你看车里还有我原来留下的耳机么?这副不大好用,早上被我抡床头上给摔了。”

 

叶修应下就转头走了,黄少天这人说不上丢三落四,可对这些小玩意从来不够上心。后来他就学聪明了,家里钥匙配上好几把,数据线和耳机光在两人的车上就放了好几个,他没事喜欢塞耳机听歌,更是生生把耳机搞成了易耗品。

 

今天医院出奇的人挺多,住院部不知道来了什么大人物,等电梯的人放眼望去二十几号,好不容易挤进去下了楼,门口又围了一堆媒体小报的记者,叶修只好问了问前台,从侧门出去,绕了半个小广场才走到停车场。到了车边上一看,手机好端端的躺在座位上,耳机也一找一个准,他拿在手里锁了车,再上楼之前还特地去了负一层的食堂提前看了一下晚餐菜色。

 

后来叶修回忆起这天的事情,都恍惚觉得自己下楼拿手机的那段时间是穿越了时间虫洞走向了异次元,又或者他应该在回到住院部之前找个医生给他开一盒速效救心丸。

 

黄少天的病房离电梯间挺远,路过护士台之后还要走上一段路,但因为这两天出出进进太多次,哪怕每个房间都长一个模样,叶修也早就不必对应房号才知道自己该进哪扇门了。这就直接导致了他刚拐弯就发现某个病房前站了几个护士,另外还有一个医生带着一个推着车的小护士朝那个方向狂奔,而叶修什么都不用问就直接大脑供血不足的愣在了原地,险些手机都握不住直接屏幕着地。

 

负责黄少天的小护士正急的一脑门汗到处找家属,黄少天那边被团团围住,小护士抱着病历卡正要拨家属电话,一转身就撞上了脸色煞白的叶修。叶修压根没看见他,只看见病床前好几个人头,把黄少天遮得严严实实看不见,空气里蛋卷的香味和火龙果的清甜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医护人员身上惯有的消毒水味。他脑袋登时又嗡的一声,直接就要往里冲。

 

“叶先生对吧?家属暂时回避一下,跟我来这边办下手续。”小护士这两天也和叶修打过不少交道了,自然一上来就认出了他,她也是见多了这种时候同手同脚晕头转向的Alpha,所以当下很有职业素质的先把叶修给拦在了病房外。接着蹦豆子一般的汇报了一下黄少天的情况,简而言之就是羊水破了,可什么时候能生还不知道,之后可能需要输液或者吸氧,要叶修跟着他去划价缴费。

 

叶修那一瞬间仿佛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脏哐当一下落地的声音。

 

看到被团团围住的病床的时候,他脑海里噼里啪啦的闪过一串恐怖的可能,唯独略过了最正常的一项。被护士的一席话拽回了神,可叶修还是心如擂鼓,如同劫后余生。随后被护士带着签单子刷卡缴费都好像在梦里一样,叶修觉得自己踩着点火的棉花,又使不上力气又火急火燎,恨不得赶快回到病房里黄少天的身边去,甚至都没想起来要通知两方的父母这个消息。

 

再回到病房时方才一堆人头没有了,只留下一个小护士在低头和黄少天交谈。两人见他进门齐刷刷的看过来,叶修见黄少天没事人一样的躺在那里,没吃完的火龙果还放在床头边的柜子上。而他呢,已经独自经历过一番生死浩劫,脱力感强到好像在手术室前坐了几个小时。黄少天很快发现叶修脸色不对表情也不对,留下打算和家属说几句的护士也是个极会读空气的,言简意赅的表达完中心思想就闪了人,于是房间里又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叶修拽了个凳子在床边坐下,把黄少天从头到脚看了一遍,确定人真的好端端的,才长长吐出一口气。然后伸伸手,把黄少天的手握住了一只,用力的攥了一下。

 

“医生说离生还早着呢,肯定要天黑以后,让我没事多去走廊上走两圈,晚饭多吃点,我想想还有什么……诶你手机找到了没?在哪里啊?哦对我耳机呢?拿了没?还有啊那个火龙果是不能吃了,还剩一半你帮我吃了吧,特别甜真的!”黄少天兀自说了一堆,叶修就听着没说话,末了才说,“这会儿疼不疼?”

 

黄少天愣了一下,没想到叶修会问这个,“还没到疼的时候吧,反正我没感觉。不过你得帮我换个裤子先,我刚刚那条……那什么,湿了你知道吧,然后医生来检查的时候就给我扒了,但是我总不好意思让护士帮我换新的吧,你在包里找找,把我从家里带来的那条拿出来。”黄少天说话间还动了动腿,被子随之鼓了两下,“别说还真有点冷。”

 

黄少天的话痨属性万年不变,有时候被轰炸过头,就连叶修也是招架不住,恨不得像早年两人没确定关系时候那样,直接无视黄少天铺天盖地的对话框,最后来个隐身下线遁走了事。然而现在,起码刚刚过去的几分钟里,黄少天的话就像是一盆炭火,虽然看不到火苗,只偶尔蹦两下火星子,却能慢慢的让叶修找回了丢掉的理智,仔细把眼下要做的事情给捋了一遍。

 

他帮黄少天换了裤子,拿出手机给两边四位老人说了一声,黄家的父母一早就说要过来,只是他们做生意的没有退休这一说,店一开人就给绊住了,叶修电话一过去黄妈妈就说要买机票,定的明天上午出发。黄少天接过了电话收获了一堆亲妈的善意唠叨,老一辈终归是保守一点,一听胎位正可以顺产都松了口气,说是顺产的孩子聪明云云,电话开着免提,两个小辈也就一一应下。

 

你看岁月时光就是这么不等人,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从前听上去无比遥远,可如今可不是正在眼前了么。

 

两边的二老都安顿完毕,叶修坐着陪了黄少天一会儿,喂他又吃了几块凤梨酥,最后一口还没咽下去,第一波阵痛就来了。起初只是浅浅的,外加有点腰酸,黄少天没事人一样的继续吃,再来一条巧克力下肚,完美遵循医生说尽量多吃储存体力的指示,最后说要叶修扶他出去走走。

 

走廊里人来人往,住进来的都是临产Omega,打个照面也都相视一笑。病房分南北区,连起来是挺长的一圈,黄少天扶着发酸的腰慢慢的挪,叶修就在旁边小心翼翼的扶着,又要看着脚下又要看着眼前,一大圈花了好半天才走到起点,又花了好久走了新的半圈,这时候叶修停下看了看漫漫走廊,问道:“继续?还是原路返回?”哪知道黄少天抬起了头,头发掩映下侧颈有条细细的筋突突地跳了一下,“走不了了,疼的比刚才厉害多了。”

 

可走不了也要走,两人正走到南区入口,要回到黄少天所在的北区病房还要挪上个许多步。这会儿黄少天可真就是在挪了,一步一步往前蹭,腿都没见他抬起来过,刚走没多久叶修就要去推个轮椅把他送回去,黄少天疼的牙都咬疼了,可还是没让他去。

 

再躺下便是动真格的了。叶修就看黄少天直直的挺在床上不敢动,他本来就比人家怀一胎的肚子沉,刚刚爬上床就费了天大的力气,缓过来就花了半天功夫。阵痛就和浪花似的一波比一波厉害,你沉在海里游着,第一波轻轻的拍一下你胳膊,第二波差一点就要浇到头上,第三波要憋着气免得呛水,第四波比半个人都高。黄少天到第三波的时候已经没什么劲儿了,叶修按了铃叫来医生,得到的却是再等等,现在还不能进产房。两人相对无言,只好继续等下去。

 

干着等也是疼,吃东西也吃不下,黄少天拽着叶修那截快要被自己掐青的胳膊蹭了蹭说:“老叶你陪我说说话。”

 

昔日在赛场上剑圣要靠刷文字泡分散多余的精力,可现在却是用来转移注意力。

 

“你下午不在的时候,我和我爸打电话来着。”黄少天小声的说着,时不时还要停一下,“说起孩子名字,他老人家的意思是就用你起的那两对,我妈也没意见。”给孩子起名这事,黄少天这边的父母一早的意思就是交给两个孩子自己琢磨,叶家这边倒是征询了一下叶父的意见,不过还真就止步于意见而已。

 

男用楚辞女取诗经,叶修和叶秋小时候都是被自己亲爸丧心病狂的文武双全教育方式给拔苗助长起来的,国学灌了一大堆,不管你喜不喜欢懂不懂,就和背顺口溜似的,叶修到现在讲荣耀战术还能张口就是一段兵法,在国家队里的时候,连几个战术大师都能被他搞得一愣一愣的。于是乎叶修和黄少天,一个半吊子加一个小文盲纠结了快一个多月总算敲定了两对名字,一对男一对女,起完以后上交请示,现在看来是一致通过了。

 

“那句诗怎么背的来着?我靠太拗口了,我这水平至今也就止步于床前明月光了。”黄少天努力回忆了一番,奈何阵痛把他为数不多的那点墨水给稀释的丝毫不剩。

 

“凯风自南,吹彼棘心。”别说一句,整首叶修也差不多能背出来,充其量的是写的时候容易把生僻字写错。

 

“对对对,这首诗讲什么的来着?我之前不是在电话里给我爸讲了嘛,他今天又问我,我也想不起来了让他去百度。”黄少天说到这里强撑着打起了点精神,抓着叶修的手松了点劲。

 

“你要听本来的意思还是衍生的意思?”叶修用另一只手握住了黄少天放在被子外面的那只手的手背,他选这首诗其实是有私心的,本打算到孩子出生了再告诉黄少天,毕竟现在还不知道要用哪一对,可看到黄少天的样子,他就有点忍不住了。

 

“你之前没说过啊?这么复杂你让我以后怎么给孩子装逼!”黄少天的注意力成功被转移,仿佛忘了疼似的往叶修跟前蹭,“快说快说!”

 

原本的意思是,凯之本义为大,寓母爱。至于衍生义则是……叶修望着黄少天被汗水打湿的额发下晶亮的眼睛,他一时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只好在心里读出了声。

 

我最爱的人自南风里长成,而我拥他入怀,凯旋归来。

作者有话讲:

鸣谢 @Kasa_动词变位艺术大师 提供的包砸名字和出处及老叶藏在里面的表白!

老叶的国学素养…来自于个人脑补,出处是原作里老叶和莫凡躲追杀的时候背的兵法。

下章完结!

评论(29)
热度(331)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