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初次见面,请多关照》(12)(完结)

前方ABO生子出没。


 

原作向。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黄少天体质好,就算成天埋在电脑前打荣耀,可闲下来的时候还是喜欢到处晃悠,不比叶修一年四季都好像在冬眠,就说当初窝在兴欣网吧的那段时间,真是没什么事能让他把腿迈出大门。说起来什么篮球足球羽毛球乃至乒乓球,黄少天都能上手给你露两手,虽说耐力不大行,可丢在职业选手堆里也是数一数二了,尤其是放水里那绝对是浪里白条。于是乎他很少生病,一年到头得不了一次感冒,偶尔闹几次肚子,还都是怪他自己胡吃海塞。这方面叶修比他不如多了,要不说抽烟有害健康呢,经常一波流感病毒就把这位老人家打倒,掰着指头数一数,还是黄少天照顾他的时候多。

 

叶修在自己的回忆里翻翻捡捡了一通,发现自己甚少见过黄少天难受的模样,难得几次胃疼肚子疼,说是回床上躺着歇歇,等叶修端着药去开门,发现人家躲在被窝里刷微博笑的直打滚,早把暗暗肆虐的胃肠道抛诸脑后。想到这儿,再看黄少天现在的表情叶修就有点受不住,差不多一小时前医生来的时候说是能吃东西的话还是再吃点,因为既是双胞胎又是顺产,保不齐要在产房里折腾到几点,直接奔天亮都有可能,之前也不是没有Omega在产床上虚脱最后只能剖出来的例子。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黄少天也想撑着再吃点儿,可眼看疼的连水都难咽,杯子里插得吸管都快被咬成两截。而到了这一步,黄少天也终于明白了疼到忍不住叫出来是种什么感觉,虽说他还是做不到抛弃形象的大喊大叫,然而到最后还是不受控制,拽着叶修的胳膊胡乱喊两声,又被对方慌张的往怀里按。

 

就这么过了几个小时,天都将将擦黑,来检查的医生终于下了定论,说是差不多了,接下来进产房等着去吧。之后便是叶修帮着护士把黄少天抱上床,一路送他进了产房,谁让他家Omega执意不肯在Alpha陪产同意书上签字,而负责他的护士也旁敲侧击的在旁边说陪产对Alpha的心理素质要求比较高,以免出什么意外,进去成了帮倒忙的。对此叶修也只能苦笑作罢,想说他好歹也是个摸爬滚打十几年的电竞职业选手,且从来不赧于承认自己的成就,大起大落经历过,晴天霹雳也不是没砸中过他,登过顶峰也落过谷底,失去过挚友却也拥到了挚爱。结果到头来年过而立,却在产房门口被贴了个心理素质不佳的标签。

 

叶修在产房门口的一排凳子里选了个离门最近的坐下,他想这就和所谓的“近乡情更怯”差不离,他从来能拿得起放得下的都是身外之物,而黄少天是他放进心里嵌进骨血的另一人,乾坤万丈洪荒千年,红尘百匝凡人一世,只有这一个属于叶修的黄少天。

 

又一通电话给两方长辈打过去,黄母是个急性子,从年过半百仍能和自己儿子媲美的语速里就能瞧出来,当下在电话那边就要拍板买红眼班机连夜飞,叶修费了半天力气才劝住,好说歹说终于是没改签,依旧是第二天一早飞的机票。黄父则是个没架子的人,黄少天说自己小时候经常被亲爹撺掇着干坏事,办砸了两个人一起被黄母揪着教训,当年进蓝雨训练营从头至尾也是来自父亲的支持居多,电话对面的人一换,黄父倒也没说废话,上来就是一句,“别想太多,别担心,这时候咱们这些当A的就是什么忙也帮不上,有想东想西的功夫还不如放在以后,你们两个和孩子好好的就行了。”

 

叶修面对长辈总是有点不善言辞,多半是少年时期的过分叛逆遗留的后遗症。面对黄父的有心宽慰他一时间心头千思万绪,最后到了嘴边却只剩下一句“谢谢爸”,多余的再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叶家这边,叶修唯独没想到的是叶秋跑来的那么快,没记错的话小于昨天刚回国,一个项目结束后得了两天难得的闲暇,叶秋为此连推了一票饭局只为陪未婚妻。哪成想叶秋穿着一套运动服就开车过来了,在叶修身边坐下,两兄弟肩并着肩,一时半会居然是谁都没开口说第一句话。双胞胎之间到底有没有某种近乎玄学的直觉联系,叶修认为大概是没有的,不会像标题党社会新闻里写的那样相隔万里也能感受到对方的生理亦或心理波动,可他们总要比相隔几岁的兄弟姐妹们亲近许多,是同一条长河汇进了两个比邻的湖泊。叶修破天荒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叶秋,上回他去理发店的时候一不小心被理了个和叶秋有八成像的发型,连刘海的分边角度都抹的一样,这导致他们看上去甚至比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更像一点。

 

生命的延续,基因的代传,就以这样奇妙的方式得到了复制的重叠。

 

“不回家陪老婆?”叶修自从戒了烟以后,每逢脑子里乱成一团的时候就没事可干,原先能摸根烟抽,现在只能干点别的,比如和叶秋聊聊家常。

 

“你以为是谁把我从家里踹出来的?”叶秋低头在手机上回了条微信,叶修余光看到了备注就知道是谁,笑了笑没说话,就见叶秋打完了字继续道:“我先来打个前哨,一会儿吃完晚饭,她开车去咱家接咱爸咱妈一起过来。”

 

两人说话间产房就开了两次门,两波家属呼啦啦的围上去对着护士抱出来的婴儿感慨万千,过了半晌又齐刷刷的结队回了病房,生完的Omega是走另一条通道,这边是看不到的。叶秋在旁边看着,指着第二位得了宝贝女儿不知为何又哭又笑的Alpha说道:“你一会儿要是也来这么一出我可装不认识你。”

 

叶修目送那位新科父亲离开原地,这才缓缓道:“见到孩子的时候什么样我还有点心理准备,不过见到少天的时候怎么样就不一定了。”说完他转头看了一眼产房门口的标识,“这才不到一个小时,我觉得半辈子都等完了。”

 

 

假若说叶修这边是一小时等于半辈子,一门之隔的黄少天那里,就是一分钟约等于一个世纪。你以为你挨过了几个小时的阵痛进了产房就算是革命胜利,事实却根本不是,你还得一个人在冷冰冰的产床上光屁股等着,有那一等大半夜的最后被挂上了催产素,也有运气好来得快的,扑通一下一个娃儿就甩你肚子上了。黄少天不上不下,和他一起进来的两位一个没多久就被推进里门了,另一位直到他走的时候还依旧在那儿嚎的上气不接下气。

 

事前沟通完备选了无痛分娩,几个护士把黄少天安顿在产床上以后就塞了个止痛泵到他手里,说觉着疼就按一下,里面剂量是安排好的绝对不会过量,放心大胆的用。黄少天听到这儿哪怕觉得自己骨头缝快裂开了也稍稍放了点心,心说麻药都不会骗我吧,事实上他被驴的很彻底。狂按止痛泵的时候他脑袋里都闪着白光,可注意力还是被医生一句接一句的给扯到生孩子这码事上,到了后半截他开始有点后悔没让老叶进来陪自己,不为别的,就为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能听叶修叫两声自己的名字。

 

可事后他也想过这个问题,觉得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会把叶修搁在产房外头等着。其实你要是在认识叶修的人里挑出百十来号做个采访,问你觉得叶修心理素质怎么样,你觉得叶修坚强么,答案百分百都必然是很好,非常不错,无比坚强。但那是荣耀赛场上的选手叶修,是世邀赛场上的领队叶修,而不是作为黄少天的伴侣,和两人即将出世的孩子父亲的叶修。怀胎十月里,黄少天遭的罪能出一本书,在此之外的却是他对叶修略有些新鲜的认识,据说爱情经常消磨于生活的平庸里,可黄少天就是能第一百次第一千次的再度确认,叶修珍重他甚于珍重自己,爱护他甚于爱护整个世界。

 

他不确定自己会不会突发什么意外,不确定健康的孩子在出世的过程中会不会兀自夭折,医学上百分之零点零一的几率落到随意一个人头上也是百分之百。他想的是哪怕真的那么倒霉,也别让叶修亲眼看见。

 

 

第一次哭声响起前是漫长的等待,叶修自椅子上猛地抬头望向产房的大门,不确定这一声嘹亮的初啼是否来自于自己的骨肉,紧接着不多时第二声又接连跟上,身边叶秋不知道是不是对这慢了几分钟的“弟弟”产生了命运层面的某种共鸣,叶修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咣咣地用力拍了两下。

 

“恭喜,混蛋哥哥。”

 

那一刹那产房的大门向外推开,里面的灯光明明并不比外面更亮却显得仿佛如同另一个时空嫁接到此刻的通道。身后有谁在叫他和叶秋的名字,回头看去,叶父叶母和叶秋的未婚妻正朝这边快步走来,小护士将两个襁褓分别交托给叶修和叶母两人的手中,叶修的视线在两个一模一样的婴儿脸上久久停留着,他不怎么会抱孩子,意识也恍惚还没有回到当下,整个人都怔怔的愣着神。叶母念叨着哎呀这里像你,这里像少天,小于拉着叶秋两人一脸好奇的左右张望,叶父至此也绷不住一贯的严肃架子,走过来指挥起叶修不标准的抱孩子姿势,只是尾句本该是惯有的训斥语气,转而变作了几近称得上温柔的尾调。

 

叶家三代,一世同堂。

 

 

黄少天是在叶修的轻抚下睁开眼睛的,他没有脱力到昏过去,只是像是跑了个马拉松一样的浑身没劲,眼皮也重到不想抬起。他能察觉到自己被推回了病房,耳边乱糟糟的响起了许多声音,杂乱的脚步和交谈,他一概都没听清,最后刻在耳膜上的只有双胞胎在医生拍打下爆出的第一声哭鸣。终于不知过了多久之后,他在震动之外听清了另外的声音。是叶修发现他睁开了眼睛,一直停在他额上的手向旁挪开,泄出几丝光进来,他听见叶修俯下身说了有声的三个字,“辛苦了”,而在这之后他看见无声的三个字,叶修似乎碍于房间里不只有他们两个人,只轻轻的比了一个口型给他看。黄少天笑的眼睛都眯起来,脸颊上凹下去两个酒窝,是叶母先前刚念叨过的孩子“像少天的地方”。

 

“宝宝呢?”黄少天挨着叶修的耳边小声的问,他嗓子还是哑的,说出来的话除了叶修之外没人听得到。叶修闻言便错开了身子让他看身后,天还没亮,黄家父母的飞机还未起飞,眼下只得叶家老小围在两张小床周围,左看右看,看不过来的样子。叶秋是第一个发觉背后有声音,众人见黄少天缓过来了便抱过孩子放到他身边,在产房里刚出生的时候医生也抱着给黄少天看了一眼,可只是很短的一瞥,一晃就过了,黄少天只来得及听见那句“是个男孩儿”,再多他根本没反应过来。

 

终于能紧紧挨着好生打量了,刚出生的小孩子都不会有多好看,脑袋会有点变形,脸上皱巴巴的沾着斑斑点点没清洗干净的东西。可依旧是一模一样的一对儿小人,都在睡着,安安稳稳的攥着小手,嘴巴微微张着,一下一下的呼着气。

 

“这回真的是‘凯风自南’了。”黄少天在叶修的帮助下稍微撑起了点身子,他轻轻点了一下早出来几分钟的叶凯风的小鼻头,“为了你们,真是半条命都没了。”

 

小婴儿似乎没有因此被叨扰到睡眠,咂咂嘴继续睡着,一群围着孩子傻笑的大人里是小于第一个反应过来,提议道一起拍个照吧,经他一提醒叶修才想起来这事,环顾一圈一家人谁也没想着带个相机,不过手机摄像头也不遑多让,叶秋催着叶修摸出自己的手机交过来,他和小于便凑在一起讨论怎么拍合影。最后手机还到叶修手里时相册里多了少说三十几张照片,叶修翻了翻选中了其中一张,打开微博传了上去。

 

他打字之前再次点了一下大图端详,照片里镜头拉的极近,是叶修和黄少天分别握着凯风和凯南的两只小手,细细的手腕上还带着标牌,上面写着黄少天的名字。

 

他返回微博编辑界面,慢慢的敲下八个字——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每一个字都好似沉甸甸的,穿越了十个月的风风雨雨,而得以在这个初夏时节,伴着南风降临。

 

END.

作者有话讲:

本来想卡零点发的结果爆字数没写完…

这篇写的有点感慨,感谢喜欢!

携老叶天天和两个包砸祝看到这里的诸位春节快乐!摸摸大!

最后再次感谢K太和V太两位太太对本文的大力支持!(?!)

评论(72)
热度(504)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