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晴江》01(补档)

原文补档,这篇一直以来都写得太慢啦跟愿意等更新的诸位说声谢谢。

 

前方高能预警:架空/大黄小叶/年下伪养成

 

种种不现实的扯淡向剧情BUG。

 

《晴江》

 

01

 

你很难想象在江城还有这样一块地方,它窝在老市区的角落里,四周都是待拆的平房和已经被拆掉半边的二层危楼,门前的马路是古老的石板砖铺就的,可惜被机动车来回轧过,大多数都碎裂不成型了。这样的街道自然不会很干净,江城多雨,下雨天一脚不慎就踩到水坑溅一身泥点子,几条街外有个大型农贸批发市场,那些卖菜卖海鲜的小贩进货的小卡车也常走这条路,时不时掉下的烂菜叶子和漏网的贝壳死鱼也会积在石板缝里,天气一热便很容易沤出难闻的味道。

 

这里几乎没有住户了,仅有的还未被列入拆///迁日程的是一栋带院的筒子楼,听说这栋楼是前苏///联人建的,战时做过办公室,算是有些历史意义,所以有人呼吁把这里保护起来,拆迁一拖再拖,后来就没人记得了。每个住家都是旧有的办公室改的,小的自成一间,大的割成三户,厨房和卫生间都是公用的,唯一能称得上优点的地方就是苏联人建的房子屋顶都挑的很高,窗户很大,采光也都很好,但莫忘了这里一年三分之一都是漫长的雨季,并没有什么太阳。

 

愿意在这里住的会是些什么样的人呢?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数来是不少的,老人大多是在这里住了大半辈子,有儿女在外置业但不愿搬走的,也有儿女不孝无处可去的,至于年轻人就好说了,他们大都生活窘迫捉襟见肘,付不起市里哪怕一个单间的房租,筒子楼环境是恶劣些,终究是有瓦遮顶,有床可睡。

 

筒子楼很长,上下五层,一层对门各十户,没有全部住满,但也住了个七七八八。这里外百十号人不能说都认识,只能说同层的人难免会在厨房卫生间混个脸熟,只是这里所有人都知道顶楼靠南那间屋里住的阿天家里养了个小孩儿,叫叶修。

 

阿天大名黄少天,一个和楼里大多数外来打工仔都没什么不同的,口袋常比脸还干净的年轻人,他来江城那年十七岁,在码头领一份小工,帮人算账。从码头走回筒子楼要经过长长的江堤,江堤旁栽一行垂柳,柳树在春夏之交是很好看的,但在叶子落光的冬天夜里,随风一荡总显得鬼影幢幢。

 

黄少天就是在那时候的江堤旁捡到了叶修。

 

那天水上起大风,船只连夜靠岸归港,许多货物要核对数目,黄少天也跟着填单点数,回家的时候已经八点多,天阴多云,没有月亮,路灯白花花的不怎么亮,他裹着一件对于这个天气来说太薄的外套走得哆哆嗦嗦,他走得晚,路上一个人也没有,所以一抬眼扫到江堤旁的栏杆上坐着一个小孩子时,他还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他是个热心肠,即使自己冻得打抖,恨不得快些回家钻被窝,也还是刹住了步子,走上前去问了两句,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爸爸妈妈呢?他低头看小男孩毛茸茸的头顶,看他穿了一件红色的羽绒服,一条牛仔裤和一双一看就很贵的运动鞋,背了一个和鞋子同品牌的双肩包,围巾是黑白格子的,把小脸裹得严严实实。怎么看都是家境不错的,黄少天心想,别是真走丢了吧?他已经开始在心里回忆离这里最近的派出所的位置,一边伸出手去说,走啦,我带你买点吃的去,然后再送你回家。

 

小男孩看了他一眼,小手从羽绒服的口袋里拔出来,握住了他的手。两个人都没有手套,这么手拉手握着,那点捂出来的热乎气就全都散了,在风里冻得通红,黄少天的手特别凉,但即使这么冷,他牵着的那只小手即使手背被风吹的冰凉,掌心依旧热乎乎的。这个时间这条路上已经没什么地方在卖吃的了,黄少天也怕路边那些油腻腻的小店吃坏孩子的肚子,毕竟瞧着穿着打扮是个金贵的,万一接受不了地沟油呢?他这么想着,一咬牙一跺脚,拐上大路,进了路口那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

 

便利店对他来说太贵了,算起来他还从来没有进来过。他握着自己口袋里薄薄的钱包,走到收银台旁边买包子,他看价签,最便宜的两块五,两块五能打好几两米饭了,他指了指放包子的保温柜,问小孩儿,你吃什么馅的?小孩儿本来正看着关东煮,咕嘟嘟的惹人馋,黄少天这么一叫他就收回了视线,他长得矮,只能看见最底层的标签,他也不挑,就指了指那个。黄少天注意到了小孩儿看的关东煮,他觉得那个还不如包子,所以他掏出十块钱说包子要两个,又买了一杯热豆浆。

 

便利店里靠窗有几个座位,天气这么冷,很少有人这么晚了还在外面逗留,因此座位都空着。高脚椅对于小孩儿来说太高了,黄少天抱了他一把让他坐稳,自己坐到了旁边。抱起来的时候才发现羽绒服鼓鼓的,可小孩儿本身挺瘦的,特别轻,就连本来也挺瘦的黄少天都能拎起来。他掀开豆浆的盖子凉着,让小孩儿隔着袋子捧着包子,否则手太脏,吃了坏肚子。小孩儿飞快的吃了一个,剩下一个不吃了,塞到黄少天手里说,你吃,就自己低头去抿豆浆了。豆浆烫的很,他不敢端起来,就放在桌子上低头去喝,喝的上嘴唇一弯白。

 

黄少天不知道小孩儿把包子给他是什么意思,是不喜欢吃?总不会是吃饱了吧,小男孩儿的饭量他也是有数的,这种大小的包子说不准能吃几个,但一个绝对不够。他也没什么和小孩儿打交道的经验,这会儿捧着包子不知道怎么办,不过包子闻着特别香,他居然也有点饿了。他正打算说点什么,结果身边的小孩儿和个猴子似的突然蹦到地上跑走了,他连忙跟上去,看到小孩儿自己去柜台那边又要了两个包子,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零钱包,把钱给付了。新出炉的两个包子被递到自己嘴边的时候黄少天的嘴巴还没合上,

 

“我靠你居然有钱?!”

 

他低头看着小孩儿还没来得及合上的零钱包,里面好几张百元大钞叠着放,还有好些十块二十块的零钱,不得不说,这小孩儿比他有钱多了。


作者有话讲:


鉴于我对自己的坑品有着非常深刻的认知,所以发出来的基本都是有几章存稿确定不会坑的,都是陈年脑洞,最近在慢慢清空。


拥抱看到这里的你们,毕竟我写的真的不咋样(……)


就是想写一个被自己亲手养大的小狼狗吃干抹净的故事啦。

在我心里老叶就是一个早熟Boy。

 

评论(7)
热度(155)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