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晴江》35

大黄小叶,架空养成。

前篇见归档。


……一不小心又好久没更新,上班狗每天的心路历程就是上班想码字,下班想睡觉orz


本章包子依旧在线,嘎嘎。


35

 

黄少天对着公司洗手间墙上的镜子扯平了衬衣领子,又抹了抹刘海翘起的一根头发,紧接着挺胸抬头端详了一番,觉得此刻的自己蛮符合“人模狗样”这一定义,他满意的挑了挑眉毛,伸手拎起了盥洗台上放着的香水瓶子。

 

而包子的电话就是他举起香水瓶的那一瞬间打进来的。

 

那声气势如虹的“老大!”吓到了叶修与否黄少天不清楚,反正他是被吓得手一抖,香水结结实实的紧挨着衬衣领子喷了一下,黄少天鼻尖一动,一个响亮的喷嚏在洗手间里久久回荡。他看了看设计本来就无比风骚的香水瓶子,觉得就算是今晚的酒局地点是在某些会打擦边球的场合,他也着实不宜把自己喷成一个行走的香包。

 

在几平米大的洗手间里黄少天细细品味了一番这款香水的前中后调,只觉得自己大概鼻子真心不怎么好使,除了觉得前调神似花露水之外什么都没感觉得到,就在他被自己熏得快要捂着鼻子落荒而逃的时候,电话那头的人终于从吱哇乱喊的包子换成了他熟悉的叶修。黄少天隔着话筒也能猜出叶修说话时的表情是什么样,少年大约是眉头锁紧了一丁点,鼻子也微微皱着,一开口语调却刻意的稳下来,字里行间根本听不出“人群里突然钻出一个包子喊自己老大”造成的惊吓和尴尬,生怕黄少天担心似的,方才的一幕被他轻描淡写三言两语就给揭过去了,黄少天于是乎也顺势摸了摸鼻子露出一个无声且无奈的笑来。

 

事实上他一直担心自己的行为会让叶修觉得多此一举,少年心百般棱角,每一根刺都是初生的无所畏惧的自尊。就拿这件事来说,旁人只会觉得黄少天是跟着一帮小孩子胡闹,黄少天却觉得自己无非是那护崽的老母鸡,可叶修需要他去护吗?他说不准,这小孩儿他从小看着长大,但也时常给他点猜不到的“惊喜”,黄少天也一直没好意思讲自己本来觉得打架这码事以叶修的智商可以和小说里写的那样全凭智取,谁知人家不走寻常路的正面刚了,并且轻伤不下火线,有始有终的来了个全套。

 

青春期多不稳定啊,黄少天还觉得自己至今还踩在青春期的尾巴上,他摸索着如何护着自家小鸡仔,可难就难在什么时候张开翅膀,什么时候再收回来。叶修在电话里问能不能让包子送两个女生回家,黄少天说你和包子一起,不然你那两个女同学多尴尬,叶修想想也是,把这事给应下了。黄少天又分出心思琢磨,叶修真是个好孩子,也不知道是谁教的,这么想是因为他总觉得自己没能做什么,自我怀疑的次数多了,便也习以为常。

 

嘱咐了包子几句挂了电话,黄少天终于舍得打开洗手间的门往外走,今晚的酒局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魏琛和喻文州都不必出场,只需黄少天挑两个人带走。郑轩换了身休闲西装坐的无比不自在,弗一迎上来就被黄少天一身的香水味儿给冲了鼻子,当即愁眉苦脸的道:“天哥,咱今晚是要去什么场合啊?不至于吧?”

 

“我这叫舍己为人,帮你们吸引火力懂不懂?”黄少天说完,自己也是一个喷嚏惊天动地,背后宋晓拿着公司公务车的车钥匙露出半个脑袋,“时间快到了,走着?”

 

黄少天抬起手臂就搭上了宋晓的肩膀,“看看人家看看你!还是宋晓淡定,见过世面!”说完就和宋晓勾肩搭背的朝前走,徒留一个郑轩落在后面悲愤的回应,“那是因为宋晓他感冒了好吗!!!”

 

 

坐在包子开来的七座商务车后座,黄丹阳抱着前面座椅的椅子背,小小声的问只能看到一个后脑勺的叶修,“叶修,这人是谁啊?”她说话的时候小心的瞥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包子,那人正哼着某首近来经常配大妈们用作广场舞配乐的歌曲调子,长发拢在脑后扎成个小辫子,敞开的衣领里能瞧见纹身的一点点花纹。

 

叶修八风不动的抬了抬眼皮,像是很认真的思考了一番似的,紧接着十分有底气的答道:“我也不认识。”黄丹阳险些教自己的口水给噎死,忍不住一个白眼翻完,又向林曼投去了一个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可惜林曼已经彻底接收不到她发射的信号,脑子是个好东西,但可能被她丢在了刚刚被叶修带领着刘朗三人组包围的地方。

 

“不认识你就……敢上这辆车?”黄丹阳憋回去的半句话是“你自己上就算了居然还拉着我们两个”,她现在觉得叶修这哥们儿有点危险,他太淡定了,所以也太过于看不透了,黄丹阳不禁开始脑洞大开,心说叶修家庭背景那么离奇,别是什么黑道大佬的私生子吧?黄丹阳不知道自己的脑洞歪打正着押对了百分之五十,她此刻依旧只能看见叶修的后脑勺,几秒钟后她听到叶修又更笃定的声音回答道:“我不是信他,我只是信我哥。”

 

好吧,黄丹阳无奈的扯了扯嘴角,假如叶修是什么黑道大佬的私生子,他哥保不齐是什么少当家吧?脑洞以自暴自弃的形式一泻千里,黄丹阳在放弃挣扎后甚至开始和叶修交流起了今天随堂测验的一道数学题。这道因叶修和黄丹阳两人得出的答案大相径庭而争不出胜负的题目还未得出结论的时候,车子一个拐弯,就见坐在前面的包子回过头来一咧嘴道:“老大,是不是这里啊?”

 

黄丹阳和林曼家住的只隔一个路口,不然也不至于每天结伴放学回家,老街区的马路狭窄,路两边停满了三轮两轮的非自动行车工具,附带隔几步就有一个的卖菜摊子,车是决计开不进去的,包子指挥着开车的小弟把车停在路口,叶修率先开门跳了下去,然后对着黄丹阳和林曼招了招手。

 

“今天只是碰巧,那帮人不会找你们的麻烦,放心就行。”叶修觉得自己实在不怎么擅长和女生相处,如果换成刘朗,指不定要说出什么威风的要命的话来,到了叶修这里只有寥寥一句,他说完了以后正准备和已经下了车的两个人说再见,没成想黄丹阳突然开口叫住了他。

 

“那个,叶修,你送林曼回家吧。”黄丹阳拼命眨着眼睛,叶修艰难的理解了一下,猜测她可能是在给自己使眼色,虽然看上去……很像是她的眼皮抽筋了。

 

“那你呢?”

 

“我走这边!”黄丹阳一甩书包,说话间就已经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我走这边比较近!”话音刚落她就大步流星的三拐两拐,在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间里迅速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丹阳的确走那边比较近,平常都是为了陪我才走这条路。”这回是林曼弱弱的给形似棒槌的黄丹阳打了个圆场,好让她尴尬的演技显得稍微圆滑一点。

 

“……那就走吧。”叶修在心底默默因为他的棒槌同位再次叹了一口气,他下意识的看了看林曼,又回头看了一眼跃跃欲试的包子,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包……”

 

“老大你叫我包子就行!”包子一听自己被叶修点名了就两眼放光的凑上来,“老大我和你一起吧!”

 

“不用不用!”叶修连忙摆手,“我的意思是我去去就来,麻烦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

 

“没问题老大!”包子一拍胸脯,下一个动作却是拉开车门,往车的边缘上大马金刀的一坐,“老大你放心,有我在,这条路绝对安全!”

 

叶修在转身的时候想,自己果然还是太年轻了一点。

 

 

林曼住的这边街区实在是烟火气浓厚,让叶修依稀想起曾经住过的那片吵闹的筒子楼。不过叶修却也知道这里和筒子楼绝非同日而语,这片老城区住的基本都是最原汁原味的江城本地土著,房价因为邻近学区的缘故更是炒的高昂无比。他和林曼并肩穿过这条由于路两旁的占道而变得拥挤无比的小路,时不时要为了躲避行人肩膀或者书包撞到一起。

 

只是谁也没有说话,叶修不是沉默的性子,如果此刻身边的人是黄丹阳他们大概可以从路口聊到家门口不带重样的,然而林曼太特别了一点,她对叶修的态度过于明显以至于这份暗恋几乎成了班里公开的秘密,而她大多数情况下又太过于腼腆,让叶修担心自己说错了话会造成什么糟糕的结局。

 

他便只得尽职尽责的完成送她回家这一任务,走了不过几分钟,就到了小街的另一头,林曼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小铁门说道:“我家就住这里面。”她的手指勾着书包肩带,另一只手却一直放在校服口袋里没有拿出来,叶修挠了挠头,看了一眼林曼指的方向,继而视线又收回来,“那你回家吧,今天的事很对不起。”

 

“没有,你不用道歉,我觉得没什么。”林曼摇摇头,又随即咬紧了嘴唇,叶修总觉得她是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可等了片刻又似乎等不到什么,叶修便说了句“那我先走了”,便挥挥手预备转身。

 

那一刻林曼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她叫了一声“叶修”,声音大的不像她会发出来的声音,以至于这一嗓子落地,叶修和她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然后叶修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有些皱巴巴的信封被塞到了自己手里。

 

就像本该发生的剧情那样,林曼丢下一句“这是给你的!”就飞快的跑没影了,徒留叶修攥着那个信封站在原地,他沉默了半晌,把那个信封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下,随即塞进了自己的校服口袋里。

 

“黄总,有情况!”

 

电话一接通,传到黄少天耳朵里的就是包子分贝极高的一嗓子,他不动声色的把手机拿的远了一点,为此不得不偏过头才能对着话筒说话,“怎么了?还有,不用叫我黄总,我们公司就一个总,那是魏总。”

 

“那不行,这是孙哥的吩咐。”包子搬出自家老大,黄少天也只能顺势换了个话题,就和见了副总要自觉把“副”字省略一样,有时候这些个称呼,包括他自己的解释也不过是人情往来的一个客套,彼此都心知肚明的双方默契的转移了话题。

 

“所以什么情况?”黄少天还是挺愿意听包子跟他说这些,这会儿可不就饶有兴味的顺杆爬了,语气之跳脱让开车的郑轩都忍不住苦大仇深的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可惜在黄少天捕捉到他的视线之前,他就再次匍匐在香水攻击之下,打了个震天动地的喷嚏。

 

“我高度怀疑,老大刚刚——”

 

“收到了一封情书!”




评论(27)
热度(297)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