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讳疾忌医》

520……好吧已经是521了,快乐!

原本想更主播天,但是着陆失败……

于是摸了个小鱼大家随便看看啦ww

原作向退役后日常,私设满天飞。

原梗来源于身边的真人真事(。)


《讳疾忌医》

 

黄少天觉得自己应该是病了。

 

没错,应该。

 

他在这方面的感觉向来比较迟钝,心大似海,除非有什么明显的症状,否则他压根觉不出自己有什么不对,大多数情况下旺盛的精力都可以挫败弱小的病毒。譬如夏天的时候衣服穿的少,身上露的多,晚上和叶修搂搂抱抱在一起的时候就总能被发现这里磕了,那里碰了,膝盖青了指甲盖大小的一块,手指上多了个半公分的口子,这些叶修看不见,黄少天自己更看不见,甚至你问他,他也不知道膝盖上那块淤青是撞到了哪个桌角,手上的口子究竟是什么时候划的。

 

所以即使说出去没人相信,叶修和黄少天在一起之后,反而是叶修对于黄少天的担心更多一点。当然,没有人可以说黄少天不成熟,放眼全联盟,谁不是十八岁就出道拿着可观的工资干着这新兴的职业,而和他们同龄的毛孩子都还在抠着青春痘琢磨眼前的高考复习卷,何况黄少天还是这票人中的佼佼者,出道即三年夺冠封神,荣耀技术无可挑剔,个人风格刺目耀眼,商业价值同样排的上联盟前几。

 

可他清醒,尖锐,对自己,甚至称得上一句“冷漠”。作为蓝雨的当家大神他说得出哪天自己没价值了夜雨声烦照样会被低价转卖的“丧气话”,在赛场上他一边喷着挤满屏幕的文字泡,却居然可以潜伏在暗处不放过对手任何一个破绽只求一击必杀。

 

很多人在黄少天粉丝写的长篇大论的安利文底下评论里说他精分反差萌,粉丝看见了也开心,觉得这份安利卖的成功,可叶修看了会皱皱眉头。黄少天分裂么?在他看来一点也不,黄少天就是一个完整的圆,你找不到缝隙可以从哪里剖成两半,他就是他,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上帝拎着几个看上去不搭边的试剂瓶子倒在一起,生出一个独一无二的黄少天。

 

在同居之前,很多问题是一对恋人彼此之间也发现不了的。黄少天对于自己的“神经大条”便是叶修收获的意外之一。换言之他大局考虑的周全,可小节未免太不拘了一些,他为黄少天很多毛病头痛,比如做饭好吃却不爱刷碗,喜欢网购但毫无节制,鉴于生活中没有办法爆文字泡所以很多事情憋着不说,以及最重要的,完全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毫无概念。

 

叶修后来想,这件事早在大冷天里黄少天只穿一件连帽卫衣就从酒店跑到网吧门口晃悠这回事上就可见一斑了,如果他是个北方人,一定会有一个天天追在他身后喊他穿秋裤的妈。

 

按理说,叶修又抽烟又熬夜,赶上刷副本刷材料刷记录可以不眠不休仿佛在电脑前生了根,可他总也有常识,知道温度计上显示的体温高于多少就是发烧,知道打喷嚏流鼻涕和嗓子疼对应的感冒药压根不是同一种,哪知道若干年后风水轮流转,叶修昔日自己把自己拔苗助长的年月里积攒下来的经验都再次派上了用场。

 

不过也没错,毕竟苏沐橙和黄少天年龄真的差不多。

 

 

叶修觉得黄少天一定是病了。

 

确定,肯定。

 

他搓了搓自己的手觉得温度偏热,因为他刚从外面进到家门,而现在正是B市的盛夏。于是乎他只好稍稍弯下腰用额头抵住黄少天的额头,被他用手按在沙发上的当事人还一脸不情愿,嘟囔着“天气太热了我最多就是个热伤风”!

 

叶修表示真是不想和他一般见识。

 

“咱家纸抽呢?原先放在茶几上那盒?”叶修原地转了一圈,话音刚落便在茶几另一头发现了它,他拿起纸抽看了看,“还是我走的时候换上的那盒吧?”他被总局派去S市出差,留了昨天一整天办事,今天上午就火急火燎的往回赶,按理说他应该直接回局里,可他愣是半路杀了个回马枪,也进了一趟自己的家门。

 

“有问题?”黄少天不懂为什么叶修突然对着纸抽做文章,他有气无力的往沙发上一瘫,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是热乎乎的,烧的鼻子发烫。

 

“你知不知道热伤风的症状是一直流鼻涕?你这嗓子不疼不咳嗽也没见你不要钱似的抽纸巾,和感冒直接就不沾边,坐那儿别动,我给你量个体温。”叶修把纸抽丢回桌子上,路过黄少天的时候再次伸手把企图坐起来的他给按回原地,紧接着就大踏步的走向卧室床头柜找温度计去了。

 

黄少天瞧着叶修的背影,腹诽他一进门这股无名火烧的和外面的日头一样旺,也不知道是为了个什么。

 

黄少天不想和叶修吵架,即使他仍然对于叶修出差一趟,一回家连点表示都没有上来就是劈头盖脸的挤兑他十分不满,可他还是乖乖的把温度计夹紧,然后盘腿坐在沙发上听着叶修在浴室里冲澡的水声。

 

叶修赶时间回局里,打仗似的五分钟不到就水淋淋的冲了出来,头发还没擦干就问黄少天要温度计,待到看清数字后他给了黄少天一个眼神,这个眼神让黄少天直接打了个激灵——老叶好像是动真火了,黄少天牌叶修雷达发出了这样的报告。

 

“……怎么啦?”黄少天这回连声音都变小了。

 

只见叶修单手撩起毛巾胡乱擦了一把头发,也不顾自己的发型被蹂躏成了怎样一个别致的鸟窝,他一屁股挨着黄少天在沙发上坐下,黄少天都觉得这布面沙发被他砸出了一个坑。

 

“你过来。”叶修不咸不淡的开了口。

 

黄少天盘着腿在沙发上蹭了蹭,蹭到了叶修旁边。下一秒叶修一手举着温度计,另一只手再度搁上了他的额头,“你这样几天了?”

 

“哪样啊?我觉得我挺好的,没什么事啊,真的就是天太热了,我感觉我呼出来的气都是热的!体温能不高吗!”黄少天看了看体温计,只看见了一个37,在他的认知里这就是正常体温,好吧可能偏高了那么一星半点,他盯着叶修眨了眨眼睛,依旧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低烧好几天自己都不知道,你真是全天下独此一家别无分号。”叶修没好气的甩了一句,把电子温度计随手扔到沙发缝里不管了,“你下午给我去医院,我回局里没什么大事,就是送个这次拿回来的文件走签批流程,开车先去局里,你在车里等我,办完事咱俩直接去医院。”

叶修直接没给黄少天发挥的余地,三下五除二得把这事敲定了,最后一句话,“愣着干嘛,穿衣服去。”

 

黄少天看着叶修风风火火的回到卧室拿换洗衣服,他迷迷蒙蒙的也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好吧是有点烫,可真的不是因为天太热?

 

 

黄少天驾照拿的比叶修早,家里这辆车他开的次数远比叶修多的多,可这回他却一上来就被叶修给塞进了副驾,安全带一系就只剩下闭目养神一条路可以走,原因是B市那么堵,而黄少天出来被太阳一晒,更觉得脑袋里一团浆糊,眼皮子烫的睁都睁不开。这一路他老老实实的闭眼睡了,叶修也没说话,认认真真的开着车,到了总局车停进车位,叶修提着公文包下车,黄少天冲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在车里等着。

 

叶修走了以后黄少天舍得睁开眼看了看车厢顶,承认自己还是在生气压无名低的叶修的气。这导致他思考了一下,果断摸出手机打开了百度,运指如飞的在框里输了一行字:“体温多少算低烧?低烧不退怎么办?”

 

百度尽职尽责的给了他一大堆答案,黄少天饶有兴味的一个个看起来,他觉得这肯定没什么大不了的,待他学习一下基础知识,一会儿等到叶修回来他也好理直气壮的反问回去——你凭什么对我那么凶!

 

结果没看几行他就傻了眼。

 

“低烧如果一直不退的话是很麻烦的。这样对小脑和脑神经有很大的影响。甚至影响智力。”

——WTF我堂堂剑圣刚退役一年就要痴呆了吗?!

“持续低烧应尽早就医,应及早进行全面检查。一些恶性肿瘤早期或细菌感染早期的症状也是低烧。”

——怎么一言不合就恶性肿瘤了明明上面一行还在写低烧不用治疗退烧药不能乱吃啊?!

 

越看越下,黄少天越绝望,他只觉得各种言论混合到一处,自己基本已经被诊断成半个绝症患者了,就在他打算扔手机的时候,叶修敲了敲他这边一侧的车门,几秒钟之后,这位又带着一阵热风钻进了同样被太阳晒得滚烫的车厢里。

 

“忙完了?”黄少天默默的把手机调回了待机桌面,隐去了方才看到的一堆让他手心冒冷汗的东西。

 

“忙完了,今天下午也请假了,赶明儿用以前的加班顶上。”叶修系上安全带,拧钥匙打火之前看了黄少天一眼,“想通了?愿意去看病了?”说完这句他挑着眉毛一勾嘴角,黄少天撇了撇嘴,“看就看,你假都请了。”

 

叶修笑着摇了摇头。

 

他有此一问也不是没有原因,黄少天讨厌吃药,害怕打针,想当年世邀赛之前选手都要统一体检,抽血的针头一拿出来黄少天的脸比他胳膊最里侧的嫩皮儿都白三度,把人家护士都吓一跳,问他这位先生您不晕血晕针吧?碍于大庭广众之下,叶修近在咫尺也实在没办法上去说我捂着他眼睛您再扎针,好在排在黄少天后面的肖时钦知情知趣,不动声色的往旁边迈了半步,把拿着名单站在一边的领队给让了过来,叶修得以在他的掩护之下把手搁在黄少天的背上摸了几下。他记得特别清楚,后来黄少天按着那点针眼上的棉花都不敢动,过了好半天才悄悄的跑到叶修边上一伸胳膊,一脸的慷慨就义,“老叶你快帮我看看还流血吗!”

 

这出黑脸戏没白唱,叶修心说,能把你这么直接带到医院真是破天荒头一遭。

 

 

真到了医院也是劳心劳力,排队挂号,排队等叫号,消毒水味儿更是熏得人头疼,坐在硬邦邦的塑料椅子上黄少天觉得自己浑身都不对劲,可也不好意思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倒在老叶身上,他扫视一圈发现右前方一对小情侣,女生整个被男生圈在怀里,不禁默默挫了个牙花子。叶修大约是看出了他那点小心思,可无奈是真的无奈,黄少天刚退役一年,国家队集体代言的电视广告刚刚撤下还没几天,不被认出身份就是万幸,哪里还敢高调行事。

 

叶修看了看手里的挂号单,小声的偏头对黄少天道:“你要不要先去车里歇一会儿,到了你我给你打电话。”

 

黄少天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想再从停车场折腾到门诊楼。何况他心里还有多多少少有一点百度医生带来的阴影,他琢磨着自己的确没什么感冒症状,所以难不成真的应了那些稀奇古怪的猜测?想到这儿他下意识的清了清嗓子,确定自己的扁桃体也好端端的没有发炎迹象。

 

说是不搂不抱,可总也是挨在一起坐着,后排的人就能看见叶修和黄少天胳膊紧贴在一起,两颗脑袋也凑的极近小声的说个不停,等的时间确实有点长,后来讲话的声音听不见了,有心人便能看见摊开的病历本下面盖着一双握在一起的手,偶尔有人路过,两个人就下意识的握的更紧了一点。

 

真进到诊室的时候反而放得开了,或许是少了很多双眼睛,只有一个医生端坐对面的缘故。叶修直接就开启家属模式,把病历一递,把症状利索的说了一通,黄少天便被听诊器敲了一遍,竹片子压了下舌头,哪里都没问题,症状怎么看也不是感冒,医生推了一下眼镜问道:“最近家里有装修或者买新车么?”

 

这问题问的两人心里俱是“咯噔”了一下。

 

“呃……家里没有,不过我刚装好了工作室。”黄少天退役后发挥余热,自己开了一个游戏工作室准备开发手游,工作室租的挺大,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他又是闲不住的,每天叶修去上班,他就在装修现场当监工。

 

旁边站着的叶修低头看了一眼黄少天的头顶,刚想开口问什么,就见医生把病历一合,取了另一边的化验单子道:“先去查个血液吧。”

 

直到走出内科的大门,黄少天感觉自己的大脑还是空白的,他脖子里好像突然多了个螺丝钉,指挥着他“咔咔咔”地把脖子转到看得见叶修的角度,他又不小心碰到了叶修的手,刚才握在一起的时候还温温热热的,现下一片冰凉。他悄咪咪的勾了一下叶修的手指,“老叶?”

 

叶修猛地一回神,第一句话居然是,“我找个护士问问去哪里化验。”

 

而这个问题黄少天都可以回答,因为刚刚来的路上明明刚好路过了化验处。

 

这次验血,叶修什么也没说的站到了黄少天身后,迎着玻璃另一侧护士颇有点灼灼然的目光,用手掌轻轻挡住了黄少天的眼睛,“别看别想就行,现在验血的针头升级了,没那么疼。”黄少天被他弄得大气不敢喘,倒是护士也跟着柔声道:“这位先生说得对,您别紧张。”

 

等到抽完血,黄少天只觉得自己丢人丢大了,脸上红扑扑的不知道是体温烧的还是羞耻感过剩,直接拉着叶修跑到了走廊最偏僻的一个角落找了一排缺胳膊少腿的塑料椅子坐下了,说是结果一会儿自己去机器上打印,可医生的话言犹在耳,他们俩都保不齐想些有的没的。

 

“老叶,你说……”黄少天开了这么一个头,可说了一下就卡壳了,他想说什么呢,他开这个口,大约是因为不说点什么他就无法保证自己不再胡思乱想下去,就像曾经在赛场上他用铺天的文字泡消耗多余的精力,只为屏息凝神的一击必杀。

 

而现在,赛场上的他自己,也要加一个名为曾经的前缀了。

 

他们太年轻了,同龄人刚刚步入社会的时候他们已经如日中天,同龄人刚刚在社会上站稳脚跟成家立业他们却已经要屈服于年龄而和自己的事业说再见。他们年轻的骨骼里安放了不合时宜的灵魂,一个青春的饭碗没有了,还要花时间再捡另一个回来。

 

黄少天总觉得自己所有的不确定性都在“荣耀”上用尽了,他出名、封神、家产丰厚、为国争光……他遇见叶修,这让他的退役比起别人的不确定更多了一份从容,因为他不是一个人,而他身边那位还是个退役经验十分丰富的“荣耀教科书”。

 

可如果……他的意思是如果,生命来了个一百八十度急转弯,他应该如何应对呢?他想的不是自己会怎样,而是叶修会怎样。

 

他觉得他的老叶特别苦,苦到他都要忍不住问问老天爷凭什么。

 

沉默有时会让时间变得漫长无比,有时却也会让时间缩短到触手可及,在医院少有人经过的角落里叶修轻轻握住了黄少天的手,这回没有病历的欲盖弥彰,就像任何一对情侣一样的坦坦荡荡。

 

“今晚在外面吃饭吧。”他听到叶修这样说。

 

“去吃火锅。”

 

黄少天喜欢吃火锅,他曾经套用网上流行的段子发过微博,说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吃火锅不能解决的,如果解决不了,那就吃一个鸳鸯锅。

 

黄少天忍不住笑出声来,他那一刹那突然好想亲一下叶修。

 

事实上他也的确这样做了。

 

 

拿着化验单回到最初的诊室,医生透过镜片扫过一串数据,最后换做一个疑惑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把黄少天再度扫视了一遍,“小伙子啊,你确定不觉得哪里不舒服?”

 

叶修和黄少天心里“咯噔”了两下。

 

“非要说的话……”黄少天犹豫了半天才道:“牙疼算吗?”

 

“说详细一点。”

 

“也没办法详细……好像是牙龈有点肿吧,我当是天热上火,没当回事。”黄少天下意识的捂了捂自己的腮帮子,却发现医生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病历也不写了,直接给他推了回来。

 

“行了,你们再去牙科挂个号吧。”

 

 

黄少天长了四颗智齿,他居然一点也不知道。

 

叶修看着黄少天的口腔片子,觉得这大约也是一种别样的福气。


 

“老叶,我要吃火锅,鸳鸯锅!”黄少天开着车,窗户开到最大,B市干热的风吹进车厢掀起了他的刘海,墨镜的反光镜片里映出副驾上叶修的模样。

 

“吃,多吃点,等拔了智齿未来半个月你出了米汤也吃不了别的了。”叶修晃了晃病历袋子,之后随手往后座上一丢。

 

他也按下车窗瞧着窗外飞速退去的行道树。

 

B市的夏天实在远比来时路上的可爱许多。

 

END.

评论(35)
热度(616)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