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叶将军和小芋头》10

前面啰嗦几句。

首先如大噶所见这是个存稿混更(喂)生贺我没搞完啊我好崩溃,因为琢磨的这个性转梗,原梗好像一次写不完,我想改改,然后就卡壳了(绝望抱头)明天会发,就当迟到的生贺和端午节贺文吧,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以及前两天刚说过希望不老歌不要悲剧结果不老歌就出了清理和谐内容的最后通牒……这边不老歌的外链也要整理一发了,我不记得旧文里有没有外链只有不老歌一个的,等我有空了翻一翻补上。不老歌是个很好的网站,因为发这些内容给网站本身造成困扰也真的是很抱歉,这边也顺便跟那边有存档的太太们说一下快去存档!截止六月十号。

这章就踩了个油门,比较放飞自我,大家吃好喝好~


前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黄少天喜欢什么样的人呢,他不知道。他喜欢过师父,喜欢过喻文州,后来也喜欢叶修,可这喜欢和喜欢之间大概是不一样的,对师父和喻文州和最开始对叶修的心情是一样的,但是后来发生了什么,有什么东西就变了。他在医馆里一边默写药方子一边听老郎中讲故事,老郎中是个话篓子,嘴里的故事真真假假,不过老郎中很喜欢讲些小情小爱的东西,讲完了他问蹲在一旁写大字的小芋头,“你近来总是心不在焉,怕是有意中人了吧?”说完还不忘捋一把胡子,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架势来。

 

他也许只是打趣,不成想他这几百岁的小徒儿多了心。黄少天问,什么样的人才是意中人呢,老郎中便继续笑眯眯地道:“我方才问你话时,你想到了谁,谁便是了。”

 

黄少天想到的是谁呢,那人叼着烟斗,穿着粗布短衫,挽着裤腿喂鸡,撸着袖子下地,喜欢看些不正经的话本,喜欢嘴皮子上找他的乐子,早上起床的时候喜欢揪他的叶子,吃饭的时候还喜欢把他的叶子炒来吃。这人不像个凡人,做派倒似个神仙,他过去的故事黄少天只在说书人的惊堂木里听到过,故事里有千军万马,有红缨却邪。

 

小芋头发愁得很,他听过凡人有一句话,叫“一醉解千愁”,他没喝过酒,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却还是逞能去酒馆点了一壶,后来一壶喝完,他又要了一壶。而后他便醉了,他趴在酒馆的桌子上睡了一觉,梦里他又变回了一颗芋头,被种在地里,土是暖的,风是慢的,他听到有个近在咫尺的声音在他的头顶说道:“你为什么就是不长大呢?”

 

那是过去的故事,那是叶修的声音。

 

 

“你是真的醉了,还是假的醉了?”叶修哭笑不得地搂着小芋头,这位是真的挂在他身上不肯走了,他两颊愈发的红起来,连吐出的气息都是炽热的。

 

“我没醉!”小芋头甩着头,好像想要借此变得清醒一些,但这个动作只让他把脑后的马尾又甩松了一些,以至于那条发绳彻底脱落,顺着他的长头发落在了地上,被叶修捡起来揣进了袖子里。

 

“那你真的还记得我是谁么?”叶修抬起黄少天的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脸。

 

黄少天煞有介事地打量了他半天,最后傻兮兮地咧嘴笑了,他果然还是醉了,两只眼睛笑成了弯弯的月牙。“你是我喜欢的人”,黄少天反握住叶修圈住自己手腕的那只手,把滚烫的脸颊尽数贴了上去,继而舒服地眯起了眼睛,“你是叶修……我要和你成亲!”

 

而说完这句话,黄少天居然一把推开叶修的手,自己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叶修怕他摔着,小心地在旁边护着,可小芋头浑不在意,他在原地转了个圈,伸出一根手指朝叶修晃了晃,“我要换一件衣服,换一件衣服才能成亲!”叶修无奈地瞧他胡言乱语,下一秒却是眼前一花,等到再回过神来,小芋头当真给自己换了一身衣服。

 

正红亮眼,金丝云纹,赫然是一件浮夸到不行的嫁衣,而下一刻黄少天又是一挥手,叶修的小破茅屋里登时换了副摆设模样,堂前喜烛成双,架子床红纱软帐,整间屋子一下子就亮堂了数倍,而叶修眼里只能看得见身披嫁衣的黄少天,耳边久久回荡着同一句话——

 

“我喜欢他……他会喜欢我么?”

 

他喜欢的。

 

他喜欢的啊。

 

换了个通道大家试试看

密码:ph0z


评论(14)
热度(275)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