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晴江》36

大黄小叶,架空养成。


前篇见归档。



36

 

叶修长得帅,学习好,现在还要再添上一个众所周知的讲义气,黄少天始终觉得嘉世中学不给叶修评个校草什么的头衔,根本就是全校女生集体瞎了眼。他想这些的时候大约是忘记了他家叶修才是个初一的小毛孩子,目前引得人慕名利用课间来围观的“美名”还未从初一年级扩散出去,实在是有些遗憾,不过黄少天坚信任何问题都将仅仅是时间问题。

 

黄少天咂摸了一番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估计就是一点点的骄傲掺杂着一点点的自豪,这个跟着他吃了那么多苦总算摸爬滚打长成如今这副模样的小小少年,终于也成了别人家小小少女的倾慕对象,谁不是青春期走过来的,黄少天年纪也不大,还能记得自己十几岁时心里的那点小九九。虽然当年他的初恋还没结出果实,就伴随着他对于自己性取向的觉醒而无疾而终,可从书包里摸出小信封以及随后拆开前故作不在意却实际雀跃期待的心情,哪怕隔得再久,也依旧能记得清。

 

收到的情书什么样子?送情书的女生好不好看?叶修收到情书的时候什么反应?连话那头的包子好似都没意识到黄少天会问出这么一串——情书啊,粉的!女生啊,好看!什么反应啊……好像没什么反应?包子毕竟认识他“老大”还没超过二十四小时,揣摩上意的技术还需继续修炼。这一串却听得黄少天乐得不行,没什么反应是什么反应,哈哈哈我要回家问问这小子去。

 

坐在前座开车的宋晓和副驾驶上的郑轩面面相觑,心里腹诽的恐怕都是:没见过这么养孩子的。宋晓和郑轩来得晚,虽说魏琛连带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没架子,勾肩搭背的也无甚所谓,可总也是公司里的上下级关系,很多事他们不方便问,但相处久了,再加之黄少天从不藏着掖着,大概的来龙去脉也都知道些许。他们年轻有为的黄经理自己还是个未成年的时候就敢捡回来个上幼儿园的失踪儿童养,这股魄力拿出来用在做生意上,估计过不了几年蓝雨就能挂牌上市了。

载着三人的车在高架桥上一路飞驰,黄少天从开上高架聊到开下高架,好像编排眼下看不见的自家小孩儿是他最大的乐趣一般,终于在前排两个人都快听不下去之前,电话那头的人好像换了一个,估计是问他几点能回家,黄少天难得沉默了片刻,“估计到家都天亮了,你自己先睡吧,记得锁好门,我带钥匙了。”那边应了一声,手机传回包子手里,黄少天又嘱咐了一句,总算是收了线。

 

“黄少你这语气,都快赶上我跟我妈报备晚上几点回家的时候了。”郑轩笑嘻嘻的回头瞅了黄少天一眼,果不其然换来黄少天趁机两只手伸过副驾驶位的靠背来了个突然袭击——一言以蔽之,挠痒痒。郑轩特别怕痒,不出五秒钟就缴械投降,就这还是在宋晓连声高呼强调驾驶安全的前提下,黄少天显然没有尽兴的收了手。

 

“我家这小孩儿,心思重,我怕他担心。”黄少天说完,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勾了下嘴角,继而问道:“还有多久到啊?”

 

这回去的场地三人都挺陌生,开车的也是全靠导航指路,只知道是个最近新开的会所,这回赴的局也挺复杂,攒局的人都不是一路的,估计到场面生的不少,可反过来也是机会,蓝雨能拿到这个入场券已经说明了问题,何况还大喇喇的派出了三个人,至于挑选这三个人的理由倒是很简单——能喝。

 

甚至这三个人排排站,黄少天都能沦为酒量最差的那一个,可挡不住他有挡酒神技,他说话的空当里能给人灌三杯,虽然自己也要陪着干一杯,可算下来他也稳赚不赔,而宋晓是个隐藏的“千杯不倒”,至今黄少天还没见他喝趴过,郑轩则是醉了也不撒酒疯的类型,带着出去分外踏实,于是此三人浩浩荡荡的开路,而黄经理在得到导航提示下具体目的地还有五分钟路程的时候终于说了从公司出来到现在,唯一和“正事”有关的一句话。

 

“都打起精神,做好晚上走着进去,白天躺着出来的准备。”

 

一言以蔽之,往死里喝,喝不死就行。

 

此条原则在当晚得到了全力的响应并成功的贯彻到底,反正等到次日黄少天浑身骨头散架的在自家床上醒来的时候,压根连自己姓甚名谁都要考虑三秒钟才说的清。这天是周六,他家一只胳膊还吊着石膏的小孩儿正在桌子旁边捣鼓黄少天带回家办公用的那台笔记本电脑,听到黄少天醒过来的动静才噔噔地一路跑过来,麻利的递上一杯白水和一块打湿又拧干了的毛巾。

 

黄少天觉得自己喘口气鼻孔都在往外喷酒精,毛巾还搭在脸上,就已经仰面再度倒回被子里。他虽然隔三差五的喝成一滩烂泥,但走不稳路和直接断片儿是完全两回事,这种连自己怎么进的家门都想不起来的情况少之又少,黄少天抬着酸重的眼皮瞧了瞧叶修,还没等他开口,就得到了答案,“一个不认识的哥哥把你送回来的。”

 

叶修认识宋晓,所以这个不认识的哥哥必定另有其人。

 

哪里来的不认识的哥哥?黄少天一声哀嚎,在床上打了个滚,此刻十分应景的,他压到了丢在床头的裤子口袋里露出一个角的名片一张。

暗纹洒金,喷了香水,打眼一看还是个英文名,怎么看都不是正经商务场合用的名片,黄少天闻着那股子和自己衣服上残留的香水味混杂到一起的呛鼻子的香气,勉强回忆起了昨晚是有这么一号人。

 

一个八成和自己是一路人的人。

 

黄少天想到这儿,一下子清醒了八分,他琢磨着要不是这位打开门发现他家还有一个未成年小孩儿,昨天晚上的事怕是绝对不会止步于把黄少天送回家这么简单,他俩昨天晚上聊得其实挺多,中途离席出来醒酒的时候,黄少天甚至都感觉到了对方的刻意尾随。如果不是酒精自带了美化滤镜,那他记忆里的对方条件也算是很不错,一米八的身高,明显有健身习惯的体格,颇有成绩的事业,一个平日里一定没少约炮的优质多金基佬。

 

黄少天很没有形象的打了个酒嗝。

 

“你觉得昨晚那个‘不认识的哥哥’怎么样?”他看着叶修,冷不丁的问了这么一句。

 

“不靠谱。”叶修毫不犹豫,又好像知道黄少天意有所指似的,从来都礼仪周正的小朋友,头回对一个只见了一次面的陌生人下了这样的定义,甚至都引出了黄少天的好奇。

 

“怎么不靠谱了?”他任由湿乎乎的毛巾搭在自己的脖子上,一副非要叶修给出个答案的坚持模样。

 

“说不上来。”叶修努努嘴,“你要和他做生意吗?”

 

“嗯……可能随后有吧。”黄少天低头看了一眼仿佛在香水里泡过的名片,没记错的话这位把花体英文的名字印在名片上的大哥是做进口生鲜的,蓝雨还没壮大到能包下空运航线,目前只能承接些货品不那么娇贵的业务,他顶着快要疼炸的宿醉后的脑袋回忆了一下,觉得可能是他打扮的过于油头粉面才招致了叶修先入为主的“偏见”。

 

就在这个时候,黄少天的手机哗啦啦的震了一番。

 

待到屏幕划开,黄少天只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他完全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和这个人交换了微信。

 

而这个人给他发的第一条微信,居然是昨晚黄少天躺在他车上的副驾驶睡的东倒西歪的一个侧脸。

 

虽然老子洁身自好从不约炮,可不要以为我不懂套路OK?

 

黄少天和不明所以的叶修对视了一眼——的确不靠谱,他在心里默默重复了一遍,给自家折了胳膊的小孩儿点了个赞。


作者有话讲:

这个还没名字的哥们儿和天天没啥关系,就一个酱油,不用在意。

but天天在小叶子长大之前肯定会有感情史的,so,预告一下,不过也同样是一笔带过。

最后说下,微博申诉没人理,因为是直接炸号(搜索ID显示用户不存在),根据以往围观别人炸号的经验感觉找回来的可能性很低了……等到冷静下来再研究现在的外链要换成啥吧。

以上。三坑齐填的我没在怕的,明天更大姐姐老叶。

评论(27)
热度(412)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