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了

银魂/银桂only 《樱花雪》

同志们好,我又来了!

给 @朱鞘公子 的花魁桂!


最后一个存货脑洞。

阅前须知:

本篇设定借鉴动画曾经跟在本传后面出过三集?的一个叫《金魂》的故事,坂田金时(不是后来出现的那个金时)和新八是高天原牛郎,长高了的御姐神乐(什么)是中国来的黑道大姐头。

于是这篇就是高天原牛郎银x人妖店老板娘桂。

……………………致力于当一个满屏银木户里的清流。

 以及逻辑不通,见谅见谅。


《樱花雪》


登势酒馆二楼是间对外出租的屋子,户主是个素来独来独往,做夜晚生意的青年。只是附近的住户和酒馆的客人偶尔也能看到有女人出入他的家门,有些客人喝醉了...

银魂/银桂only《暖冬》

没想到我还有为银桂tag添砖加瓦的机会……希望组织看完我质量低下的复健之后不开除我粉籍(。)


现代架空,大学生银桂。

一个勤工俭学的故事(No)


《暖冬》


晚上九点半,桂小太郎出了车站之后便一路步伐匆匆,这几日突如其来的降温令人有些措手不及,穿了小半个冬天的大衣开始有些抵挡不住肆意的寒风,围巾更是一早落在了家里,这时候只能勉强立起衣领代替。他快速穿过几条街道,呼出的寒气很快在空中散去,远离商店街的区域相对安静许多,夜里也只有零星同自己一样晚归的人。面对寒冷,人大多出于本能的连呼吸都放缓,好似这样就能多集聚一些热量在身上。


终于看到街角便利店的灯光时,桂已经...

银魂/银桂only《As We Know》

*若干年前(?)合志的稿子,但如今一是合志没了动静二是物是人非三是就算哪天要出…这样的黑历史我也是没脸放上去的,姑且发上来大噶随便看看吧。


《As We Know》


01


在酸雨侵蚀下摇摇欲倒的界碑提醒桂小太郎,他已经离开了核辐射封锁区,进入相对安全的东京都外围。当然只是相对安全而已。三年前全球范围内爆发持续性自然灾害,气候剧变,末日初现端倪。位于低海拔及板块交界处的国家地区首当其冲,地震诱发的海啸席卷了日本规模最大的核能发电站,核泄漏甚至殃及三百公里外的首都东京。紧急迁都后海啸再临,发生严重的二次泄漏,辐射量飙升至警报危险值,至此,东京被...

银魂/银桂only《春岚》

*一个突如其来的码字欲望!也是一个思维混乱的话唠的自我放飞(PS.这梗可以追溯到前年年底,得知这个事实的我也惊呆了,前年,遥远的仿佛上个世纪

《春岚》 

他们刚刚结束一场性事,并非兴致所至,算是有所计划的“例行公事”。不住在一起只这一点麻烦,桂去万事屋要挑两个未成年不在的时候,反过来就比较无所顾忌,就是住处换来换去,半年里跑遍半个江户,也经常来得不是时候,桂不知是去打探还是打工,大门紧锁,人去屋空。 成年人有正常的,亟需纾解的欲望,在成为所谓伴侣之前,他们去花街的次数也不少,在感情扎根以后,他们便“相依为命”,在各种意义上都是。只是,银时察觉自己近来总是在动摇。并非是另有新欢的预兆,...

银魂/银桂only 《白兔糖》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点梗,见图,有改动。

《白兔糖》

草丛生的茂盛,踏上去就好像乘着翠色的云,泥土湿软沾到鞋底,所行之处或许惊动到了什么活物,极快的跑开,留下东倒西歪,折断处淌出汁液的植物根茎。森林深处少有人来,连溪流划过石头的声音也显得那样响,隔着几颗枝干虬劲的老树,能瞧见清亮亮白花花的水。风柔缓,正值隆春。

坂田银时停下步子,侧耳去听。

他识得这里的声音,风声雨声交匝变奏,鸟鸣在绿叶间辗转啁啾。天蓝云白,是他许久未见过的风景。他知道要怎样从这四面八方仿佛都模样相同的深林里转出去——向北再向东,有简陋的山路,山路走到头是山野环抱的村庄,村庄边缘的小小庭院,是他的——他唯一可以称之...

银魂/银桂only 《一日》

《一日》

银时戳着几秒前刚刚吸干净最后几滴的牛奶盒,空荡荡的纸盒没几下就倒下去,他贴着桌面的脑袋因此翻了个面,垂在身旁的手摸上来,沿着一道迂回的路线杀到桂的身边,用食指像戳纸盒那样戳了戳桂的袖子。桂正对着电脑敲键盘敲的兴起,全然不想理他。

门外的院子里伊丽莎白正拍打着晒出去的被子,午后毒辣的日头刺眼的很,却还是看得清空气里的飞尘。他想万事屋的被子可能也该晒一晒,还是说新八已经晒过了?算了不管,怎么样都能盖。他的另一只手伸进矮几下面的塑料袋,余光注意着桂的神情,比刚才还认真了一点,打字速度更快了。他安心的打算趁此机会多喝一盒草莓牛奶。

计划转瞬搁浅。

桂用脚把塑料袋踹出去几米远,银时半探

银魂/银桂only 《小情歌》

※桂小太郎的生日贺文❤


《小情歌》

01

坂田银时觉得自己记性差劲,桂到现在都时不时能背出当年老师的训诫,一字不差,高杉怕也能和着三味线唱出老师写过的和歌,可是他自己连被带进私塾的那一天是怎样的天气都忘了个干净,记得是阴天,又好像有太阳在天上。

那天他在街上见到桂,穿着打工店铺的工作服,颜色是比青豆的颜色更深一些的绿。他路过的时候嘲笑他,说把胸前的展板背到后面的话活像乌龟,桂纠正了名字并且进行了不痛不痒的反击,末了还是把优惠劵塞进他手里,那是家卖绿植的花店,隔着橱窗能看到满屋葱郁。他觉得优惠劵肯定用不上,早晚要作废,过了两天从口袋里翻出来的时候已经皱巴巴,停下步子,发现恰好走到了那...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