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初次见面,请多关照》(6)

前方ABO生子出没。


原作向。


前篇:(1) (2) (3) (4) (5)


*带了几句双花。


(6)

 

 

对于一个生来三十几年都只会开水泡杯面的厨房小白来说,想要一朝一夕升级为能担纲晚餐四菜一汤的合格煮夫堪比非职业选手在荣耀里一次通关神之领域。叶修褪下教科书级别的大神光环,钻进厨房面对锅碗瓢盆瓶瓶罐罐,也只能虚心求教并认真实践,唯一能用在这里的出场默认设置大概就只有手巧一个,刀功随便练练就熟练非常,就算味道不怎么样,卖相上却意外地很说得过去。

 

此刻只见他薅了一根小香葱在水龙头下淋了一趟,甩了甩水珠子便搁在菜板上,手起刀落一串快切,末了刀刃一抹,攒了一把绿油油的葱花在角落里发亮。身旁灶上的蒸锅透过锅盖缝隙吐着蒸腾的水汽,隔着透明玻璃满布的水雾能看见一汪月牙黄的满圆。蒸水蛋讲究时间的拿捏,多一分就老,长辈讲究经验,小辈依赖工具,放在口袋里的手机一到时间就准时响起闹铃,叶修顺势掀起锅盖,但见白瓷碗里蛋羹温润,平滑如镜。

 

最后淋上丁点酱油提鲜,一滴香油点睛,又依着黄少天的嘱咐洒了两勺香醋,上回也是这么做,只是黄少天剩了两口没吃完,叶修接过来吃了,酸的后牙一倒。故而现下他浇醋的时候也拧着眉毛,不知道黄少天对酸的执念何故空前浓厚。灯下深色的液体在蛋面上荡开,展现出蜿蜒的纹路,葱花水渍未消净,往其中一落,更衬得这碗水蛋可人,诱得人馋虫四晃。

 

没得吃的叶修只得在路过餐桌时在果盘里给自己摸了两个砂糖橘,另一只手隔着软布端着瓷碗,指缝里夹着一支长柄瓷勺。他心里惦念着黄少天饿着的肚子和先前求投喂时微微下垂的眼角,稍稍挪了一下被水汽熏热的指尖,叶修推开卧室门前在想,自己该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了。

 

门内,床上的黄少天正手脚并用的缠着一个长条抱枕玩手机,见叶修回来,双眼顿时放了光,他一个翻身就到了床边,叶修绕过他想要去接碗的手,而是把碗先搁在了床头柜上。

 

“别动,烫手,要么凉一会儿,要么你坐在地毯上吃。”

 

黄少天犹豫了几秒,盘腿坐去了地毯上,于是叶修也在他旁边坐了,摸出刚才顺路拿来的小橘子剥皮。他看黄少天举着勺子半晌也没戳进碗里,正想问一句是不是又没胃口了,就看黄少天探长身子去摸丢在被窝里的手机。他就因此刚好看见对方因弯腰而露出的一截睡衣遮不住的后腰,叶修伸手帮他扯了一下。

 

“这么好看必须得拍照发个微博,不然白吃了。”黄少天嘟嘟囔囔的将摄像头对准了饭碗找角度,之后又是加滤镜调色,忙活了大半天才终于上传,叶修捏了两瓣橘子放到他嘴边,低头扫了一眼屏幕,微博配的文字居然是:“爱妃的手艺越来越好啦朕心甚慰!@叶修”

 

险些一口橘子汁喷了满地,叶修琢磨着是不是最近黄少天在家闲着没事干的时候看的电视剧题材太不正常,以至于洗脑效果如此显著彪炳。

 

“皇上对臣妾今晚的侍寝可还算满意?”

 

“满意满意,非常满意。”黄少天说话间吞了第一口蛋羹进肚,又把第二勺送到叶修的嘴边,饶是怕酸也挡不住这般恩典,叶修张嘴接了,被酸的眉毛一跳。

 

“吃完刷牙。”叶修舔着酸溜溜的门牙,嘱咐了一句。

 

“知道知道。”黄少天嘴里吃着,手上也不闲着,几秒钟一个刷新,评论和转发页哗哗展开,更新的飞快。

 

黄少天退役后在微博上依旧无比活跃,只是ID与简介里删去了战队相关信息。他坦荡惯了,对粉丝也素来亲切,从公开和叶修的恋情到领证表白,从婚礼当天的自拍直播到不久前宣布自己有孕的喜讯,都是第一时间广而告之并附长微博书写心路历程,这甚至为他引来了大票荣耀圈外的路人粉,心甘情愿看他深夜报社兼秀恩爱。

 

“哈哈哈哈哈爱妃是怎么回事@叶修 叶神这要是换我我不能忍!”

 

“黄粉心里苦,刷到这条我也起床打了个鸡蛋蒸蛋羹,减肥计划第64次失败。”

 

“只有我看到了扶着碗的左手上的戒指了吗哭哭!虽然过了这么久了可每次看到还是好甜!”

 

“我也想要半夜十一点给我做夜宵的老公QAQ”

 

“my天孕吐反应好点了没?之前看发微博吐槽的时候虽然语气欢乐可还是好心疼啊TAT”

 

“麻麻这个人蒸的水蛋怎么和我不一样,@叶修 叶神不考虑发个菜谱吗!”

 

乐意在微博上发日常的人总是有一点“求关注”的本性在,黄少天翻着评论挑了几条热门回复了,望着屏幕的眉眼都带笑,叶修换了个舒服点的坐姿,单手将吃的开心看的也开心的黄少天半个人圈进怀里,手臂在腰际那圈松松一挎。接着又拿出手机打开了一个月开不了几次的客户端,寥寥几次没记错的话基本都是为了回应黄少天的召唤,这次也不例外。他没有理会消息通知里四位数的待读,直接点开了黄少天的微博按了转发,想了片刻在文字框里敲了一句:“谢主隆恩。”

 

转发弗一发出,更是炸了锅,以方锐为首的夜猫子型职业选手纷纷转发起哄,感慨黄少天教夫有方,能把吃泡面吃到地老天荒的叶修赶进厨房,还能一个@就能把常年装死的对方甩上微博。联盟上下百号人马,优质Alpha不在少数,资质出挑的Bata为数最多,以及不可避免的是走到哪里都是稀有物种的Omega在这里也未能免俗。AO恋本就注定是瞩目的焦点,再加上叶修和黄少天自带的傲人属性,可谓是拉稳了仇恨。

 

“这帮人行不行啊,这么晚都不睡觉,明天周一不训练了?”话虽如此,看黄少天顺着转发一条条的回复过去,分明是正中下怀。

 

叶修看他赫然已经在评论里和方锐聊了起来,忍不住提醒他蛋羹还剩小半碗,“再不吃就凉了,上回在群里还没被他们闹够?”

 

黄少天自然知道叶修说的是哪一次。先前他从医院出来,就在回家的车上拍了B超单子发上微博,那天也是周末,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职业选手飞快的从微博转战QQ群,大爆手速排队@了一遍黄少天和叶修。上来先是喻文州和苏沐橙为代表的兴师问罪,蓝雨和兴欣众人纷纷表示前队长和前副队长太不地道,居然没有事先通知。黄少天只好解释他也是今天才知道,话说出口就觉得哪里不对,果然已经有脑筋快的反应过来这事原来还是个意外。

 

索克萨尔:还是要先恭喜少天和叶神,几个月了?

 

黄少天:五个周,一个月多一点吧?我真的现在还是懵逼的!!!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啊!!!

 

沐雨橙风:噢……一个月啊

 

海无量:我去!一个月前?那不就是世邀赛期间?

 

灵魂语者: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黄少!

 

无浪:恭喜叶神和黄少,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意义非凡啊,叶神好样的。

 

生灵灭:叶神好样的+1

 

吴霜钩月:叶神好样的+1

 

枪淋弹雨:叶神好样的+1

 

花繁似锦:叶神好样的+1

 

一枪穿云:厉害。

 

流云:黄少黄少!小宝宝是男是女啊!

 

风城烟雨:这两个人真是。

 

石不转:原则上孕十三周才能知道胎儿性别,而且现在法规有定,分娩前不能公开性别。

 

流云:哦哦哦这样啊……

 

逢山鬼泣:果然还是Omega比较懂Omega

 

黄少天:张新杰你还没睡???

 

石不转:还有十分钟。

 

包子入侵:双胞胎!是不是双子座!

 

小手冰凉:双胞胎就一定是双子座?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还真是双子座。

 

叶修:预产期五月五,包子你算算吧。

 

沐雨橙风:五月五是金牛座吧?@叶修 没想到你还挺在意:)

 

叶修:不都说星座决定性格么?我这不是怕再生俩和某人一样烦的,我还过不过了

 

黄少天:卧槽卧槽卧槽叶修你什么意思???

 

包子入侵:老大,金牛座和处女座比较配!

 

黄少天:………………谁问你这个了!!!???

 

海无量:@张佳乐 家的女儿几月生的来着?

 

黄少天:禽兽啊你们!!!!!!!!!!!!

 

张佳乐:张佳乐睡了,有事?

 

叶修:老孙?

 

张佳乐:刚看见,恭喜恭喜。

 

叶修:没事,就是商量着结个娃娃亲呗?

 

张佳乐:行啊,倒插门儿,来吧。

 

黄少天:诶诶诶孙哲平,问问你,有孩子什么感觉?

 

张佳乐:你应该去问张佳乐

 

黄少天:卧槽这不一码事吗,不都是爹

 

张佳乐:管生的和管养的能是一码事么,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黄少天跟叶修说过,我发现联盟里的几个B市人都活的有点哲学,或者换句话说,有点直男独特的浪漫。比如昔日孙哲平主导的繁花血景,比如自带神棍气场的王不留行,再比如叶修这个面对荣耀时标准的“大龄中二”。但饶是对此别有一番独特感悟,那天叶修和黄少天还是对着孙哲平丢下的这句仿佛故弄玄虚的话云里雾里的没琢磨透彻。

 

 

不过这么两个月过去,叶修倒是品出点味道了。就拿他戒烟初期的痛不欲生来说,那点因之而起的难受一旦看到黄少天就烟消云散的半点不剩了。再难受能有他难受么,再痛苦能有生孩子痛苦么,反观自己除了戒断个尼古丁减少下二手烟危害,去厨房里捣鼓下柴米油盐做几个不登台面的小菜,还能做什么呢?能做的太少了,偏偏在生育繁衍面前,任你Alpha天资卓越立在社会金字塔的顶尖,称得上无所不能,也无法帮你的配偶分担一丝一毫的辛苦。

 

 

叶修刷完碗路过卫生间的时候听见黄少天在里面洗漱,电动牙刷的声音显得无比清晰,他拉开门进去,在镜子里看到黄少天抬了抬头,想说话又因为喷了满镜子的泡沫而狼狈的低头漱口作罢。

 

“周二我陪你去产检。”

 

“我自己去就行了,你为这个请假多麻烦。”黄少天把嘴里的牙膏漱干净,没意识到叶修这突如其来的一句是怎么回事。这件事他们昨天还商量过,当时他坚持不让叶修请假,可叶修没应下。

 

“我不放心。”叶修说完也走过去,拿起自己的那只牙刷挤上牙膏。洗手台前站着两个大男人总是有点挤,叶修后退一步,把大部分位置让给了黄少天。

 

“昨天不是说了……”黄少天刚掬了一把水到脸上,这会儿滴答着水珠抬起了头,转过去看叶修,他因为满脸是水所以视线不怎么清楚,可他还是发现了叶修表情的变化。


他居然难得的有些严肃。

 

黄少天抬手擦了一下眼睛上的水,很快就明白身边人的那点心思,他忍不住在心里笑了一回,又难免的映到脸上。

 

镜子里的黄少天看着镜子里的叶修,笑的露出刚刷过的小虎牙。


“好啊。”


作者有话讲:


神志不清ing,等睡醒再改改。


这章的内容是一早就想好要写的梗,可是然而…啥也不说了。


另外,其实我始终觉得双花应该是A+A,但因为这篇主题生子所以…


——孙哲平:深藏功与名。

评论(31)
热度(383)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