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直播间.avi》(6)

前篇:(1)(2) (3) (4) (5)


这波真是垂死病中惊坐起,突然想起要出本……月底之前把这篇搞定然后收录进本。


(6)

 

“大漠孤烟操作那么厉害,后来怎么不做游戏直播了?”黄少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嘴里还嚼着没有咽下去的花生米,叶修坐在他的对面,手指摩挲着刚从口袋里掏出来的皱巴巴的烟盒,面前散落着几根烧烤吃完后剩下的铁签子。空气里弥漫着炒蛤蜊和啤酒花混杂的气味,不远处大排档门口的玻璃缸里扑腾着新鲜的活鱼,因为占道经营导致这条路很是拥堵,此起彼伏的车喇叭声常常打断他们两人的谈话。

 

“至少有两三年没有听人提起过老韩当年的ID了。”叶修颇为意外的抬了抬眼,黄少天被他看得有些发毛似的,转手就拎起一串烤肉,这一串可能是火有点大,以至于黄少天放在嘴边瞧了半天问:“这一串是什么东西?”

 

叶修一根烟递到嘴边正准备点火,因为这句话手一歪险些撩到自己的鼻子,“那是串烤腰子。”

 

于是他就在黄少天微妙的眼神和克制的嘴炮攻击下点着了自己那根烟,他们从活动会场一直到坐在这里吃完十几根烤串,差不多也过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两个小时刚开始的时候他点烟还会问黄少天介不介意,两个小时后他已经肆无忌惮的发射二手烟了。

 

“你和大漠还有联系?”黄少天话多,翻篇也快,滋滋冒油的烤腰子吃的他嘴唇和眼神一起发亮,“现在这都算是陈年历史了,小朋友都不知道的。”

 

可不是么,叶修用筷子慢悠悠的夹着西芹花生里的胡萝卜片,韩文清算是和他同一批开始折腾游戏直播的老人家,不过韩文清的性格是标准的鲁地汉子,直来直去,最讨厌拐弯抹角,圈子红了,人多了,事杂了,他就索性退居二线了,现在生意做得风声水起,上回叶修见到他老朋友那张浓眉大眼酷似收债黑社会的脸,居然还是在高铁杂志的“企业家”专栏里,韩文清西装革履,摆着成功人士标准的双手抱臂的姿势,下面附的访谈看的叶修在高铁二等座笑的直抽抽,字里行间都能感受到记者的努力带节奏和韩文清的抵死不配合。他都可以想象,如果你让韩文清传授一下成功的经验,他八成只会说出六个字——“不要怂,就是干!”

 

“你知道的倒是挺清楚。”叶修眼看着黄少天的手又伸向了盘子里仅剩的一对烤鸡翅,于是他举起手对着路过的服务员大排档老板打了个招呼,“再加五对烤翅。”

 

说多错多,就说的是眼前的黄少天,他已经忘了话题是怎么从Q市有名的啤酒拐到退圈多年的大漠孤烟身上,他本来应该扮演一个对叶修略有耳闻但是知之不多的普通人,可哪个普通路人会对游戏直播圈将近十年前的八卦如数家珍?Q市的啤酒很有名,叶修一杯倒,黄少天只能自己干喝,他话太多,所以时不时就来一口润嗓子,没过多久一扎就少了一半,当他吐出最后一对鸡翅骨头的时候,怀疑自己可能是有点喝多了。

 

他的酒量根本没有这么差,怪只怪坐在他对面的人是叶修。

 

“老韩的性格不适合这个圈子,因为这不是个能实实在在出成绩的地方,不是说你努力就有回报,也不是说你和谁能分出个胜负,用他的话讲,就是经历过就算了,你看人家现在都上成功企业家访谈了,咱俩还在这里撸串。”叶修叼着烟说话,明灭的火星在白日里看的不是那么清楚,烟灰时不时的抖下来落在他面前的盘子里或者裤腿上。

 

“那他现在还打游戏么?操作那么好,可惜了啊。”

 

“打啊,怎么不打,当不成事业还不能当爱好么?他还看过我直播呢,忘了提醒他关弹幕,毕竟早些时候没有这玩意儿,看完以后QQ上跟我上火。”五根烤翅碰巧在这时候上来,叶修接过来放下的同时,拎了一串热乎的递给黄少天,黄少天摸了摸鼻子尖,默默接过去了。

 

叶修看他张口就吃,又被烫着了舌头,“嘶嘶”地吐着气,继续道:“说是太辣眼睛。”

 

“嘶——我靠烫死我了。”黄少天说话间又去拿酒杯,灌了一口冰啤在嘴里含着,半天才咽下去后问道:“他都看见什么了?”

 

“还能是什么,就那些小姑娘喜欢刷的,闲着没事儿就睡来睡去,叹口气都说你刚刚娇喘了什么的。”

 

“噗!”叶修话音刚落,黄少天正喝第二口啤酒拯救自己烫惨的舌头尖,结果一口直接尽数喷了出来,好在他反应够快,遭殃的只是旁边的柏油马路。

 

“你这反应有点大啊。”叶修连忙给他递纸巾。

 

“这种话你不要随随便便就说啊!大庭广众的!”黄少天一边疯狂擦嘴一边愤愤的回道。

 

“还不许人说实话了?”叶修顺势弹了两下烟灰,“你又不是没见过。”

 

黄少天见过的只会比叶修更没有节操,这点黄少天知道,叶修也知道,可惜前者不会多想,只当叶修做了一个姑且算是同行中人的合理推测,后者也不能多说。他们给对方砸的那些泡面、别墅和游艇此刻都只能被小心翼翼的藏着,苦于连个传情达意的方式都没有。

 

黄少天单方面的酒过三巡以后,他们面前已经堆满了一大把铁签子,盛烧烤的盘子只剩下几滴油渍,西芹花生里连片胡萝卜都瞧不见了,叶修撑到没空点烟,黄少天则很没有形象的打了个嗝,结账的时候叶修趁黄少天在卫生间的时候溜达到前台付了现金,而当事人回来之后掏出手机说要给叶修发红包。

 

叶修不喜欢跟人客气,随便他去,等到红包到账,黄少天才迷迷瞪瞪的后知后觉起来——君莫笑的微信号,GET?!

 

 

结账的时候服务员数签子,数出来差不多一百串,事后两个人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只能摸着肚皮感慨一下漫展实在是太累人了,离开大排档所在的那条窄窄的马路,两人搭了辆车直奔海边,说好的Q市一日游刚刚开始,自然少不了看海这一项,当然,现在它还具有了功能性,就是饭后消食。

 

黄少天走在海边的木栈道上,深觉自己有点头重脚轻,绝不是喝醉了,他眼前视野清亮,脚下步伐稳准,叶修说的每一句话都仿佛加了立体环绕音效似的在他耳边回荡,走过了人声喧闹的海水浴场,到了一片没什么人和车的路段旁边,这段海面也没有了沙滩的环绕,只有退潮一半的海水拍打着成片礁石,远处停泊的船只亮着一点点的灯光,黄少天吸了一口气转头问叶修,“还有烟么?给我来一根。”

 

这恐怕才是叶修今晚最觉意外的时候,可他很快看出黄少天不怎么会抽烟,他点烟的手法绝不像叶修,叶修推测眼前这位抽烟的频率可能勉强能有个一年一盒的程度。黄少天自己差不多喝光了一扎散啤,现在又迎着海风不熟练的点了一根烟,他显然有些心事,而叶修作为一个“第一天才认识”的同路人,并不能多说什么。

 

他只隐隐觉得黄少天的心事和自己有关系。

 

原因不是他擅长自作多情,而是今天在漫展上发生的事情,足够他们两个默契的在活动结束后只字不提。

 

几个小时之前他们在午休结束之后再次上台,这次轮到的是互动和游戏环节,大屏幕上滚动着台下观众实时发布的弹幕内容,由台上的嘉宾选择性的回应。这种实时弹幕不比其他形式,无法经过后台筛选,选择性的呈现,事前主办方考虑到叶修这两天在网上折腾出的动静,有考虑过要不要把他从这个环节中删除,可叶修作为本次最大牌的嘉宾,绝没有缺席的道理,所以在他刚刚坐下,屏幕上就滚动过好几条言语不善的弹幕之后,叶修甚至还好整以暇的笑了笑。

 

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坐在旁边的黄少天。

 

他们在台上做的是可以旋转的高脚椅,黄少天转过半边身子去看大屏幕,所以他的表情只有台上的人才看的分明。叶修描述不准那一刹那黄少天眼神里爆发出的情绪,从瞬间炸开的凌厉的愤怒到转瞬收束的隐隐的波澜,黄少天仿佛一只领地受到了侵犯的猫科动物,可等到他再回头的时候却是用一个屏幕上指向他的轻快问题掀过了这一页,等到台下从尴尬转成被他逗笑的掌声后,那几条刺眼至极的弹幕早已消失在了屏幕那一头。

 

叶修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一切,以他目前的了解,他仅仅能猜测是黄少天遭遇过差不多相同的事情所以感同身受了起来,这次换做他看着黄少天夹在指间的烟头火星明明灭灭,此刻天色已暗了,海风吹起黄少天额前的头发时烟灰也会扬起来,海风是咸的,烟灰是苦的,这个场景显得好像是他们两个人中的某一个失恋了一样,情绪都藏在不知何时点亮的台灯映出的行道树的树影里了。

 

“你今晚不开直播么?”叶修问黄少天道。

 

“不开了。”他们路过一个垃圾箱,他看到黄少天把那根没吸几口的烟按灭在垃圾桶顶端的烟灰缸里。

 

叶修没有说,他原本还想问问黄少天的那只柯基怎么样了。


评论(15)
热度(1060)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