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

【全职/叶黄】《叶将军和小芋头》08

《夜夜夜夜》余本也已完售,感恩笔芯!

这篇除去这章还剩三章,会在这几天全部放出来=3=


前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其实连叶修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样的。

 

昔日都城之中倒是都流传叶将军不好女色,这年岁王公贵族们玩个男宠娈童之流也并非什么稀奇事,可将那小姑娘换作小公子送到叶修府上,也一样是讨不着好的。再加上后来叶修久驻边关,陶轩愈发图穷匕见,巴结笼络的人都散了,叶修乐得清静,也更加没有额外的心思想这些事情。再后来他在南山脚下隐姓埋名躬耕陇亩,说是清心寡欲,不如说是风云过眼,最后只剩下了无欲无求。


算来他的确从来没有对谁动过心,甚至现在回忆起来,他都不记得当年陶轩想要赐婚于他的那些公主小姐们长什么模样,他也曾和部下上过青楼,交际应酬,他喝不得酒,可即使如此身边围的人也是最多的,男男女女,再挂着清雅的名牌,骨子里还是脂粉里泡过的,金银堆里滚过的,随便寻个乐子倒还可以,若真是扯上什么瓜葛,叶修是全然没有兴趣的。到最后结果便是无论是野花还是家花一概全无,事实上若非如此,陶轩对他的忌惮怕还少一点。

 

一个威震宇内的赫赫战神,不好名不好利不好酒色,这岂非是一代明主的架势了,那他陶轩又算得什么?

 

黄少天说的没错,当将军苦得很,叶修说的是真,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宁愿终生不入庙堂。

 

“可要我站起来给你瞧瞧?”叶修迎上黄少天探询的眼神,忍不住挑了挑眉毛,开了个黄腔。在他意料之内的是黄少天起初是没听懂的,他“啊”了一嗓子,可要不说黄少天机灵,反应得飞快,嘴还没合上就想通了这句话的关节,叶修几乎还没看清楚他是怎么起身的,等到回过神来,池子里已经空空荡荡,半个人影也没有了。

 

黄少天就像跳进来时一样,只给叶修留下了一捧兜头浇下的大水花,叶修垂眼一笑,想到惊鸿一瞥里黄少天红透了的耳朵根。

 

夜雨镇上那个白胡子老郎中确实有些厉害,给黄少天配的草药包泡得叶修骨头都轻了三分,他起身穿衣服的时候四处看了看,山野四寂,哪里还有小芋头的影子?叶修便慢吞吞地走上了下山回家的路,路上他忍不住地想,他莫非当真对黄少天……对一个小芋头精动了心思么?

 

叶修下山花了些功夫,他走得心不在焉,磨磨蹭蹭,看到自家小茅屋顶的时候近乎正午。叶修掸了掸衣服下摆上沾的草叶子,想着不知道黄少天跑去了哪里,又想了想中午要做些什么填饱肚子。


然而黄少天总是能给他惊喜,又或者说是惊吓更恰当,小芋头从屋后钻出来的时候吓了叶修一跳,实在是因为对方走路没有动静,而且如他所说的换了身衣服,叶修险些没有认出来。黄少天大概是这几日去镇子上走动得多了,也学了些时兴的衣服款式来,这会儿他给自己变了一身水蓝色的袍子,就好像天空倒映在泉水里那样蓝,叶修被他晃了眼,觉得自己家里也住了一个晴天。

 

“你怎的最近总是鬼鬼祟祟的?”叶修跟着黄少天绕到屋后,他这屋后也是有块地的,只是荒了许久,被叶修用来养他的走地鸡,他这两天在屋里窝惯了,连鸡都是黄少天自告奋勇去喂的,每天摸了鸡蛋回来给叶修吃,进进出出的倒像是这屋子里当家的那位了。

 

于是乎叶修这时才发现黄少天在他窗户底下搞出了什么名堂,那一小片荒地里的一个角落绿油油的极为茂盛,或许是施了法术在侧,那群呆头呆脑的鸡像是有一条线跨不过去似的,也无法去啄叶子吃。至于这一丛叶子种的是什么不消说叶修也猜得出,而黄少天已经抢先一步蹲下去上手拔了,巴掌大的叶子簌簌地摇动,底下连泥带土的不是别的,而是一连串圆滚滚的芋头。


没什么能比这些芋头让叶修更觉得眼熟的了,尤其圆,也尤其大,可不正是当初埋在土里不发芽的黄少天么?他接过黄少天递过来的一把芋头,抖了抖上面的土和泥,他看了看芋头,又看了看黄少天,心里有了计较:“你种的?”

 

黄少天背着手在原地转来转去:“当然是我种的。”

 

“……你头上长出来的叶子还能插秧?”

 

“我又不是稻子!”黄少天一蹦三尺,他伸手就欲把自己种的芋头夺回来,谁料叶修轻巧地一转手腕,利落地让他扑了个空,小芋头瞬间又变成那副愤愤不平的模样了,可叶修这回却不是为了逗他。

 

“这可是普通的芋头?”

 

“怎么可能!你当我那么大费周章是为什么?”黄少天掰着指头开始头头是道地讲,“那日不是我从医书里学来,道是芋头可以消肿止痛么?我就想着,既然寻常的芋头都能有如此功效,那若是我结的芋头里混上我的修为……”

 

“你的修为?”叶修眉头瞬间锁到了一起,连语气都变了,“你一共才几百年的修为,遑论先前还被一道天雷打没了一半。”

 

“不过几十年的修为而已,你们凡人觉得长得很,于我不过是一眨眼。”黄少天没想到叶修会露出这般有些生气的模样,他登时有点没了气势,小声地解释了一句。

 

“你几十年的修为分给我,我也不过也只能活上几十年。”叶修觉得手里的芋头比铁疙瘩还沉,他想黄少天那个土地爷师父还是飞升得太早,他要是多留上几十年,他这宝贝徒弟怕也不会傻愣到一边念叨着动真情的坏处,一边还对一个凡人掏心掏肺地好。

 

“那便也够了,若你活上五十年,一百年便是两个五十年,一千年便是二十个五十年,虽然短,可也是切切实实地过去了,你不是假的,我也不是假的。”黄少天一挥手,叶修手里的芋头便刹那转到了他的手里,“其实也不是什么稀奇东西,我们这些草木变得妖怪,就这一点好处了,就好像那些花妖动不动就能下一场花瓣雨一样。”

 

叶修没料到黄少天想得如此明白。“我突然也有点想长生不老了。”他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到时候你还会留在南山么?”

 

“你莫忘了,你答应我要陪我游历九州四海,若是你走不完,我就帮你走完。”黄少天抬起头,对着叶修嘴角一扬,“百年以后,我若有幸还能遇见文州,到时候也有的话说,我说你有那草药作伴,我也不寂寞的,凡人的史册浩瀚千年,不见得能记下我们这些妖界喽啰,却一定能记得那人的名字。”

 

叶修那一刻仿佛猜到了他要说什么,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听见黄少天一字一顿,郑重其事地念出了四个字——

“‘斗神’,叶修。”

 

是的了,小芋头从来不傻,他聪明得很,而且格外通透。

 

 

叶修到底还是吃了那些个黄少天种出来的小芋头,个顶个的圆不溜秋,蒸熟了剥掉皮,奶白色里混着些许纹路,咬一口甜甜糯糯,实在是比寻常的芋头好吃太多,可叶修总觉得他好像是在吃黄少天本身一样,浑身的不自在,可也只能在黄少天的面前硬着头皮一口接一口地吞。黄少天坐在他旁边给他讲,这芋头吃下去百病皆除,延年益寿,叶修咽下一口芋头肉道:“那我怕是能长命百岁了。”

 

“说不定你还能得道成仙呢!”黄少天自卖自夸,末了看了一眼时辰,叫了一声不好,就要往大门外面跑。

 

“你去做什么?”叶修看了看日头,不过是刚过晌午,黄少天素来就算是修炼也是挑在清晨亦或半夜三更的时候,这会子出去晒什么大太阳。

 

哪料到黄少天居然说是要去镇子上给那白胡子郎中继续做学徒。


“你原本不只是借了他那小僮的身体用几日?怎么还上瘾了?”叶修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这小芋头还有一颗悬壶济世的心不成?话音刚落,但见黄少天原地一转身,居然变成了一个至多不过十二三岁的小小少年的模样,一身寻常人家的学徒打扮,可眉眼分明是黄少天自己。他一个芋头精是没有什么小时候的,自化为人形便是现如今青年的样子,可这不妨碍他照葫芦画瓢幻化出一个来,叶修看着骤然比自己矮了不少的小朋友,竟有些羡慕起那白胡子老头了。

 

“我们附在凡人身上,少则生病,重则折寿,我又不是想害人的,所以只用了第一次那回,之后就再也没用了。”黄少天又凭空画出一个水镜来悬在半空,镜面水光粼粼,依稀映出他周身的打扮,黄少天原地蹦了两下,“怎么样?”

 

叶修不知道他们精怪化人,模样都是从何而来的,可不得不说黄少天给自己寻了个讨喜又精致的长相,他青年身段的时候是挺拔瘦削的,像一杆亭亭修竹,变小了后脸上多了点肉,黑眼珠一转,是谁家都想生一个的那种机灵小子。他虽穿的只是粗布短打,头发也变短了,扎成了两个总角,可看着绝不像是山野里跑惯的野娃娃。


小芋头已经看过了几百年的光阴更替,他小小的皮囊里,盛的已不是不谙世事的魂魄了。

 

“你何时回来?”叶修目送他出了门,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扬声问了一句。

 

“天黑以前!”黄少天举起手在空中挥了挥,然后身形一闪便不见了。

 

叶修在他走后,拈起碗里最后一枚尚有些余温的芋头搁在掌心里,奇哉怪也,他笑着摇了摇头,他生来二十几年,头一回觉得这破屋之下,也有了“家”的感觉。


作者有话讲:

……由于这篇的热度除了开头两章意外一直以来都十分惨淡,厚着脸皮说一句想求点评论,这篇在我看来真的是非常傻白甜到我都脸红了!希望不是我对傻白甜的理解有误……(嗷)

评论(37)
热度(310)

© 楼徙 | Powered by LOFTER